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宝林由于带头违抗亢州市委的指令,并公然带头围堵下乡工作队,在武警进驻该村的当天,就被刑拘后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随着时间的推移,牛关屯的事件处理清后,人们一时就忘了还被关押的牛宝林,牛宝林在狱中,给市委写了一封信,彭长宜了解后,觉得应该给他一个说法,但考虑到政治因素,不能叫平反,只能以其它的名义重新考虑他的问题。另外牛宝林这个人也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他的威风还必须要遏制住,这个人本身就是个善于生是非的人,如果把握不住他,会适得其反。

  这样,彭长宜就把苏凡找来,跟苏凡澄清厉害关系,让苏凡全面认识到牛宝林事件的本质和市委的意见后,这件事就交给乡里去做了。
  在牛关屯经过全村选举,产生出了新的两委班子后,乡丨党丨委很快就给市委打了一个报告,报告称,牛关屯的老百姓联名给乡丨党丨委写信,要求保释牛宝林。
  不久,通过一系列的司法程序后,牛宝林被乡亲们保释出来。
  牛宝林出来后,彭长宜找他单独谈了一次话,征求他对市委和政府工作的意见。牛宝林尽管人粗鲁,但是不傻,当过一届人大常委会常委,政治头脑还是有的,他表示,积极配合村现任两委班子的工作,不在村里担任任何职务,他说,无论自己是否有罪,也是进过“局子”的人,不给市委抹黑,不进两委班子,但经过这次事件后,尤其是乡亲们把他保释出来后,他感觉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当好护村的“狗”,愿意为村集体做事。

  就这样,牛宝林回到了村里,后来,在彭长宜的提议下,由村两委会提名、村民公开选举村民代表监督小组成员,牛宝林当选这个小组组长,这个村民监督小组参与管理,参与制定村规民约,负责监督两委班子的工作。后来,牛宝林又被选为村里的民事调解员。
  牛宝林在村里的威望还是有的,两委班子有事,先找他商量,他要是通不过的事,你就推行不下去,牛宝林自己也很为这个职务感到自豪,挂在他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好狗护三村”,他就是要当好全村看家护院的狗。
  舒晴第一次下乡来到这个村时,按照彭长宜的旨意,开完两委班子会议后,就专门拜访了牛宝林,跟他座谈,将这次创建活动的意义跟牛宝林讲了一遍,把他抬举到一定高度,说他人脉广,群众基础好,让他积极发挥作用,利用这次机会,多为老百姓干点好事。
  牛宝林很受用,这次修路,他不但捐了十万块钱,还动用自己的社会关系,借来了朋友公司的轧道机,供村里修路的时候免费使用,牛宝林更是亲自开着这台轧道机,搭钱搭功夫。
  舒晴就牛宝林的问题,特地问过彭长宜,牛宝林当不了村支书,当不了村主任,但是进两委班子还是可以的,为什么不用他?
  彭长宜意味深长地说:“等你真正懂得什么叫基层了,你就明白这个问题了,其中的道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牛宝林自己也逢人便说,上级想用我,但是我不能给上级找事,如果上级用了我,那就完全否认了他们对我做出的处理决定,但我的确是有过之人;如果上级不用我,那就是说明他们不知错就改,再说了,在咱们干部队伍中,哪有牢狱之人?

  彭长宜几乎每次来牛关屯,必定能见到牛宝林,尽管他从来都不会主动见他,但他知道,只要将自己的车往村委会的门口这么一停,不出一刻钟,牛宝林必定会过来。
  彭长宜跟牛宝林握过手后,又跟这里的村干部一一握手。他详细询问了修路的进展情况,得知老百姓都是出的义务工后很是激动,说道:“牛关屯的老百姓觉悟就是高。”
  牛宝林对在场参与修路的村民说道:“我们如果不高,对不起彭书记,我们都知道,这次创建示范村没有我们,是彭书记把我们村硬提上去的,为这,我们就是头拱地,也要把事情办好,是不是啊乡亲们?”
  “是啊,是啊。”
  大家都附和着他说道。
  这时,在村里的包村工作队队长、市农工部的部长走了过来。
  彭长宜说:“老赵啊,这几天你多辛苦,舒书记的父亲要做手术,她就是回来上班也还是要往回跑的。”

  老赵说:“舒书记刚才给我打电话,问了修路的进展情况和安装自来水的情况,我都跟她汇报了,就是资金缺口还差个十多万的样子,上午苏书记去市里找朱市长要钱去了,如果要回来,答应拨给牛关屯五万。”
  彭长宜说:“我见着老苏了,等舒书记回来咱们碰碰,现在先施工。”
  旁边的牛宝林说:“如果领导实在有困难的话,还交给我老牛办吧,我这张老脸还能管点事,还有一帮兄弟们。”
  彭长宜笑着说:“老牛啊,不能再榨你了,你还有自己的生意,还要养家糊口,剩下的我帮助你们想办法。”
  旁边的人一听市委书记这么说,都鼓起掌来。
  彭长宜笑了,跟大家伙说:“乡亲们放心,未来的牛关屯,保证是村容村貌干净整洁,又民主法制的文明村。”
  他还想说什么,旁边宋知厚走过来,悄悄跟他耳语了几句后,彭长宜转过身,跟老赵和牛宝林说道:“老赵,老牛,我得回去,锦安市委来人了。乡亲们,改天我再来看望大家。”
  这时,一位正在用扫把扫路面的老人说道:“过几天再来就能把汽车开进村里去了。”
  彭长宜看了一眼这位老人,这位老人又低下头。彭长宜从他的驼背中看出这个老人,就是他想寻找的那个捡玉米的背筐的老人。
  彭长宜没有直接跟老人打招呼,而是说:“老牛啊,你怎么搞的,怎么让这么大岁数的人也出义务工?”
  牛宝林说:“没办法,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劳力不足,好多义务工都是老人自愿出的。”
  “给自己修路,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老人反驳他道,仍然低着头干活。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老人家,您多保重,再见。”
  坐上车后,彭长宜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个老人停住手里的活儿,直起身,用手拄着扫帚,一直看着他的车拐上了大道。
  彭长宜接到的电话是锦安市委打来的,一位副部长带队,来亢州宣布一项人事任免决定。彭长宜没有问什么决定,无疑,是关于姚斌的。
  如果是关于姚斌的人事任免问题,彭长宜的确感到有点突然,但是在回去的路上,他已经想明白了,无论突然与否,他都只有接受的份儿。
  他之所以感到突然,是因为似乎上级市委少了一道程序,那就是按照惯例,征求他的意见。尽管是走过场,但以往都会有这个程序。
  他打开了车窗,田野那特有的清香沁人心脾,他忽然感觉心里不是那么憋闷了,也许,上午莫名其妙的烦躁不安,可能都是为了这一件事吧,当这件事真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他反而不是那么特别在意了。
  回去的路上,彭长宜让秘书通知办公室,在家的所有常委,放下手里的一切工作,马上赶到市委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

  秘书刚给市委办公室打完电话,彭长宜的手机就响了,他低头一看,故意没有立刻接通,而是任其响了几秒钟后才接通电话。
  “是彭长宜同志吗?怎么,听声音好像有情绪啊?”
  “没有,邵书记,我能有什么情绪,我刚从牛关屯修路现场回来。”
  “接到市委组织部的电话了?”
  “是的,接到了,我刚上车,正往回赶呢。”
  邵书记说道:“牛关屯村修路还用你亲自去督查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