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从小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真实经历》
第9节

作者: 授以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给你买气水了吗?”
  堂妹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的奶奶终究还是放不下我们,她也是有多舍不得我们呀。
  日期:2018-06-05 22:36:12
  心塞呀,码了半天的字竟然忘了保存,一不小心全没了。
  码字真心累,最怕就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了,一不小心心血就没了。
  日期:2018-06-05 23:11:44
  今天真是抽风了,好不容易又码了一段怎么就又没了呢?
  手机码字就是麻烦!
  今天就不更了,邪呼得很。
  明早要是有人留言我就更两段,要是没人看我就偷懒下午更啰。
  晚安!
  日期:2018-06-07 08:40:00
  昨天一天网络都不行,连网页都打不开。
  ……………………………
  奶奶的丧礼进行得很顺利,该做的法事也没免俗套。

  出殡那天,早上还是晴空万里的,待我们将奶奶送到山脚下时顿时风云骤变,整个天空都被乌云掩盖掉,狂风平地而起,将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丧葬用品扫得满地狼藉,原本哭得呼天抢地的子孙都被风吹得乱了阵脚。
  几个道士将我爷爷和叔伯们拉到一旁嘀咕了几句,接着我爷爷就对着大伙喊道:“请属羊的亲友们都回避吧。”接着好几个男女放下手中的活,转身就走开了。
  我爷爷将我拉到送葬队伍最后,然后吩咐我不用送奶奶上山了。
  我不愿意,说道:“我又不属羊。”

  “说不要去就不要去了,难不成你要让你奶奶走得不安乐吗?”
  吩咐完,爷爷就跟上大队往山上走了。
  被“赶”出来的属羊的人都纷纷劝说我跟他们回家。我不依,就站在山脚,往送葬队伍方向哭着,等着。
  我连我奶奶最后一面也没见着,最后连送送她最后一程也被剥夺了,甚至我连我奶奶葬哪也不知道。

  这场丧事也算大搞了,光法事做了三天三夜,各种丧葬用品宴席等等,约摸花了也将近两万。
  两万在当时来说也不算小数目,可爷爷说奶奶这辈子太苦了,不能让她委屈地走。
  待一切尘埃落定后,大家都聚在酒堂商量着一些手尾安排。第二天还得上学,我们小孩都被赶回家睡觉。
  日期:2018-06-07 08:53:23

  自从奶奶去世后,我开始害怕黑暗。妈妈将我和弟弟安置好后就出了酒堂,我想开着灯睡觉,可妈妈不应承,她说浪费电。
  可是我真的害怕,连手脚都止不住颤抖。
  内心的恐惧,其实源于自己的无知。我对这个世界的事情都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世界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我不知道待我百年之后我还会去哪里?真如书上所说人死如灯灭吗?还是像长辈们所说的,死后便登西方极乐?
  一方面我接受的是唯物主义教育,可我身在的周围去不断被灌输神佛之说,不知如何自处,所以心生恐惧。
  那时,已是初夏刚至,气候有些微闷,我将被子掩头而盖,将自己包裏严实,恐防黑暗中有一双手将我拉走。我能想像弟弟和我是一样的处境的,他瑟发抖地要求与我同铺。
  我安慰他不用怕。
  日期:2018-06-07 10:34:13
  或者是心理作用,那个晚上我总觉得我奶奶就在我身边,虽然我将自己裹得严实,但被子外面来来 的踱步声,清晰无比。
  不是说,鬼魂都是头七才回来的吗?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我困意便浓了。等我妈喊我起床时,我将近迟到了。生活仿佛回复了正常,我们的生活轨迹里除了没了奶奶,一切如旧。
  奶丨奶丨头七那天,妈妈和婶婶们一大早就开始准备奶奶回魂时需要的物品。那天正好是周末,我带着堂妹在门口玩,眼看就中午了,我吩咐堂妹一个人先乖乖地玩,我进屋里做饭。那日的日头有点毒辣,我在屋里做饭洗菜的,不一会就满身大汗,本想着出门口透透气的,看到堂妹一个人杵在门边对着门口一阶级发呆。
  我走过去问:“阿妹,你在看什么呢?”
  堂妹见到我,扁着嘴巴,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我:“阿姐,奶奶在那喝气水不人我喝。”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那是奶奶常坐的一个阶级,每当从田里劳作回来,她总爱坐到那里喝一瓶气水。
  可当时,那个位置空空如也,别说奶奶,就连苍蝇也没看着。
  我把堂妹抱起,她哗的哭得好伤心,我的泪也止不住地流下来。那刻,我也没有害怕,愣愣盯着那个位置看了将近半个小时,等堂妹止住了哭声时,我问她:“奶奶现在还在吗?”
  她转过身,摇摇头。
  日期:2018-06-07 11:50:42
  接下来都不知怎样写才好,回忆起往事不禁伤感,更多是愧疚吧。从前总偷偷在心里暗许,等长大后一定要怎样孝敬我的爷爷奶奶,但我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我会长大,我的爷爷奶奶也会老去,甚至不在人世。
  最痛莫不过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接下来我想写一写别人的故事。
  日期:2018-06-08 13:54:21
  这雨都下了整整三天了,烦燥得很呢。

  今天讲的也是关于一个下雨的故事。其实小时候挺喜欢下雨的,特别微雨的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带着清新的味道。
  从我们村后一直往上就能到达我们镇上驰名的山峰,这座山虽不高,但山脉连绵,活像一个伸长鼻子的象头。我们村就在这象头山的山脚,身在村中倒不觉得什么,但每每远远一看,也真有那么一回事。
  以前大家的活动范围也不大,不是在山上就是田里,山腰上是一大片的梯田,再上去就是一大片的白桦白桉,远远看郁郁葱葱的。每当农闲时,家里的妇女都会跑山上去砍柴。
  接近山顶上有一处地方叫涯子沟(具体地方我没去过)故名思义涯子沟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沟,人站在边上往下看,除了一片墨绿色的植物,什么都看不到。这涯底有多深,没有探究过,传说无论是飞禽走兽,反进了下了这涯都有进没出的,每当下雨,这涯底都会传出滴哒滴哒的响声,像是水滴打在石头的声音,声音在山谷里回响,异常诡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