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985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兰教...你不是想看么,现在你尽情的看好了...怎么,要不要我把后面的那辆车也打开,让你来检查一下啊?”
  我玩味的看着兰教,调侃着说。
  兰教完全没有理会我的调侃,她已经彻底的傻住了...
  她呆呆的望着那一货车的雪白衣料,嘴里面不住的呢喃着...
  “这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假的,一定是假的...”
  刚才的亢奋变成了现在的呆滞,这巨大的落差造成的冲击让兰教看起来分外的可笑。
  秦科长看到兰教这模样,显然特别解恨,她恨恨的瞪了兰教几眼,捏着的拳头也松了开来。
  我摇了摇头,没心思理会傻呆呆的兰教,招呼几人准备离开。
  “苏叶!”
  兰教带着强烈恨意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我回头一看,只见她低着头,阴着脸,满眼仇恨的死死瞪着我。
  “我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从哪里接到这一批单子,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就你们九监区那些刺头犯人,能老老实实的在车间里面蹬机器?怎么可能...你就等着扑街吧!”
  从巅峰跌落的兰教此时明显已经有点疯魔,我扫了她一眼,偏了偏头,说:“那就走着看好了...”
  说完,我带着秦科长头也不回的离去,任凭兰教如何的大呼小叫也没有回头。
  相比起如丧考妣的兰教来,秦科长可就得意多了。
  那张往日冰山一样的脸上,也带着解恨的笑。
  不过她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太久,就变成了丝丝缕缕的担忧。

  她侧头望着我,忧虑的说:“阿叶,这么一来,兰教不是就知道咱们做单子的事情了,万一她告诉姚监的话...对咱们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我摇了摇头,说:“监狱就这么大点儿的地方,你以为咱们的单子一旦做起来,还真的能瞒住姚监?肯定瞒不住的,既然早晚都要知道,还不如主动暴露一些,这样最起码主动权还掌握在咱们的手上,以姚监那刚愎自用的性格,她肯定只会关心咱们暴露出来的那些,其他的事情她是不会管的...”
  “嗯...”秦科长点了点头,我看的出来她还是有些担忧,不过我也没准备继续跟她解释。
  就让事实来说话吧,现在无论跟她说什么,都是浪费时间。
  带着秦科长回到九监区车间,我把程梅招呼出来,让她指挥犯人去卸货。
  程梅这几天被我激发出来的热情似乎有点回落,可当她看到那满满两大车的原料时,冷却了几分的热情再次如同烈火烹油一般轰然燃气!
  她仿佛年轻了十岁一样,大声招呼着犯人,把原料从车上往下搬。
  秦科长有点不放心,同样在旁边当监工。
  这种机械性的工作我并不是太感兴趣,看了一会儿后,我就有点无聊起来。
  这时,刚才开车过来的那小伙子凑了过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跟我说:“叶哥,咱们抽根烟?”
  我扫了他一眼,笑着说:“行,不过这里是生产区,不能抽...咱们去外面。”
  带着小伙子来到车间旁边,我从兜里面掏出一根小熊猫递了过去。
  上次还剩下一些,我也没怎么抽,就随身带着。
  “谢谢,谢谢叶哥!”这小伙子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来,忙不迭的掏出火机给我打火。
  跟没有什么烟瘾的我不一样,这小伙子明显是个老烟枪,所以当他深吸一口,过滤嘴里面的烟泡破裂的时候,他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卧槽,叶哥这什么烟啊!”
  他惊讶的看着我问。
  “小熊猫,专门出口的那种,以前邓爷爷就爱抽这个。”
  “艹...真牛逼!”他由衷的叹服说:“不亏是叶哥...”
  “呵呵。”我咧了咧嘴,说:“好好干,以后你肯定比我强。”

  他摇了摇头,说:“叶哥你就别抬举我了,我自己知道自己啥样...就我这吊样,能赶上叶哥你一半就不错了...叶哥,真的...我跟小白哥的时间不长,不过我早就听说你了...整个安水,我就服你!”
  他越说越是激动,语速也快了起来。
  “就从你在青州路上一战成名那次,我就可崇拜你了...”他眼神热切的看着我说:“叶哥,你就是我人生的目标!”
  这哥们儿马屁拍的实在有点硬,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好他拍了几句之后,就换了个话题。
  “叶哥...你说你这么大的能耐,为啥要窝在这里当个小狱警啊,你看...就刚才那老女人都敢跟你大呼小叫的,这要是在外面,我就地找几个哥们儿收拾收拾她,让她这辈子看见叶哥你就哆嗦!”
  我深吸了一口烟,浅灰色的烟雾从我口中吐出来。
  “可能,是因为我喜欢吧...”
  我轻笑着说。
  对于我这个回答,他明显不太满意,可他也没有继续问,而是跟我探讨起了之前我做过的一些事情,比如借兵灭了火山,在安水合纵连横之类的。
  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他在说,看到他年轻的眼睛中闪烁着的火焰,我不禁又想起了血战长街的那一晚。
  那天夜里,我们这边并不是毫无损伤,有一个兄弟就折在了那里。
  他们两个差不多年纪,就连眼神里面闪烁着的光芒都是类似的。
  他们都想着要出人头地,可是他们不知道,成功的路上,走到尽头的永远都是少部分人,其他的大部分,都变成路两边的森森白骨。
  卸完货之后,他们就开着车离开了监狱,我安排监区的一名狱警把他们送出去,而我和秦科长,则带着程梅,开始在生产车间里面来回转悠起来。
  这些犯人的生产经验严重不足,这件事情我早几天就已经发现了。
  她们都是其他监区不喜欢干活,或者不需要干活的那些,蹬过机器的,只有少部分人。
  其实兰教的判断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就这些人,给她们订单她们也不一定做的出来...
  当然,这是其他人来带她们的情况下,此时领导她们的人换成了我,这就不一样了。
  “这些原料看见了吧...我之前答应你们的事情现在已经兑现了,你们不用担心我说谎,我承认过...只要你们好好做,我答应你们的那些事情都是会有的...现在,你们开始给我好好的练,只要在今天日落之前,你们能对照着版,生产出一件样衣来,我做主了...今天晚上就给你们先来上一顿大餐!”
  我的话音刚落,那些犯人中间登时生出了一阵小骚动。

  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分层理论来说,排在第一类别的,永远是生理层面的需求,比如食物饮水这些,可以直接影响到人的生理健康的这些。
  只有在第一类别的需求被满足之后,人们才会把视线集中到更高一层的追求,比如一些心理层面,被人尊重被人理解什么的。
  在监狱里面的这些犯人,虽然吃喝不愁,但远远没有到满足第一层级需求的程度。
  监狱这些年的伙食是不错,可跟外面那大鱼大肉比起来,就显得寡淡多了。
  所以监狱里面这些犯人普遍都要比外面的人能吃很多,有些人一顿甚至能吃好几个馒头,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女人,有很多在外面都天天叫唤着减肥不吃了的。
  日期:2017-06-24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