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这个办公室改成会议室后,没有做大的改观,彭长宜重新使用这个办公室,只是重新粉刷了一遍,原来的墙围也还是原来的墙围,原来的书柜一直放在那里没动,原来的办公桌不知去了哪里,他只是新买了账办公桌,不大,放在这间屋子里很协调。
  彭长宜搬到这个办公室后,感觉心情的确不一样,尽管不是纯阳面,但却比阳面的办公室有一种更加内敛、深沉的气韵,他在这里办公感觉很踏实,无论外面多么浮躁,走进这个办公室后,他立刻就能平复情绪,从而使自己迅速冷静下来,这是他来这办公之前没有想到的。
  他不知道当年樊文良和王家栋在这间办公室都谋划了什么,但是他在这里,的的确确感到了他们当年的气韵,这种气韵无处不在,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可今天,在这间屋子里,彭长宜不再那么气定神闲了,他无心伏案工作,异常的冷清迫使他站起来,来到窗前,眺望着大院。
  大院里,依然那么井然有序,来往车辆和办事人员在进进出出着,没有任何的异样。但他的内心就是有种不踏实的感觉,似乎心总是被什么东西吊着,上下够不着。
  朱国庆参与建设局人事问题落空后,没再干预过任何有关的人事问题,但这并不能让彭长宜心安,他知道,自己必须更加小心谨慎行事,不给对手可乘之机。
  他转身离开窗户,在屋子踱着脚步。
  当年樊文良也经常这样踱步,他见过就不止一次,他不知樊文良在这间屋子里思考处理了多少危难之事,但樊文良踱步,肯定有与他此时心境一样的时候,那就是他们都在内心琢磨跟政府一把手合作的事。当年,樊文良就通过王家栋成功干掉了代市长周林,尽管使用的手段也是非常的,甚至有些见不得阳光,但政治就是这样,只要结果,不究过程。很可能你在纠结过程是否合理合法的时候,最佳战机就过去了。

  他似乎体会到了樊文良当时的心境,但有所不同的是,樊文良从不担心政局不稳,因为他知道,有王家栋一个人就足够了,他赋予了王家栋很大的权力,王家栋的权力大到足够保持亢州政局的稳定,从而他不担心自己被架空。
  而眼下的彭长宜却不一样,他此时的踱步,是一种排解内心不自信的的表现,是一种没底气的表现。
  他的这种没底、不自信是近来才有的。樊文良有王家栋,彭长宜有姚斌。但最近,随着姚斌亲朱远彭,政府这一块的许多工作彭长宜知道的比以前明显少了。他有意想让曹南、吕华、寇京海都前进一步。让曹南接姚斌的班,寇京海接曹南的班,吕华进政府任副市长。
  曹南,是江帆的班底,彭长宜跟江帆的关系,注定要对江帆留下的人厚爱一层,更何况曹南无论是党性原则还是个人的能力,都能胜任这个角色。

  吕华也是樊文良的班底,按说跟朱国庆是一条线上的人,但他的为人明显跟朱国庆有差别,这种差别表现在各个层面上,最明显的就是从来都没有见他们有过什么交集,即便那个时候吕华在南城、朱国庆在北城,都不见他们的交情过密,直到现在。
  寇京海就没得说了,这么多年一直跟彭长宜无二心,在姚斌的问题上,寇京海是心向长宜的。
  当然,这只是他在内心里的打算,目前上级市委还没有和他谈姚斌的问题,他也不好贸然提出自己的打算,所以心就跟等着上级市委扔另外一只靴子那样提着。
  其实对于姚斌和朱国庆目前的关系,彭长宜应该早就想到,他们俩人曾经在开发区一起搭过班子的,毕竟那个时期,他们没有明显的矛盾,而且朱国庆当初就是副市长兼着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两年后才脱节,过渡给了姚斌,他们目前亲近的关系,细想也无可厚非。
  彭长宜有时也很纳闷吕华和朱国庆的关系,从始至终没有见他们有过更深的交往,就是场面上也很少见他们坐在一起的时候,他实在想不明白,樊文良是否注意到了这种现象,还是这种现象是樊文良希望的那样。
  王家栋在亢州尽管经营了多年,几乎下面乡镇和市直单位的一把手,大都是经过他的手提拔起来的,尽管经历了钟鸣义和韩冰两任市委书记的消化,但那时提拔起来的那批人,大多属于正当年,即便不在原单位任职,也只是挪了个地方而已,这批人目前仍是亢州的中坚力量,不经过四五任的消化,是消失不了的。不过这些人都是在各个乡镇和市直单位,在常委内部,王家栋的印记不明显,这就是权力层面和局限的结果。

  无论是江帆的班底还是樊文良的班底,乃至基层王家栋的班底,都是彭长宜的“近亲”,彭长宜对这支队伍是没有什么偏见的,尤其是基层工作,只要是彭长宜布置的,进展都很顺利,这里不排除他是市委书记的因素,但只有彭长宜自己能感觉出不一样的地方。这也是各级官员在选拔任用干部时,着力提拔那些自己使着顺手、顺心的人的缘故。
  当然,环境在变,人也在变。朱国庆当初不也是极力远江亲韩吗,姚斌跟他搭了几年的班子,能不受其影响?再说了,谁能抵住升迁的诱惑?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彭长宜怔了一下,赶紧做出要倒水的动作,一边走回桌边拿起水杯,一边冲门口喊道:“进来。”
  进来的北河乡丨党丨委书记苏凡。
  苏凡是原政府办公室主任苏乾的弟弟,因为当年吃了哥哥的瓜落儿,在江帆转正问题上,受到张怀的唆使,被樊文良压制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来钟鸣义来亢州,在下乡检查机关干部纪律过程中,他在上班时间喝酒不在岗,而被钟鸣义降职使用,还是江帆不计前嫌,主动帮助苏凡,让他积极表现,才有了苏凡的官复原职。
  尽管这个人没有什么头脑,让他当丨党丨委书记有点拔苗助长,但这个人头脑简单,听话,在处理牛关屯事件的非常时刻,市里部署的工作,都需要乡里无条件的服从和配合,所以在考虑北河乡丨党丨委书记的人选时,彭长宜就想到了苏凡。
  苏凡当然受宠若惊,对彭长宜的话言听计从。各项工作都极力配合,本来彭长宜还想事件平息后,将苏凡调到一个小局工作,因为他的能力当乡丨党丨委书记的确有点力不从心,就因为他的顺从,所以彭长宜才暂时没有动他。
  彭长宜拿着杯子,正要接水,苏凡一见,赶紧将手里的材料夹在腋下,一步向前,接过彭长宜的水杯,说道:“这事哪能让领导亲自干呀?”
  彭长宜松了手,说道:“什么话?我不亲自干,要谁来干?”
  苏凡嬉皮笑脸地说道:“当然是我们这种无用之人干了,您的时间宝贵,安心研究工作就行了,这等小事交给我。”
  彭长宜说:“我是想交给你,一年你能给我倒几回水?我总不能等你来了再喝水吧?”
  “哈哈,您真幽默,跟您呆着这心里都是痛快的。”

  彭长宜喝了一口水,问道:“你跟谁呆着不痛快?”
  “唉,刚才,被朱市长训了,训得我有点委屈,才来跟您诉诉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