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在电话里说道:“孟书记,你跟彭书记联系上了吗?”
  孟客立马泄了气,捂着话筒跟彭长宜说道:“给我打电话,第一句就是你,受打击啊——”

  彭长宜仰着头,无声地笑了,她没有觉得舒晴这话有什么不妥,眼睛就投向了窗外。
  孟客举着电话说道:“是的,我跟他联系了,他不去,他的理由是,舒晴的父亲病了,又不是她病,我凭什么要去。”
  哪知舒晴根本就不信他的话,说道:“呵呵,我不信,他绝对不会这么说。”
  孟客凑到彭长宜跟前,小声跟他说道:“听见了吗?开始对你迷信了。”
  彭长宜回过头笑笑,又将头偏向了窗外。
  孟客对舒晴说:“你就这么自信?”
  舒晴干脆地说道:“最起码在你说的这个问题上是自信的。”
  孟客又捂住话筒,跟彭长宜小声说道:“听见了吗?人家姑娘,多会说话,既客观,又得体,又有分寸,还让我无懈可击,找不到攻破点。”
  彭长宜笑笑,冲他努努嘴,意思是让他继续接电话。
  孟客对着电话说:“唉,迷途羔羊啊,我的舒大教授——”
  舒晴笑了,说道:“好了,我在医院等你们。”说着,挂了电话。
  孟客扬扬眉毛,说道:“对于这个电话有何感受?”
  彭长宜调过目光,看着孟客,不解地说道:”你是在问我吗?“
  孟客说:”废话,不是问你问谁?“
  彭长宜说:”没感受。“

  “嫉妒,你肯定是嫉妒了。”孟客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嫉妒你什么?告诉你,在这个问题上,你没有让我嫉妒的资本,我说这话你信不信?”
  孟客一听彭长宜这么说,立刻耷拉下脑袋,说道:“唉,伤自尊,受打击了,我跟你比,不就这么点区别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认头吧,别动不动就挑衅。”
  进了市区后,彭长宜说:“老顾,开慢点,看看哪有花店,咱们买个花篮。”
  孟客说:“医院旁边就有花店,北京的街道不好停车。”

  彭长宜说:“我还不知道医院旁边就有,那里太贵,咱们在其它地方买便宜。”
  孟客笑了,说道:“至于吗我的彭大书记?”
  彭长宜瞪着眼,认真地说道:“怎么不至于?俗话说得好,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受穷。我拿什么跟你比,我是过惯了苦日子,大手大脚不起来啊。”
  孟客笑了,说:“怎么说你耳朵大你就呼扇起来了?”

  等他们买了鲜花,又买了果篮,来到医院的时候,舒晴早就站在门口四下张望着他们。
  舒晴领着他们来到了医院病房,这是个单间病房,一位花白头发、气质温和的六十岁左右的妇女,正在喂床上的病人小米粥。见他们进来了,放下手里的碗,站起来跟他们打招呼。
  舒晴介绍道:“妈妈,这是我的朋友,他们来看爸爸来了,这是清平市的孟书记,这是亢州的彭书记,他们都是我在党校认识的朋友。”
  舒妈妈放下碗,跟彭长宜和孟客握手,嘴里说道:“谢谢你们,让你们担心了。”
  孟客说道:“阿姨好,上党校的时候,她是我们的教授,本来我今天是想请舒教授去我们市党校讲课的,一打电话才知道叔叔病了,所以我们就一块过来看看了。”
  孟客说话期间,彭长宜就见舒晴的养父向彭长宜伸出左手跟彭长宜握,因为右手正在输液。彭长宜急忙上前,双手握住了老人的一只手,说道:“叔叔好。”
  老人尽管手术没几天,但气色红润,精神状态非常好,跟舒晴的养母年纪差不多,六十多岁的样子,同样是花白的头发,向后背着。

  孟客也过来跟舒晴的养父握手。
  老人指指凳子,示意他们坐下。
  彭长宜发现舒晴的养父母,是一对气质儒雅、脾气温和、待人诚恳的老知识分子。两个人简单问候了一下病情,又跟二老聊了几句,在病房呆了二十多分钟后就起身告辞。
  舒妈妈说:“小晴,你跟彭书记回去吧,不用担心我们。”

  舒晴说:“妈妈,你确定你能行?”
  舒妈妈笑了,说道:“没有问题,你爸明天就不用输液了,过几天就能出院了,到时跟单位老干部处要辆车我们就回去了,你不用操心。”
  彭长宜听了他们母女的对话后问舒晴:“怎么,你要跟我们回去?”
  舒晴说:“是妈妈和爸爸,说我歇好几天了,耽误工作了,你们今天就是不来,他们也准备往出撵我了。”
  彭长宜赶忙说道:“阿姨,单位没有要紧事,让她留下照顾叔叔。”

  舒晴父亲说道:“书记同志,让她跟你们回去吧,要不她也是坐公交回去。我知道京州省正在大搞农村建设,这也是小晴锻炼的一个好机会,不能让她错过这个机会,再说基层干部都很辛苦,她回去可能会顶点用,她在家我也用不着她什么,也就是陪我说说话,聊聊天,她妈妈完全可以照顾我,再说我家里还有保姆,真的用不着她什么,你就是不让回去,她也不踏实,一天要给村里打好几个电话。”

  彭长宜笑了,说道:“谢谢您对基层的理解,舒教授很敬业,我们那里的干部群众对她的评价都很高,可以看出家庭对她的培养和熏陶。”
  舒妈妈说:“希望你们多帮助她。”
  彭长宜见舒晴执意回去,也就不拦了,眼下的牛关屯,的确很需要她。
  临走时,舒妈妈将一个大箱子让舒晴带上。
  舒晴刚要弯腰搬箱子,孟客赶紧抢了过来,说道:“我来,我来。”
  彭长宜一见,也赶紧把门打开,孟客搬着箱子就出去了。
  孟客出去后,彭长宜站在门口,从怀里掏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信封,悄悄塞给了舒晴,小声说道:“麻烦你把这个给老人留下,是我和孟客的一点心意。”
  舒晴说:“不用,你们能来我们全家就很高兴了……”
  彭长宜打断了舒晴的话,说道:“听话,别推辞了,当着老人的面不好。”
  说着,他回转身,再次跟两位老人挥手再见。
  舒晴拿着信封,来到妈妈跟前,说道:“收下吧,这是他们个人的意思。”

  妈妈说:“这合适吗?”
  舒晴笑了,说道:“收下就合适了。”
  床上的爸爸也说道:“丫头让收下你就收下吧。”
  舒晴说道:“我回去后,处理一下工作,再回来看你们。记着,如果我忘了打电话,你们每天可都要给我打电话,向我汇报情况。”
  妈妈笑了,说道:“好,你放心回去吧。”
  爸爸也说:“我们保证早请示,晚汇报。”
  舒晴笑着跟爸妈再见。
  电梯旁,彭长宜和孟客站在敞开的电梯旁,正等着她。三人一同进了电梯,孟客放下箱子,说道:“舒教授啊,你这箱子里装的都是什么,这么沉?”
  舒晴笑了,说道:“是书。我昨天和妈妈去天坛书市,买的书。”
  “买这么多,你看得过来吗?”
  舒晴笑了,说:“给村里的人买的,我答应过他们要给他们买这些资料的。“

  “哦,都是什么书?”彭长宜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