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从小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真实经历》
第7节

作者: 授以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4 19:53:14
  那一晚下了整夜的倾盆大雨,河堤崩了,庄稼淹了,被淹的黄土屋一间紧接着一间倒塌了,村尾通田里的那棵五百年树龄的大榕树被雷电劈开了两半,整个镇上的电力供应中断了。
  我在黑漆漆的夜里等待着父母平安归来。
  这是个不平静的夜,我甚至想着要跪下祈求上天怜悯一下我们。可我从来不曾虔诚烧香拜佛,如此临急抱佛脚佛祖也不会理会吧。
  “我问了他们了,他们也答应不会夺村民性命,我们做好自己份内事就好了。”
  “也只能是这样了,也算是尽人事了。”
  这是三婆和伍婆当晚的对话,时间太久,记得不清原话,约摸着组织了下。
  虽然是两句不明所以的话,可现在看来,似乎与那晚我见到伍婆在神坛前的事有关。
  天微微亮时,父母是淌着水回来的,湿漉漉的身上全是泥巴。我算是松了口气。
  清晨六点半时,山尾被发现从山上裂了一条缝,足有拳头大,直通村里,市里派了地质专家过来,说是会有山泥倾泻的危险,市里立马组织村民连日迁移。

  我们又风风火火地搬家移什,忙了一天终于在民政大楼里安顿了下来。
  待一切尘埃落定,我们一家终于齐齐整整坐在了一块。他们大人都在一旁讨论当晚抢收的情况,过程听着也挺惊险。
  日期:2018-06-04 21:18:50
  民政大楼的电视里每个频道都播放着各地抗洪的新闻,那时的洪水放在现在的孩子是想像不出来的恐惧,长江流域那年的洪水应该是全国人民都难以忘记的记忆吧。
  大人们讨论起那晚的抢收,个个心有余悸。
  那天听说要炸堤时村里的成人都想着偷偷抢收些庄稼,所以都趁着天黑偷偷下了田。堤上满满的抗洪官兵在巡逻,市区那边的河水离堤面还剩二三十余公分了,炸堤是一触即发了。河堤上的防洪沙包已垒得整整齐了,气氛十分紧张。
  偷偷下田的村民加紧了抢收的脚步,但抢收到的庄稼又要割又要运,人手又严重不足,几乎见不到什么成果。大家都埋头努力干着,也没人注意堤面上的情况。
  堤面上的巡防员作最后一轮检查,也生怕田里人员未清,于是分了几个小队兵分几路地进行检查劝离。
  大伙都被劝离了差不多了,忽然的倾盆大雨下来,大家都都来不及作出反应,堤轰地崩了,连火药都省了,它就这样承受力不足自己崩了。
  那水迫不及待地从裂缝里奔腾而出,这一崩可吓坏了堤上的人,田里的村民还没收到疏散完毕的信号,水这样倾注而下很容易把来不及逃命的村民冲走的。

  日期:2018-06-04 22:29:36
  我当时挺是感激当日在场的所有抗洪官兵,如果不是他们在场,我想,我的父母,我的很多族人都葬身涛涛江水里。
  那天堤刚崩,汹涌而来的水很快浸到了正往堤上赶的村民小腿上,村民里有很多抢收的妇女,她们大部分不熟水性,没走几步就被来势汹汹的水流冲倒下。按此情况,堤口还有可能被冲大,到时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堤下的数十条人命也就一命呜呼。
  不知这是不是使命感使然,堤上的官兵拼命地构筑沙包墙希望能将缺口缩小,减缓流水冲力。堤下的官兵拼命地将村民护送上堤,走不动的妇嬬他们背,甚至以身挡洪,终于还是安全将大家送上了堤。
  我的父母也在逃难时被洪水冲得狼狈不堪,抢收的庄稼也被洪水冲得干干净净,他们一晚的努力也白费了,还差点小命不保。可是,即便命是保住了,但这年下来的生计若不好好思考,这小命倒不如不救。
  庄稼本就是农民的命。
  日期:2018-06-04 22:35:38
  楼主家乡现在建设得很好了,已经将近十年都没有涨过洪水了,楼主村的村民也举村搬到另一地方了,再也不用担心山泥倾泻。
  日期:2018-06-05 08:44:49
  那年的洪水过后,虽然国家拨了救助给我们村,但终究杯水车薪,全国比我们灾情严重的地方比比皆是,我们的生活步伐终究是被打乱了。
  山上的山泥倾泻在那个雨季结束后也不被人重视起来,政府划了一大块地给村民自建房屋,但那个还在温饱线的年代,村民又从哪里拿个十万八万出来建房子呢?更何况经历了这一场大灾后,大家的生计都还在迷茫之中。

  再说回伍婆,那场洪灾过后,她便一病不起,我连续好几个月不见她踏出门口。第二年开春,就听说她已仙游。
  她的大孙子那时已二十多岁,虽然智力不全,但好歹也是个勤力的小伙子,村里人也颇为关照,有些简单的工作都会带上他,他自然也是不愁生计了,后来经人介绍娶了个邻镇同样轻度智力问题的女孩,两人领养了个女孩,一家三口也算融洽。
  相反,二孙子的命就没那么好了。前两年回老家就听说他在一次下班途中被醉驾的小车给撞死了,留下未满周岁的女儿和年轻的妻子。
  日期:2018-06-05 10:53:28
  本来想说说我们的村子的,但村子的历史太久远,要说也不时一时半刻能说完,我还是留下更得空时再写吧。

  接下来,我想说说我奶奶去世时发生的事情,很多事情也是耐人寻味。
  我奶奶是1997春天时因胃癌去世的,从发病到去世不足一个月,我还来不及见她最后一面。
  有些事情听起来很荒缪,可它的确也是发生了,也存在了,也由不得我们忽视。
  我还记得那年的气候很是和暖,百花齐开的景象是城里无法得见的,村里连长在墙根的野花也开得茂盛,空气被泥土与青草的气味包裹着在,人身其中总有与自然溶为一体的错觉。
  那时,正是春耕,奶奶在河边洗秧盘时忽然肚疼痛难忍,倒在地上不断地翻滚。同村几位叔伯见了把她背去了赤脚医生那,那医生简单检查了下,脸色一变,即要求赶过来的我爸将奶奶送进大医院。
  这一送,就再也没回来。
  日期:2018-06-05 14:08:24

  奶奶去世前一晚,父母都到医院守夜,家里留着我和弟弟,爷爷不放心我们姐弟俩,把被铺搬过来就在一楼外厅摆了个铺。
  农村晚上十点之后的夜十分宁静,与其说是宁静我倒觉得是死寂。毫无生气的黑漆漆与杂乱烦燥的蛇虫鼠蚁的叫声相搭,将人类摒弃在外,身在其中的人,尤其格格不入。
  我的心烦燥不已,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睡在另一床板上的弟弟,呼吸均匀,看来是睡着了。春夏交替的气候十分尴尬,被窝里让人闷热无比,敞开被子又阴冷刺骨。我在床上辗转反侧,眼皮已无力,可脑袋就打了鸡血。不知时间到了几点,楼下传来了敲门声,不一会,我听见爷爷起床开灯开门的声音。
  “三婶,怎么这么晚?”
  “阿嫂怎样了?”
  “情况不太妙,可能……可能……”接着,听见我爷爷抽泣的声音。
  长这么大我第二次听到我爷爷哭,上一次还是我烧得不醒人事,生命垂危之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