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4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咱们真在这船给阿诺德干船员?”我心想老九是不是觉的自己干船长了,怎么这么兴奋的想着要去这条船,按道理我们应该想办法赶紧逃脱才是。
  “嫩妈老二,等我们登船,不能联系船长了吗?”老九冲我神秘的一笑。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等我们登了这条肾强轮之后,可以拿船的无线电和船长对话了呀!
  “九哥我错怪你了,我还以为想着去那条船过船长瘾呢。”我一脸歉意的盯着老九,有些惭愧的说道。
  “嫩妈老二,你以为我是真的在乎船长这个职位吗?”老九并没有接受我的道歉,而是一脸茫然的盯着远方。
  “九哥,此话怎讲?”老九的深沉让我忽然觉的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这让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心想着是不是该找个本子把他的语录给记下来。
  “嫩妈老二,给我一个破船长的职务,一份钱工资都不给,闲的我给他干这个!”老九拍了一下大腿,把心的想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刚准备好一大肚子的话想来表扬一下老九那崇高的精神,可是这哥们竟然给我整了这么一句丧尽天良的话。
  “九,九哥,这,这,我们捞一个瓷器那可是好几千万啊!”我看了一眼阿诺德,怎么说我们也是千万甚至亿的大买卖了,工资那种小零头算个毛呀。

  “嫩妈老二,你以为我们捞了瓷器,这个黑猴子真能分给我们钱?”老九冷笑了一声,“等嫩妈老赵给那个细菌干出来之后,这猴子肯定把我们干掉了,到那个时候,你还想等着分钱?等着分尸吧!”
  “九哥,你别说的这么恐怖好不好?”我心里有些毛骨悚然,老九这个人怎么对待自己的盟友这么的不信任呢,大家怎么说也算是半个好朋友了,算是不分钱,怎么也得给点好处费呀,算是好处费不给,也不能到分尸那一步呀,那我们岂不是太惨了。
  “嫩妈老二到时候不然我们几个先跑,你留在这?”老九盯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
  “九哥,那还是算了吧,我其实最不喜欢的是菲律宾人了,对了九哥,猴子不是说好今天带我们登船的嘛,怎么还没来?”我眼睛一直往外瞥着,从一次阿诺德带我们几个去船厂看给那艘船贴船名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一个周的时间了,按道理说,那些设备早应该安装进去了,我们应该在今天去船厂,肾强轮应该下水了才是。
  “嫩妈老二,你慌什么,在这里吃喝玩几天,等到了那个船,咱们可什么都没有了。”老九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我们现在喝着青岛啤酒,抽着红塔山的烟,有兴趣了还能zao塌几个菲律宾妞,这日子简直是无敌了,可以说是神仙般的日子,大厨都有点不想回家了,还有赵工,要不是自己意志坚定,差点把第一次留在这里了。

  “九哥,等我们登船之后,用船的无线电联系船长,然后想办法让船长给菲律宾当局打个电话,这样我们可以借助政府的力量逃离这里了。”我看了一眼老九,心里想着我们去打捞瓷器的地方距离白鲸轮应该很近,到那个时候用无线电肯定能联系的,只要联系船长,船长可以利用自己的地位和身份和代理交流,甚至直接发电报给公司,要知道我们可是大荷兰的船舶,分分钟把菲律宾给灭掉了。

  “这个是肾强轮的新老鬼。”正当我和老九商量着该怎么逃亡的时候,阿诺德领着一个人来到了我们的面前,而他领着的那个人,竟然是!
  第421章 结束
  我把手的啤酒丢到了一旁,老九和大厨还在旁边的沙发躺着,他俩喝的也不少,几乎都已经在半昏迷状态了。
  “船长,那个人是谁呀?”一旁的实习生瞪大了眼睛。
  “是呀,船长,那个肾强轮的老鬼是谁啊!是不是刘洋?”另外一个实习生也听入迷了,他非常的激动,毕竟这些经历不是任何人都会拥有的。
  “还有,还有那个阿诺德,你们把那些瓷器捞来了吗?卖了多少钱啊?”
  “你猜猜?”我神秘的笑着。
  算了算差不多十三年的时间了,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十三年后再一次来到孟加拉,而且还是在相同的那个锚地抛锚。
  也算是触景生情或者是喝了些酒的缘故吧,把自己从第一次留给了孟加拉的故事讲给了这些卡带们听。
  谁知竟然一发不可收拾了,直到我讲到肾强轮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要4个小时了,我脑子也有些疲惫了,准备把剩下的故事交老九讲给他们听。
  谁知道老九和大厨这俩S货,按理说听到我们之前的往事应该兴高采烈才是,没想到竟然还能听的睡着了。

