《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很强,”萧晋说,“像这样的强者,心智通常也要比普通人更加的坚毅,所以我很好奇,薛老板是用什么方法把他调教出来的呢?”
  说到这个,薛良骥似乎很得意,哈哈大笑道:“他再强,心智再坚毅,也是一个男人。”
  萧晋眉头一蹙:“是因为女人?”
  “没错!”薛良骥转着轮椅来到坑边,隔着铁丝网轻蔑的望向下面的鲛,说,“他来自北方大山里的一个村子,千里迢迢的跑到龙朔来找在这里打工的未婚妻,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发现未婚妻是个任何人花千把块就能草一晚上的小姐,哈哈哈……是不是很有意思?”
  萧晋神色冰冷的看了薛良骥一眼,问:“后来呢?”
  “后来?他当然生气的很,要强行带走未婚妻,不但把我的一间夜总会砸了个稀巴烂,还打伤了我几十个手下。”

  说到这里,薛良骥停下来,伸手朝后面招了招,就有一个汉子走上前,从兜里掏出一支雪茄递给他,并帮他点燃。
  萧晋注意到,那汉子的左腮下部,有一块硬币大小的褐色胎记。
  “我在监控里看到了他的身手,觉得是个打黑市拳的好苗子,”薛良骥抽了口雪茄,继续说道,“就让夜总会的妈妈桑偷偷给他的未婚妻打了个电话。”
  萧晋握着铁丝围栏的双手猛地一紧,沉声道:“他的未婚妻出卖了他?”

  “五十万!嘿嘿……”薛良骥就像看一条狗一样看着鲛,说,“我只花了五十万,就让他心爱的未婚妻给他下了药……”
  “咔吧”一声,柔韧的铁丝网竟然生生被萧晋用手掰下一块来,可见对于鲛的遭遇,他是有多么的愤怒。
  薛良骥见状,尽管和他距离并不近,还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
  片刻后,萧晋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又道:“我猜,到最后你连那五十万都没花,对不对?像鲛这样的强者,抓住是一回事,控制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不可能会任由那个女人拿着钱离开。”

  “聪明!”薛良骥打了个响指,得意道,“那个女人就关在这个獒场里,每天都会哭着喊着求我的人给她打针,为此不惜用任何东西来交换,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爱她的男人。”
  萧晋闻言低头沉默片刻,道:“明白了,你让那女人染上了毒瘾,以此来逼迫鲛就范,他见不得心爱女人受苦,所以不得不成为你的杀人机器。”
  “是不是特别的有意思?”
  薛良骥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明明是一个以一当十的好汉;明明知道那女人注射的越多就会越痛苦,可他每次看到那个女人哭叫的时候,还是会跪下来,像条狗一样的乞求我,并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击杀对手,来换取爱人的片刻安宁。
  啊!爱情是多么的伟大,又是多么的愚蠢!哈哈哈哈……”
  薛良骥的声音不小,整个房子又特别的空旷,所以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包括坑里面的鲛。
  萧晋注意到,鲛早已血灌瞳仁,身躯也在剧烈的颤抖,杀气更是浓烈的令人窒息,可是,他却在不知何时低下了头去,连看都没有看薛良骥一眼。
  这个人已经废了,爱人的背叛、耻辱的屈膝、冷血的杀戮都像是污泥一样在他的灵智外面糊上了一层又一层,让他忘记了反抗,或者说不敢反抗!
  纵然他有万夫莫当之勇,心魔丛生之下,也只能当个打手,除非有朝一日能够幡然醒悟,否则,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什么希望。
  “这样的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死了干净。”
  说完,萧晋就腾身而起,越过铁丝围栏,向着大坑内落去。
  鲛早就等待的不耐烦了,一见萧晋跃下,大吼一声,猛地冲了过来,不等他落地就举拳朝他的小腹击去。
  萧晋神色一凛,双手护住小腹的同时,右脚尖迅猛至极的踢向鲛的太阳穴。
  鲛撤回手臂抵挡,萧晋趁势踹在他的胳膊上,借力施展出一个后空翻,就稳稳的落在鲛对面的三米开外。
  两人甫一交手,所出的就尽是最凌厉的杀招,仿佛是彼此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鲛似乎很不喜欢落在下风,再次大吼一声,身子微微一弓,脚尖蹬地,就犹如出膛的炮弹一般,疾扑向萧晋。
  萧晋全神贯注,真气瞬间流转全身,双手交错,在鲛击打而来的拳头上一滑,便抓住他的手腕顺势往身侧一带,刚要分筋错骨,忽觉耳畔刮来一道凌厉寒风,连忙撤手回挡。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他身体受力连退数步,小臂上也传来一阵钻心剧痛,不出意外的话,骨裂是肯定没跑了。
  显然,鲛的功夫走的是刚猛的路子,硬碰硬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不过,接下来他却没有像之前那样持续攻击,反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什么似的。
  萧晋稍稍一愣就明白过来,鲛还没有完全的迷失,他的理智和多年武者的素养还在,交手占了上风,就会停住换对方出手。
  君子可欺之以方;如果鲛原来的本性不是这样高洁和迂腐,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了。
  似乎……还有救?
  萧晋心中一喜,就抬头对坑上面的薛良骥说:“对了,忘了告诉你,你以后再想通过钱文远控制钱老头已经不可能了。”
  薛良骥挑起眉:“为什么?”
  萧晋指指自己的鼻子,道:“自然是因为小爷儿可以帮他的儿子戒毒啊!”

  “不可能!”薛良骥大声道,“人只要染上毒瘾,一辈子都甭想戒掉,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你凭什么敢说自己能帮人解决?”
  “凭什么?”萧晋嘴角一翘,“就凭老子是一个牛逼轰轰的中医!”
  话音未落,他的人便仿佛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鲛。
  萧晋之前看的非常清楚,在他说可以帮钱文远戒毒的时候,鲛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高手过招,容不得半分大意。
  鲛的神智本就处在躁狂的状态,猛地一听萧晋可以帮人戒毒,想起爱人,心神顿时大乱,面对急攻而来的萧晋,一时间竟忘记了反攻,只是凭着本能阻挡。
  萧晋瞅准机会,将之前从坑上围栏掰断的一截铁丝深深的刺进鲛的后脑。
  或许是被疼痛刺激到了,鲛仰天一声嘶吼,双臂大张,猛地一把将萧晋抱住,同时一个头槌朝着他的额头撞去。
  萧晋身体挣脱不开,只能努力把头后仰,避开了额头和鼻子,嘴巴和下巴却遭了殃。
  “咔吧”一声,他的下巴直接脱了臼,嘴唇也被牙齿磕破了,鲜血顿时就从合不拢的嘴里流淌出来,看上去相当可怖,就像是受了多么严重的内伤似的。
  而鲛撞了一下好像还不过瘾,抬起头眼看就要再撞第二下,萧晋登时也怒了,右膝猛地抬起,狠狠撞在鲛的小腹上,同时将第二根铁丝刺入了他耳下的一处大穴。
  萧晋这一下怒而出手是用了真气的,小腹又是人体比较脆弱的地方,因此,剧痛和内伤让鲛狂喷出一口鲜血,一点没糟践,全都喷在了萧晋的头脸上。
  萧晋这个郁闷啊!心中大骂:要不是老子看你满脑袋的毛都绿了,非弄死你不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