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从小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真实经历》
第6节

作者: 授以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2 22:07:02
  最后虽然歹徒是抓了,可最伤的还是我们。我的右脚踝虽说不是很严重,也算骨折了,有了平生第一次住院经历,我那位男性同伴虽然被敲了头,但照了脑部除了轻微脑震荡也没什么大碍。只是那拼死护钱的女孩伤势较深,腹部中刀,但没伤要害,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和尚所说的,我命中无横财命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即便我得了,也会以更惨痛的经历失去。我的右脚踝虽然只是小小骨折,竟半年才完全下床,三年了走路才算正常,至今每当刮风下雨还忍忍作痛,这算不算上天给我的惩戒呢?

  日期:2018-06-02 22:14:05
  我在中山只呆了两年离开了,偶尔回去都感慨万千,那两年的青春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光,午夜梦回,我总觉得我还是那二十岁出头的小妹子,与一众好友嘻闹在夜市小摊上。
  日期:2018-06-02 22:46:00
  接下来说说我三婆的好友,我们村的那个神婆吧。
  其实我对此人知之甚少,她为人阴阳怪气的,小时的我怕得要命,偶尔经过她家都生怕她家里会跳出一只鬼。
  我不记得小时是怎样称呼神婆的,在这里为表尊敬我就以伍婆作为她的名称吧。
  伍婆是我们那十里八乡出名的神婆,通灵、问卜、改名……她都样样精通。
  每天从外地来找她的人开的车都排到村口(我们的村子也不大),伍婆也不是有求必应的人,她要看的人必须要是有缘人,至于有没有缘也就是她说了算。还有一点就是她从不帮村里人看事。
  这个人脾气也是古怪,即便再多的钱,她说不看就不看,惹烦了,她还会用扫把打人。
  伍婆家也是堪坷,有人说是因为她泄露太多天机的原因,她的子孙都不得善待。
  伍婆有一子,她儿子这代都正常,可到了她孙子这代就出问题了,伍婆的大孙子出生就是个弱智儿,轻度弱智,生活自理是不成问题,但独自谋生和照顾家人的能力就没有了。他们后来也要了几胎,是女儿的都夭折,待大孩子都十多岁了,他们才盼来了二儿子,可四五岁了才发现又是个弱智儿,不过这个智力低下程度不严重,平常也不觉得有问题,就是当一些逻辑性问题出现时,他就很抓狂。

  日期:2018-06-04 10:16:56

  之前说过,我们村每年六月份就再开始洪水,我三婆家地势也甚低,每年水浸她屋子是首当其冲的,三婆每年水浸都会寄居在半山腰上的伍婆家里。村里每个人的房子都紧张,每当水浸村的时候,房子就更紧缺了,被浸了的屋子就去了三分之二,余下三分之一的家庭都会收留无家可归的人,于是呀,每家每户都都像难民营那般,地上都铺满了躲难的人。有些老人也为此得不到好的安置,与牲畜挤一块的,在山上垒草棚的,甚至躲茅坑里以求片瓦遮头的。所以,能有个安身之所也是天大的幸福了。

  那年,是1998年,那年的洪水大得吓人,全村都进入了紧张的戒备中,村里不分昼夜地派巡逻队巡查河堤。听说洪水快漫过市区那边的防洪堤,市里要决定炸了我们村农田那边的河堤来减轻河堤的承受力。农田里的稻谷还有半个月就能收割了,那是我们村整年的生计所在,没了这些,我们村的人整年都得饿肚子。
  那个晚上村里的大人得知市里的决定,偷偷商议着连夜去抢收,收得一颗是一颗,我父母把我和我弟托付给了我三婆,然后带着镰刀跟着大伙去了。
  日期:2018-06-04 10:44:17
  那个夜,应该是村里人的不眠夜。我和弟弟在伍婆的房里睡,三婆和伍婆在外厅打着地铺。不知是初夏刚至还是伍婆的房子长年不见日光的原因,我总觉得屋子阴凉阴凉的,我把毯子裹了全身仍旧冷得发抖。
  弟弟忽然道:“姐,我怕。”
  我又何尝不怕,只是作为姐,我要保护弟弟,自然不能表现懦弱一面。
  “男子汉的,怕什么!有我在呢!”
  除了外厅长年累月点着香油灯外,整个屋子都是黑漆漆的,厅里昏黄昏黄的烛光晃摆晃摆地洒了进来,既诡异又阴深。屋外的三婆和伍婆似乎还没入睡,窃窃私语地说些什么,听不清,仿佛说的不是人类的语言。
  我安慰着弟弟入睡,自己的身体不期然地瑟瑟发抖。我希望这个夜下一刻便是尽头,我想听到鸡鸣的声音,我想看到黎明的曙光进来那一刻。
  可是墙上的古老挂钟才敲了十二下,长夜还漫漫。
  日期:2018-06-04 11:44:58
  半夜十二点了,我尿憋得紧,辗转反侧实在难受,人有三急也不管害不害怕了。
  那时村里都没有独立卫生间的,想要大就到村里的公共茅坑,小的话每家每户都有个尿桶子。伍婆的尿桶子放在对门的杂物草庐里,要方便就得出从厅里出门去。
  我憋得难受,也顾不得其它,匆匆起来就冲着门外去。一顿解决下来,全身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起来。我出门时因为走得急,门也没掩上,月光惨白惨白的,长年不见光的屋子在这样的时刻月光竟然能将屋子照得亮堂堂。地上对着门一左一右摆了两个铺,左铺是三婆,而右铺竟空空如也,我吓了一惊,抬眼望去竟见原来有些微驼背的伍婆笔直地站在神坛前。
  神坛正对着大门,紧贴里屋的墙壁,我出来时有多着急没留意伍婆站在那呢?
  香油灯光与月光的惨白相溶又相斥,即保留了月光的惨白,又增添了香油灯光的诡异,将伍婆的的影子分拆了一层又一层,乍看还以为伍婆有千百个影子。

  “……伍……伍婆……”
  对面没有应答,甚至不曾有少许反应,仿佛就是一具尸体。
  我看了看躺在一边的三婆,安静得连呼吸也感受不了。我的手心渗了汗,湿漉漉的,站在门外进退不是。
  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日期:2018-06-04 14:36:00
  忽然,天上似乎来了一大片乌云,把原本皎白的月光遮盖住了,地下也随之黑暗起来。屋内的伍婆刹时全身抖动时来,双手用力拍在神坛上,连带着神坛都一起摇摆晃晃的,伍婆嘴里喃喃念着听不懂的经语。
  这时天竟下起了豆大雨粒,仿佛之前的月光从未出现过。接着北面忽然传来轰隆一声,顿时人声沸腾,家家户户都窜出人影,紧接着锣声喧天:“堤崩啦!堤崩啦!大家快起来!堤崩啦!”
  三婆被锣声吵醒了,她看了看在神坛前摇身摆脑的伍婆,又看了看被吓得魂不守舍的我,起来将我拥入怀里,轻声安慰道:“阿妹不怕,伍婆正向天神祈求我们平安呢。”
  “三婶,油菜田那边的堤崩了,水都涌进了田里,听说田里还有在偷偷抢收的人,阿妹她爸妈还没回来,我去看看,希望没什么事。”爷爷跑过来找三婆说道,“你们好好呆在这,实在不行都跑山上吧。”
  正这时,伍婆也回复了安静,全身虚脱般扶着椅子坐了下来。
  “……阿棠,你放心好了……他们应该没有事的……”她对爷爷交代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