  “船长,你可别卖关子了,抽一支,抽一支。”机舱的卡带很有眼力劲,用那只似乎永远都擦不掉机油的手,递给我一支红双喜。
  “抽我的。”我把他的烟按了回去,掏出一包硬华,给在场的人散了一圈。
  “那个新的老鬼呀,是,”我点着烟,准备继续给这些渴望知识的人传授我的心得。
  “船长!来花船了!”一个水手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冲到了我的身边。
  “嫩妈赶紧带缆绳啊!”“哎呀呀!快点啊!快点啊!”
  听到“花船”两个字之后,我还没有来的及说话,老九和大厨直接在睡梦惊醒,朝着水手大喊着。
  第一次出海的卡带们,也顾不继续听我讲故事,纷纷的冲了出去。
  我摇了摇头,舒展了一下,身子,转身回到了房间。
  “好多年了,真的是好多年了。”我躺在房间的床,10几年的时间竟然这么一晃而过了,什么青春,什么美好,什么希望,全部都给了大海。
  “嫩妈老二!出事儿了!”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老九突然冲了进来。
  “九哥,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老二了,我都干船长了。”我装作很愤怒的盯着老九。
  “嫩妈可别管老二船长了,你摊大事了!”老九脸的表情让我捉摸不透,惊讶带着一丝窃喜,还有这一点不可思议。
  “什么大事儿?”我耸了耸肩,一脸的懵逼
  “哎呀呀!船长,你咋没有下来呢,我给你送来一个。”大厨好像阿庆嫂一样,声音永远是最先传过来的。

  “什么?”我愣了一下。
  “船长,我给你找了一个最年轻的!快进来,进来叫叔叔。”大厨一脸慈祥的盯着外面,然后用手推了一个黑瘦的小女孩进来。
  “老板,打PAO吗?一次10块。”随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小女孩抬起头。
  我差点跌坐在地,这,这太像了,眼前的小女孩竟然和我我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

  “船长,特地给你找了个有夫妻相的。”大厨冲我眨巴着眼睛。
  “嫩妈滚犊子玩意儿!”老九一脚把大厨踢了出去。
  “九哥,这,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个,这小女孩?
  “嫩妈老二,这是你造的孽啊!嫩妈我一眼看着了,嫩妈老二,你敢说这和你没有关系?”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摇了摇头。

  “我,我,我造的孽?”我快速的吞着唾沫。
  “嫩妈老二,这不用想,肯定是你姑娘。”老九叹了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我用手扳住她的肩膀。
  “老板,打PAO吗?一次10块。”小女孩只会这么一句。

  “九哥,怎,怎么办啊?”我感觉自己的身子不停的发抖。
  “滚!嫩妈水手,给花船的人都干下去,都干下去!”老九把头伸出去,冲着外面大喊了一句。
  老九的声音还未落,把小女孩整个扛起来,往船舷放向走。
  “九哥,我!”我心里突然变的非常激动,小女孩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东西给我的感觉,太熟悉了,真的是太熟悉了!
  “嫩妈老二,听我的。”老九停下脚步,把头回过来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
  我不再说话,任凭老九把她抱到舷外,粗鲁的让她登舷梯,又大吼着轰走那条花船。
  “嫩妈老二,别不开心了,当什么没有发生过。”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
  “九哥,你不懂,这是毅种循环。”

  我点着一支烟,后甲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了一阵风,我盯着船尾那面破旧的巴拿马国旗忽然流下了眼泪。
  故事伴随着一张落寞的脸消融在了海面的夕阳里。
[全文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