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极品辅导员》
第23节

作者: 贝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呀我擦!”高君实打实的被吓了一跳,再一看齐芯月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一头乌黑的秀发如水波般荡漾,那丰满的娇躯更是花枝乱颤。
  同时高君发现,这丫头已经退下了套装,穿着一套淡粉色的睡裙,抹胸无袖的设计,那细腻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烁着荧光,胸前的丰满呼之欲出,丰满妖娆,成熟女人的风韵尽显。
  齐芯月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当即伸出二指,恶狠狠的说:“再看我就戳瞎你的眼睛……”
  说完这话,两人全都愣住了。

  这话太熟悉了,以前有个黄毛丫头竟然用这话威胁自己。
  这话一出口齐芯月也有些傻眼,隐瞒这么久,因为这一句话曝光了。
  两人愣愣的看着对方,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起来,无数回忆如巢水般涌上心头。
  小学的校门口,小朋友们带着红领巾,男女生并排手拉着手,走过校门一二三高喊老师再见,一直到家门口才会放手。
  中学的操场上,一个小丫头第一次来大姨妈,鲜血染红了裤子,羞愤欲绝,一个男生跑过来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让她缠在腰上遮羞,避免了天大的窘迫。

  高中校门口,一个女生带着高度近视镜,背着沉重的书包,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有一天被几个校外的小混混截住了,嬉笑调戏,女生在哭,彷徨不知所措,一个男生拎着板砖冲入人群,即便遍体鳞伤也要护她周全。
  想起这些,齐芯月的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
  高君也觉得自己嘴唇发干,心跳如鼓,这思念那么浓,这回忆那么凶。
  沉默中,高君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起来。

  “该死的,你笑什么?”齐芯月被这笑声打断了美好的回忆,平时端庄斯文的女教师,开口就骂,在他面前,根本不需要任何伪装,肆意的展示着真我的一面。
  高君看着她,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样貌变化太大了,他笑着说:“还记得上初中时,每天早上我都对你说的一句话吗?”
  “你就是个话唠,每天说的话多了,我怎么能记得。”齐芯月哼道。
  “这句话是每天早上我们见面,我跟你说的第一句,而且这句话持续了三年,你怎么能忘呢?”高君眉飞色舞的说。
  “你别卖关子,我就是忘了。”齐芯月说道,朵朵红霞却悄声无息的爬上了她的双颊。
  高君学着当年的样子,急匆匆的说:“你可算来了,快让我抄一下!”
  齐芯月就知道是这句,那时候每天早上上学,他总是迫不及待的找她接作业抄,而每天早上齐芯月也总有种莫名的感觉,知道在教室里,有个人正在等着她,这被人需要的感觉是她每天起库的动力。

  齐芯月还没开口,就听高君学着自己当年的样子,虎着脸,瞪着眼,道:“不要,不要……”
  说完,高君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齐芯月转念一想,更是又羞又气。
  “让我抄一下。”
  “不要,不要。”
  本来很正常的中学生对话,可如今时过境迁,两人早已长大成人,一个是丰盈秀丽的美女教师,一个是高大英俊的辅导员,再说起当日的话,总透着一股YD的味道。

  “诶,不对呀。”高君忽然想起什么:“我记得当年那个丫头,头发干枯泛黄,总是扎着辫子,另外还是高度近视,因为那黑框眼镜,和枯草发型,我始终都不知道你真正长什么样。
  还有……”
  高君突然拔高了嗓门,道:“齐芯月?你以前不是姓鲁,说是初雪的日子生的,所以叫鲁初……”
  “闭嘴!”齐芯月连忙冲上前,那白嫩的小手掌心全是汗,直接捂住了他的嘴。
  高君一阵求放过,他忍着笑,道:“二十多年前,那时候的人还很纯洁,下雨天生的就叫雨生,秋天生的就叫秋生,当初我们半晌那个副班长,名字叫付延杰,延续杰出,多好的名字,你是初雪的日子生的,叫初雪,应时应景,尽管你姓鲁。
  哎,可以,现在整个世界都变污了。
  所以,你改名我能理解,怎么连姓都改了,难道你妈妈改嫁了?”
  “你妈才改嫁了呢!”齐芯月大怒,伸出玉指戳着他脑门道:“狗改不了吃屎,还是这死德性。”
  “哦,那我明白了,你们家是山东的,古时候,鲁国也是齐国,所以叫齐鲁之地……”
  “你别在这信口开河,其实是我父亲认祖归宗了,我爷爷不是我的亲爷爷,乃乃也不是亲乃乃……你管得着吗?”齐芯月说着说着觉得不对劲,当即没好气的骂道。
  高君也确实不感兴趣,他站起身,张开双臂道:“不管你是鲁初雪,还是齐芯月,总之,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人儿还是那个人儿,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快来让我抄……抱一下!”
  高君没羞没臊的走上去,伸手就抱。
  直到那温香轮玉在怀,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齐芯月非但没有躲闪,反而还将头顺势靠在了他肩上。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轻轻相拥,无声的宣谢着思念之情,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只是在那次晚自习,高君为了救她与小混混浴血奋战之后,那几个小混混被他一人一砖,虐到轻伤一人,脑袋被开瓢了,轻微伤三人,头破血流。
  而高君自己也住院一周,后来还被警方传唤,当时马上就要高考了,原本只要叫齐芯月来作证,他就是见义勇为。
  但他知道齐芯月胆小怕事,又快考试了,怕这件事儿影响她复习的心情,所以高君一咬牙,说理由是瞅这几个混混不顺眼。
  当然他这话连丨警丨察都不相信,一个高中生,看四五个流氓混混不顺眼,上去就轮板砖,这不是找死吗?最可气的是,高君只是轻微伤,对方却惨不忍睹。
  幸好那几个小混混是累犯,在派出所都有前科,更巧的是,当时正值招兵,武装部的工作人员去辖区派出所调查兵役适龄青年的户籍,正巧遇到高君和这破事儿。
  其中一个来接新兵的营教导员很是欣赏他这股混不吝的劲头,直接从派出所拉壮丁似得把他带走了,从此走上了一条荣耀之路。

  从那之后两人没有见过面,听说齐芯月来家里找过他,父亲说怕流氓混混打击报复,让高君出去躲一阵子,而这一躲就是八年。
  时光荏苒,物是人非呀,一转眼,当年高度近视的黄毛丫头,如今已经出落得如此成熟妖娆,妩媚多姿,鲜嫩可口,香甜酥脆了……
  高君不由得心猿意马,心思和手都活泛起来。
  “哎呀!”不知过了多久,高君忽然惨叫一声,呲牙咧嘴的甩着手,手背都被掐红了。
  齐芯月红着脸瞪着他道:“活该,让你不老实。”
  “你怎么能怪我呢,是你这真丝睡裙质量太好,滑不留手,不自禁的下滑了。”高君C`ha 科打诨道。

  “少来这套,叙旧结束了,咱们来算算当年的旧账吧。”齐芯月绷着脸道。
  不等高君回过神,她已经如母夜叉一般冲了过来,一把捏住高君的鼻子,道:“说,冒充我名字,给看门王大爷写情书的,是不是你!?”
  高君当时就笑喷了,永远忘不了那封情书被老师当众朗读时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