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上车后,老顾问道:“咱们去哪儿?”
  “牛关屯。”彭长宜又说:“从南边绕着走。”
  老顾笑了一下,就是市委书记不说,他也会从南边绕道进村,因为这是彭长宜的老习惯了。

  在彭长宜的从政生涯中,有过几次类似于执念的记忆,这些记忆,他有意识地储存在自己的脑海里,比如周林落选。尽管在周林落选的时候,彭长宜还没有出孵,但围绕整个事件,他的思索并不比当时已经是代市长的江帆少,甚至他意识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这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人为因素,他从来都没有跟江帆探讨过,不过他相信江帆肯定也意识到了,只是彼此谁都不愿触及而已。
  尽管这里有人为因素在作怪,但彭长宜没有过多思考这个人为因素存在的合理、合法性,他更多思考的是,一个人在从政的路上,光有干事的热情和干事的美好愿望还不行,还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甚至是角角落落的问题,一个在官场浸淫的人,如果不懂藏锋待时、不知进退艺术,那么十有八九就是堂吉诃德的结果。
  官场毕竟不是江湖,江湖可以快意行事,恣意恩仇,唯独官场不能,官场中人,有着各种各样需要遵循的规则,一旦规则被打破,那么,你就离完蛋不远了。
  周林的事件对他的影响的确深远,也是他时刻警示自己人生的一面镜子。而绕道牛关屯,则是他工作中的一个更需要警示的一面镜子。

  记得牛关屯事件爆发后的不久,他从亢州回三源,他有意识让老顾绕个弯儿,去看看牛关屯那些被毁坏的庄稼,当时看到满地的苞米,长出了嫩芽,就像一个个的狼牙棒,一个老农心疼被丢弃的那些已经成熟的玉米,背着框想捡些回去,但捡着捡着就愤懑地扔掉了玉米,他跟彭长宜说了一句话,至今让彭长宜这个农家子弟都记忆犹新。他说:唉,庄稼人也是有尊严的,说着,将地上那几根扔掉的玉米踢了出去。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始终都忘不了老人那背着背筐弯曲的背影。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感,是一种无法与人分享的情感,却深深地刻在彭长宜的心上。
  后来,彭长宜在牛关屯蹲点,处理这次征地留下的诸多问题时,他走访了大部分村民,但是他始终没有再见到过这个老人,他后来打听过有没有驼背的老人,村民们说,我们这里上了年纪的老人几乎都驼背,不驼背的少。也许,老人已经知道了当初这个干部模样的人后来成为了亢州市委书记,想到当时跟彭长宜说的那几句话,对彭长宜是不是有些惧怕的心理,才有意躲避彭长宜?也许,老人已经……

  这样想着,彭长宜就不再寻找这位老人了,如果老人还健在,他老人经历了一生的磨难,他不想吓着他;如果老人已经不在了,他的寻找只会徒增伤悲,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也就是彭长宜为什么绕道进村的缘故了,他想以此来强化自己的某种记忆。因为牛关屯不光对他,对所有的干部都是一面镜子,就像温庆轩说的那样,到什么时候,我们的枪口都不应该对准群众。对老百姓任何名义上的掠夺,都是犯罪。
  如今,那片曾经被野蛮践踏过的土地,早已经长出了一茬又一茬的庄稼,收获了一茬又一茬的果实,但彭长宜相信,在老百姓的心里,仍然是一个忘不掉的记忆,一个无法言说的痛。
  彭长宜还记得,平息牛关屯事件后,村里为死去的两个人进行了村葬,全村所有老百姓都参加了安葬仪式,那天,扩音器里放的不是哀乐,而是“没有***就没有新中国”。
  在彭长宜的耳朵里,这不是对执政者的讴歌,更像是鞭挞。
  汽车在这条乡间公路上拐了一个弯后,就看见了一望无际的田野。
  前面就是牛关屯村南头的那片地了,每次从这片地经过的时候,彭长宜都会不由自主地行注目礼。如今,在这片土地上,小麦已经长到了半膝高了,绿油油的非常喜人。就像那个驼背老人说的那样,这块地,是全村的肥地、宝地,是高产田,也是全村一年的指望。
  老顾从后视镜里看到彭长宜的目光随着那块地远去而转动,尽管他无法洞悉彭长宜的内心深处的深层思考,但他能揣摩出彭长宜的心意,那就是对土地的感情。
  老顾说道:“庄稼长得真好。”
  宋知厚说道:“是啊,一看就是丰产田。”
  彭长宜回过头,说道:“你还知道什么叫丰产田?”
  宋知厚说:“看您说的,尽管我是城市长大的,别忘了我学的可是农科。”
  彭长宜说:“对了,我一直纳闷这个问题,你当时为什么选择农科?”
  宋知厚说:“当时我的高考分数很尴尬,上下够不着,还不想将就,就只有选了一个名气大的农科院校了,怎么也比那些末流的工科学校强吧,目前社会上不是都看学校不看内容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看来你当初投机心理还投对了,从事基层工作,不懂三农是不行的。”
  宋知厚说:“如果我要是能上到不错的工科学校,那我说不定就能成为瓦特、比尔盖茨式的人物。”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成为他们那样的人物干嘛,他们是稀有物种,稀有得我们只知道他们,他们却不知道我们。还是做基层干部好,上跟老百姓打交道,下跟土地打交道,活得更实在。”
  宋知厚发现彭长宜把老百姓抬到“上”的高度,而不是官场上惯用的“上”指的是上级的意思。
  宋知厚见市委书记沉默了一路,终于开口了,才敢问道:“彭书记,咱们去牛关屯有什么具体工作内容吗?”
  彭长宜说:“这还用问,下乡本身就是具体工作,另外牛关屯在全市的创建活动中是一个特例,舒书记包这个村,她今天请假,咱们过来看看,看看能帮做点什么不?”
  “上午我看见苏书记来了。”宋知厚说道。

  彭长宜没有吭声,他又想到了朱国庆追过来的那个电话。
  宋知厚见市委书记没接他的话茬,又说道:“农工部也包这个村,我给部长打个电话,看他在不在村子里。”
  宋知厚这样做,本是一个秘书正常的工作内容,但却被彭长宜拦下了,他说道:“别打了,来这个村又不是一次了。”
  宋知厚没再打这个电话。

  刚进村,就见村头有几个人正在忙着修路,打水泥路面。
  彭长宜只好下了车,立刻就有人认出了他,这个人一边喊着“彭书记”,一边带头走了过来。
  彭长宜也高声说道:“老牛,进度怎么样?”说着,就迎了上去,跟老牛握手。
  这个老牛就是在征地事件中被关押释放出来的原村支书牛宝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