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村子有点特殊,情况您都知道,我不常来,抽冷子来一回。”他并没有标榜自己多么的勤政。
  邵愚书记说道:“这次人事调整的事有点突然,因为岳市长明天要带队去欧洲考察项目,大概半个多月的时间,所以在他头走的时候,我们召开了一个常委会,把有关人事方面的事情定了下来,其中就涉及到你那里的常务副市长姚斌,经常委会研究决定,姚斌从亢州调出,去清平市任市委副书记,前阶段考察组的同志回来跟我汇报,你也向上级推荐了姚斌,是这样吧?”
  彭长宜心里说:废话,那就是过场。但他嘴里却说道:“是的。”
  邵愚书记又说:“姚斌调出后,由市政府信息办主任、政府办副主任刘星同志,任亢州市委常委、亢州市常务副市长,顶姚斌的缺,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刘星,岳筱的秘书,跟随岳筱好多年了,级别早就是副处级了,调他来顶姚斌的缺,也是符合组织程序的。

  彭长宜说道:“我没有意见,坚决拥护上级市委的决定。”
  “那好,就这样吧,市委组织部由一名副部长带队,已经去你们那里宣布任免的具体事宜,希望你配合好他们的工作。”
  “您放心,我已经通知在家的常委们等候开会了。”
  “那好,有什么意见和想法下来再沟通。”
  彭长宜干脆地说:“没有想法,坚决拥护。”

  邵愚书记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本来该当面谈的事情,锦安市委的邵书记却以这种电话形式,就亢州人事任免事项,完成了跟他的沟通。当然,这种形式也是未尝不可,只是彭长宜想让曹南顶缺的愿望落空。
  从邵书记的语气中,彭长宜似乎听出这位大书记也有苦衷,跟他有着一样的孤独、苦闷和某些的无奈。彭长宜明显感到岳筱对人事问题的影响,这种影响,很可能已经到了非常明显的程度。
  彭长宜看了看表,心想,领导们到了这里,也就快中午了,他让宋知厚通知办公室,做好接待的准备工作。
  出乎彭长宜的意料,他刚回到市委,锦安市委的人就到了,也就是说,邵书记的电话,还是滞后了,不知是他刚想起来,还是有意为之。
  亢州四大班子成员全部到会,这个会主要就是上级市委组织部宣布对亢州的人事任免的决定,两个内容,一宣布对调斌的任免决定,二是送刘星上任,然后还要马不停蹄送姚斌到清平市上任。
  宣布人事任免仪式早就已经程式化了,这个过程很快就进行完了,吃了中午饭,锦安市委组织部的领导们没有休息,副部长说这次人事调整范围很大,所以他们的任务很多,要抓紧进行完。
  刘星留下了,姚斌跟着锦安市委组织部的人赶往清平市上任。
  亢州政府班子无需重新调整分工,只是在个别分管内容上做了微调,一个人顶一个坑,而这个坑早已经腾好。
  朱国庆可能事先得到了消息,知道刘星要来,所以下午的政府工作会议似乎在他充分准备的前提下完成了。
  彭长宜应邀出席了下午的政府工作会议。

  明确职责和分管工作范围后,散会后,刘星就回锦安了,那里还有一摊子手续要交接。
  第二天上午,姚斌回来办交接。中午,亢州全体班子成员,为姚斌和刘星举办了一个欢迎欢送午宴。姚斌显得春风得意,没少喝酒,最后是大着舌头被他清平的秘书搀上车的。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在彭长宜主持召开的创建文明生态村阶段性汇报会结束后,刚回到办公室,他就接到了孟客的电话。
  彭长宜看了一眼跟他进来的两个乡丨党丨委书记和新任的建设局局长,拿着电话,朝隔壁的里间走去,表情故意装得严肃和认真,他边走边说道:“领导好,有什么指示?”

  彭长宜这样说,实际是让办公室里的这几个人听的,他最近心情的确有些烦躁,刚才开会就已经口干舌燥了,刚散会,这几个人又堵在他的屁股后面,保准又是一番的诉苦,难得这个时候接个电话,可以缓解一下心情。
  宋知厚倒了一杯水,给书记送了进去,出来关好里间的房门后,又给这些领导们沏茶倒水,并且示意他们压低声音,书记在跟领导通电话。
  新任建设局局长一看时间不早了,就说:“我把时间让给你们吧,我离市委近,改天再来。”
  其中一个丨党丨委书记说:“敢情彭书记心疼你老兄,让你离开区委,去了建设局,我们还得继续浴血奋战。”
  这时,彭长宜从里面出来,他听见这话后说:“还抛头颅洒热血呐?这项工作就这么难?”

  这个乡丨党丨委书记笑了,说道:“彭书记,我们把该想的辙都想了,资金缺口的确太大了……”
  没等他的话说完,彭长宜就扬手打断了他的话,说:“如果成堆的钱摆在面前,我就不用你干了,说句损话,我合着眼,随便从大街上拉来一个人就能办。有困难自己想辙去,我现在有事,马上去高速路服务区接待一个领导,你们该干什么赶紧干什么去!”
  其中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说:“我就知道彭书记会说这话,好吧,我先回去,不过我今天可不是跟您诉苦,我的确是有好事要报告。”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事我也没有时间听了,等我回来吧。”

  彭长宜说着,就拉开抽屉,拿出自己的手包,打开看了看,见他们还站在屋里,没有走的意思,他笑了,说道:“这间屋子交给你们了,宋秘书,负责给他们准备中午饭。”
  他一边说着,就站起往出走。
  那两个人都笑了,其中一个说:“其实,我们主要是跟您讨教一些办法,未必就是想跟您要钱。”
  彭长宜说:“办法啊,我早就教过你们,拿这事当你们家自己的事做,办法自然就有了。怎么你们家要是盖个房,就是钱不够你都能盖得起来?道理是一样的。宋秘书,招待好他们,伙食别太次了,两烧饼一碗汤足够了。”
  说着,就走出了门,把他们晾在了后面。
  里面的人都笑了,其中一个说:“我就知道找他就是这个下场,回去吧,自己的梦还是自己去做吧。”

  其他人也都走出了市委书记办公室。
  孟客刚才在电话里跟彭长宜说,他想请舒晴来清平党校,给全市科级干部讲讲课,刚才跟舒晴通了个电话,才知道她正在医院护理父亲。孟客说,既然知道他父亲住院做手术,做为老朋友,还是去医院探望一下的好,他就给彭长宜打了电话,跟彭长宜说了自己的想法,正好彭长宜这两天也在考虑是否去医院看舒晴父亲的事,听孟客这么说,立刻就同意跟孟客一起前往北京看望舒晴的父亲。
  孟客说他正好去北京办事,已经在路上了,让彭长宜在服务区等他。
  彭长宜下楼,老顾听见他的脚步声就出来了,彭长宜跟他一摆手,老顾就快步走了出去。
  彭长宜坐上车后,老顾问道:“去哪儿?”
  彭长宜说:“先去服务区等孟客,然后去北京看望舒晴父亲。”
  彭长宜在服务区等了二十多分钟后,孟客就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