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本来也是想借鉴樊文良的工作作风,不过问下边具体的事,但一来苏凡是丨党丨委口的干部,二来自己眼下心情也有点烦闷,他来得正好,可以转移自己的情绪。他又低头喝了一口水,拿起桌上的笔,在一份文件上写了几个字,似有心似无心地问了一句:“朱市长训不错你,你肯定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苏凡坐在彭长宜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说道:“您这次可是冤枉我了,上次说好要给我们乡拨十万块钱的创建配套费的,我去财政局要了几次,都没给,这次财政局让我找姚市长,姚市长让我找朱市长,我今天就找来了,刚一提钱的事,他就发火了,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见了我不提钱?我当时就蒙了,心说,不提钱我找你干嘛?我刚要说话,他给我来了这么一句,说,市委就知道往脸上搽粉,怎么不想想买粉的钱从哪儿来?文明生态村就是一朵花,卖苦力的是政府,摘花的是市委。政府他妈的的就是冤大头,是垫脚石,是被你们丨党丨委系统的踩着往上爬的。”

  彭长宜低着头,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不顺心,朱国庆也不顺心,首先就是建设局那个副局长**的事,不但没能如愿当上副局长,在周六的常委会上,还被开除党籍并撤销职务,直搞得朱国庆很丧气,他不再参与建设局班子人选的意见,只能任由彭长宜安排了,所以跟苏凡发火也是正常的表现,因为苏凡是彭长宜回来后提拔的。想到这里,他的眉头就舒展开了,放下手里的笔,抬起头,看着苏凡,笑着问道:“朱市长真的是这么说的?”

  苏凡挺直腰板儿说道:“我如果添一个字,我姓他那个姓!”
  彭长宜知道苏凡说的是真的,但是他不能在下属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倾向,装作很轻松地说道:“这个,你要多理解他,他跟我不一样,他开门必须是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天天都是这些,而且最近创建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跟他要钱的,天天堵在他的屁股后面转,他能不烦吗,能没有牢骚吗?”
  苏凡委屈地说:“他再烦,该我们的钱也得给我们呀?我都应了下面的村子了,补助他们一点,这下好了,钱没要到,还挨了一顿训。”
  彭长宜知道,北河村目前有十个村子有创建任务,他们乡地处偏远地带,村集体经济几乎是零,完全凭借村干部们的聪明才智和市里的帮建工作队,四处化缘,白手起家,难度的确有,但这项工作老百姓欢迎,老百姓参与的热情非常高,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哪项农村工作像这项工作这样得到老百姓的普遍欢迎和认可,从某种程度上说,这项工作,是在老百姓的热情推动下进行的。
  彭长宜说:“发扬你们的聪明才智,想办法筹措资金,为了老百姓,你就是拿着碗去化缘也不寒碜。”
  苏凡说:“这个道理我倒是明白,化缘的事也不是没干过,再说,我这脸也没什么好寒碜的,那么**委书记乡镇长都在化缘,我们乡就有一个中直单位的培训基地,人家已经支持过十万块钱了,再去就有点那个了。”
  彭长宜说:“现在哪个村的资金缺口大?”
  苏凡说:“说实在的,还是牛关屯,他们比任何一个村子都困难,我这笔钱要回去,就是准备拿出一部分单贴给他们,就这样,他们资金的缺口还是很大的。”
  “为什么单贴给牛关屯?”彭长宜问道。

  苏凡说:“牛关屯是您包的村子,我怎么也不能让他们落后于人啊?”
  彭长宜想了想说:“牛关屯都是那几个单位帮建的?”
  “农工委,科委,带队的是舒书记。”
  彭长宜想了想,这些帮建单位都是清水衙门,就说:“牛关屯你不用管了,改天我跟舒书记商量一下。”
  苏凡一听,脸上的愁容立刻没了,他咧着嘴,笑着说道:“太好了,您真是太心疼我了,不瞒您说,我最发愁的就是牛关屯。”
  彭长宜说:“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资金的事我可以帮忙想办法,但你得出头。最近胃好点了吗?”
  苏凡一听,知道书记这样问是有目的的,就说:“好多了,喝酒没问题,不过我跟别人还是说胃没好,戒酒好长时间了,上次朱市长来我们乡,我都没陪他喝酒。”
  彭长宜故意说:“好啊,市长下乡,你居然不陪他喝酒,难怪你这钱要不出来,搁着我也不会痛快给你,活该!”
  苏凡一听,急忙辩解道:“不是我不喝,是他规定谁都不许喝,我倒是想陪,人家也不让我陪呀?”
  彭长宜嘴角流露出一丝看不起他的笑意,在心里说道:哼,假精神!他看着苏凡,有些不耐烦地说:“好了,这事就这样。”
  苏凡知道市委书记下了逐客令了,他刚要起身,兜里的电话就响了,看了一眼,小声说道:“朱市长。”
  彭长宜没说话,低头继续看文件。
  苏凡接通了电话,刚“喂”了一声,朱国庆就低声说道:“你在哪儿?”
  苏凡赶紧说道:“我现在正往农工部走呢。”

  朱国庆说:“好,我说话你只管听,刚才我情绪不好,说了过头话,你不要介意。”
  苏凡赶紧说道:“看您说的,哪能呢?再说您还不是为了工作,为了百姓吗?我完全能理解……”
  朱国庆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跟你说这话的目的就是希望您讲党性,讲原则,不要将我刚才一时冲动跟你说的那些话传出去,这样不利于团结。”
  苏凡赶忙说道:“不会不会,我传那干嘛?跟别人说别人也解决不了我的实际问题。这一点请您放心。”
  朱国庆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苏凡合上电话说道:“心虚了。”
  彭长宜看着他,表情严肃地说道:“朱市长说得的,这些话不要往外传,跟任何人都不要讲,这既是原则问题,也是纪律问题。”
  苏凡非常明白两位主官不让他外传的用意,那就是尽管他们在暗地里顶牛,谁都不服气谁,但表面上他们谁都不想跟对方撕破脸皮,还要保持“哥俩好”的团结局面。
  他很无辜地说道:“您放心,我可以不对任何人说,但是我不能不对您说,想当年我能官复原职,很大程度上还是您帮助我的,我做不了多大有出息的事,但给您传递个消息还是没问题的。”
  彭长宜懒得看他,说道:“以后说话注意,当年的事不要提了,你如果感谢,就感谢江市长,是他帮了你。”

  苏凡拍着胸脯说道:“我心里有数,如果没有您,他也想不起来帮我的,这个,我可以不说,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彭长宜低下头,说道:“你走吧,最好现在去农工部转一圈。”
  苏凡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说道:“好的,我马上就去。”
  彭长宜直到苏凡走出去,关上门之后才抬起头来。
  作为班长,他是不能在下属面前表露出半点不团结的迹象,那样下属就又可能把矛盾放大,引起连锁反应。即便是现在春风得意的朱国庆不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给苏凡追打了这个电话,特别嘱咐他不要外传,外传,说白了,就是指传给彭长宜。
  彭长宜站了起来,在屋子里继续踱着脚步。他忽然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仔细想想,有一个人没来,这个人就是市委秘书长吕华。
  吕华昨天跟他请假了,他侄女出嫁,按老家的习惯,他这个当叔叔的要送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