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0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燕北说道:“故事是这样的,尾巴部队复员之后在W 市摆摊做小生意,有一天跟城管发生纠纷,结果把人打伤了,判他个一年缓期……
  当然,进看守所的时间尾巴应该在恐龙前面,这一点秦所长已经安排妥当了,尾巴到孔龙号子的时候,被告知他已经在别的号子关押了好几个月了……”
  范昌明想了一下说道:“倒是看不出什么破绽……判决书可要搞得像一点……”
  廖燕北笑道:“又不是伪造人民币,造一张判决书还不是小菜一碟,问题是可别被法院那帮小子知道了,否则,我们两个都有伪造公文的罪名……”
  范昌明说道:“如果孔龙出来之后不主动联系尾巴,千万别让尾巴主动去找他,应该安排一个邂逅,就像是偶然碰见一样。
  到时候让尾巴诉诉苦,就说找不到工作吃不上饭,就凭孔龙的性格,肯定会给他介绍一份工作,要是能给陆鸣开车或者当保镖,那就最理想了……”

  廖燕北笑道:“范局,你可不是这种婆婆妈妈的人,怎么?难道还信不过我?要不然你亲自操刀?”
  范昌明摆摆手说道:“这不是闲聊吗?不过,虽然是三个警校刚出来的大学生,可我对他们寄予厚望,初生牛犊不怕虎,说不定还真能把陆鸣给揪出来……”
  廖燕北问道:“你当真想把这小子送回监狱?你能回到局长岗位,这小子可替你出过力,再说,你那一百万块钱还没有还给他呢。”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这就要看他是不是识时务了,如果他能主动交出陆建民的赃款,我不但不会送他进监狱,还要奖励他,至于那一百万块钱嘛,也是赃款的一部分,我就没必要还他了……”
  廖燕北笑道:“如果最终找不到陆鸣任何证据呢?那笔钱你还打算还他?”

  范昌明含糊其辞地嘟囔道:“到时候再说吧……说实话,做为一名刑警,我虽然离开一线很多年了,可对陆鸣的是陆建民遗产继承人这一点有着强烈的预感。
  之所以直到今天都没有抓到他的把柄,一方面是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另一方面不能不承认卢源和徐晓帆暗地里一直在纵容他……”
  “你认为卢源和徐晓帆也怀疑赃款在陆鸣手里?”廖燕北问道。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他们当然这么怀疑,只是找不到证据,所以只能替自己开脱了……你看,孔龙被关进去这么长时间了,陆鸣一直都没有公开出面,但是却花费重金聘请了孙明桥替他辩护,他要是心里面没有鬼的话,为什么要避嫌?”
  廖燕北说道:“说起这事我就想起了陆建岳的女儿陆琪,我怎么也想不通她为什么会看上孔龙?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我甚至怀疑孔龙也是陆建民赃款的受益者……”
  范昌明说道:“这我一点都不怀疑,凡是围着陆鸣屁股后面转的人,应该都占了便宜,其中受益最大的就是蒋凝香,她这个干儿子可没有白认啊。

  这婆娘现在财大气粗,不仅独揽了陆家镇上百亿的项目,还搞什么传媒公司,拍什么电视连续剧,说白了还不是为了洗钱……”
  廖燕北担忧道:“凭蒋凝香的手腕,陆建明的赃款可能已经被她洗的差不多了。”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只要陆鸣开口,她就是洗白了赃款也没用,就先让她折腾,到最后说不定替我们赚点奖金呢……”
  廖燕北还是忧心忡忡地说道:“我研究过蒋凝香的资料,这女人可不好对付啊,如果没有证据,你要是敢碰她,首先田振东就不后会答应……”
  范昌明说道:“那要看事情严重到什么程度,我就不信田振东敢公开庇护她,他们的关系就见不得人……”

  廖燕北说道:“我倒不是说田振东会站出来替蒋凝香出头,但他可以给你小鞋穿啊,他现在可是你的顶头上司,如果孙淦和田振东都成了你的对手,那你这个位置恐怕也坐不了几天了……”
  范昌明好像心里烦躁,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说道:“你听说过没有,省里面马上就要人事大调整了,孙淦和东江市的韩越竟然是副书记的热门人选,这两个老对手又要开始较量了……”
  廖燕北说道:“我早听说了,所以,我们现在揪着孙维林的尾巴不放,反倒是在替韩越做嫁衣呢……”
  范昌明说道:“那也不尽然,韩越有韩越的苦恼,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陈天放也不是吃素的……前两天我们还通过一次电话,他也在暗中悄悄调查韩越的老婆韩萍……
  不过,陈天放比我心眼多,除非证据确凿,否则他是不会惹毛韩越的,所以,他跟韩越的关系不像我跟孙淦这么紧张……”
  廖燕北笑道:“如果孙淦当上了省委副书记,你觉得自己会怎么样?”
  范昌明端起酒杯一口就干掉了,然后站起身来瓮声瓮气地大声说道:“他当省委副书记?天理难容……”
  陆媛终于回来了。
  从离开机场钻进车里开始,陆媛就眉飞色舞、喋喋不休地跟陆鸣吹嘘她在欧洲的见闻,期间还夹杂着几个英文单词和两句口头禅:“人家英国人怎么怎么样,人家德国人怎么怎么样……”
  最让陆鸣气愤的是,每当他提出质疑的时候,陆媛就小嘴一撇,不屑地说道:“哎呀,你这个土包子……”

  看那神情,就像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以至于陆鸣都不敢相信,一个人去欧洲个把月就变成假洋鬼子了。
  最后他不得不提醒道:“难道你就不问问你爸是怎么死的?”
  这下才戳到了陆媛的痛处,眼睛一红,趴在陆鸣的肩膀上哭起来,可不一会儿就擦干了眼泪,雄心勃勃地说道:
  “我不但要把欧洲几百年历史的奢侈品带回国内,还要引领W市时尚新潮流……对了,小丽传媒公司的模特队筹建好了没有,我准备在开业的时候搞一场英伦风的时装秀,我都已经联系好了,到时候法国巴黎的几个著名时装设计师都会来捧场呢……”
  陆鸣小心翼翼地质疑道:“巴黎的时装设计师和英伦风好像不太搭配吧?”
  陆媛嗔道:“你这个土包子懂什么?英国的贵族穿的都是法国巴黎设计师设计的时装,对了,还有葡萄酒,我和竹君去过一个著名的酒庄,那葡萄酒的味道简直是……哎呀,到时候我的货到了以后你尝尝就知道了……”

  陆鸣听得云里雾里,搞不清楚自己未婚妻究竟想干什么,看那样子要想恨不得把欧洲人的生活方式都搬回家来。
  不过,心里面却一阵窃喜,心想,蒋凝香的办法真灵,从此之后,陆媛一天给自己打十几个电话查岗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陆媛毕竟是女人,蒋竹君的儿子好像让她深受刺激,刚回到家里的当天晚上就缠着陆鸣啪啪啪,嘴里还哼哼着要老公赶紧给她种上,说是也要给他生个儿子。
  可等她吃饱喝足之后,第二天就带着阿娇跑到市里面忙活筹备她的公司去了,以至于都没有征求陆鸣的意见。
  搞得陆鸣不知道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毕竟,未婚妻对他的这种无视让他有种挫败感,按照他的猜想,陆媛回来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先为陆老闷的死悲伤几天,然后就缠着自己结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