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脸色十分严肃,他低着头,转动着手里的笔,不说话。他在等待着别人表态。
  朱国庆显然比大家更吃惊,他的脸阴沉的可怕,考虑了半天才说:“彭书记,我建议建设局局长人选问题,今天先不要讨论了。如果张强这个情况属实的话,我就撤回我的提议,建设局局长另议他人。”

  彭长宜没有立刻表态,他慢慢抬起头,沉重地说道:“如果这个事件属实,建设局班子要重新考虑,而不单单是一个局长的问题了。由于事发突然,关于建设局领导班子的人事问题,今天就议到这里,暂不做任何决定,我提议,如果各位常务没有外出任务的话,我们明天上午继续召开常委会,尽快把建设局班子定下来。”
  于是,在第二天的常委会上,彭长宜考虑到朱国庆的因素,他没有提出自己对建设局局长的具体人选,而是事先跟卢辉达成一致意见,由卢辉建议,东城区委书记调建设局任局长,这个提议在会上一致通过,由于是平调,组织部不需要再次考察,所以,这名新局长当天由卢辉代表市委谈话后,周一即刻上任。
  彭长宜之所以没有自己提出建设局局长的具体人选,完全是为了照顾朱国庆的面子,这一点,尽管朱国庆能感觉得到,但彭长宜清楚,他不会领这个情,因为朱国庆不傻,对于建设局这样的大局来说,彭长宜是不会放弃正当的人事控制权的。
  尽管彭长宜成功取得这一役的胜利,又一次击败了对手,但他的心里并不轻松,毕竟,他利用了张强自身的毛病,并且使用了非常手段,不得不说,他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他就这个问题正面跟朱国庆进行交锋,势必会公开他们俩的矛盾不说,也容易给班子成员造成不稳定、不团结印象,所以,他在这件事上用了非常之举。
  他不知道以后在他的从政路上,还会要多少次使用这种非常手段?
  还有一件事,也是最让彭长宜不顺心,那就是姚斌这件事,姚斌,是他心底一个说不上来的痛。
  自从锦安市委组织部的考察组走后,姚斌最近似乎跟朱国庆走得更近了,许多事都是他跟朱国庆碰头后就实施。尽管有些事姚斌这样做属于正当的、职权范畴之内的,但姚斌不再跟彭长宜汇报,或者说是磨叨,彭长宜的确感觉心里不平衡。这样的事情很多,这让彭长宜有一种被架空的感觉。
  最近他听说了一件事,更加剧了这种不平衡的心理。那就是亢州一中建教学楼的事,朱国庆财政一支笔,他在没有请示常委会的前提下,直接给一中划拨了八百万元。按说,这些都是政府工作,也是朱国庆份内的事,但微妙就微妙在,最起码他应该跟市委打个招呼,党政一把手合作愉快的首要前提就是互相尊重。后来,在彭长宜主持召开的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上,彭长宜首先在会上做了自我批评,总结了自己工作上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他很委婉地询问了这八百万元的事,朱国庆说,这是经过政府常务工作会议上做出的决定。言外之意,就是政府一把手有权行使自己的权力。

  在接下来的常委会上,市委就出台了包括党政一把手领导班子在内的职责范围,明确规定,政府动用资金,超过一定额度必须报经常委会批准,再次明确了市委“统揽全局”的地位。
  丨党丨委和政府似乎对立了起来。
  彭长宜这么做有他的道理,他在会上就明确表示,要严肃权力的范畴,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个调子,基本就给朱国庆他们前一段工作下了评语。
  历来都是丨党丨委划圈,政府办事,尽管彭长宜有被孤立和架空的趋势,但如果市委书记要是出招,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一定杀伤力的,这就是政府一把手在某种情况下很难架空市委一把手的原因所在,但市委一把手要想架空政府一把手,就相对容易些,前提是常务副市长必须跟书记一个心才行。这也是朱国庆拉拢姚斌的关键所在。
  其实,如果上级市委书记支持彭长宜的话,彭长宜就不会处于劣势,但恰恰是,上级市委书记也遇到一个强势的明星市长,加上邵书记年龄到限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理因素,致使市委的许多工作难免就有些唯唯诺诺并受到制约。
  这些事情很微妙,尽管在党政一把手合作中,各有各的分工,各有各的定位,但丨党丨委始终处于统领地位,这个地位从来就没有动摇过。

  不动摇,不等于不能动摇。
  星期一,是一周的初始一天,也是最忙的一天,各种的会议,各种的汇报,各种的工作。
  一般情况下,亢州市委的常委会大多是在每周五下午头下班开,回顾通报一周以来布置的各项工作进展和完成情况,研究、布置下一周的具体工作。这个布置大多在周一安排布置。
  所以这一天,不但是机关最忙的一天,也就基层单位最忙的一天。
  以往,彭长宜这一天也是最忙的。
  各种会议的讲话,听取各种汇报,有的还要单独协调座谈。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似乎他不那么忙了,来跟他诉苦抱屈的人也明显少了。尤其是今天,出奇地清静。
  大凡领导干部不怕忙,就怕不忙,突然不忙了,他的心里就会发慌,就会没底,这一点,睿智的彭长宜也不例外。
  此时,他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门外也很清静,走廊里没有任何的声音。
  当初他回亢州的时候,是在前任市委书记韩冰的办公室办公,这个办公室也是钟鸣义用过的办公室。钟鸣义来亢州后,第一个举措是不用樊文良的办公室,他一天都没有在那里办公,他嫌弃那个办公室不朝阳,太隐秘,二是那个办公室面积小,所以他就将向阳的这三间会议室改成了办公室,原来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就成了接待室。
  韩冰来了后,没有在办公室上用心思,除去将前任的办公室简单粉刷后,他没有做任何的改观,甚至办公用具还都是钟鸣义留下的。
  韩冰调走后,彭长宜继任。由于他是在一种特别危难的时候回到亢州任市委书记的,开始也没在办公室上用心思,等他平稳地处理完牛关屯事件后,他才觉得自己应该回到之前樊文良的办公室办公。
  一直以来,樊文良都是他做官、做人的表率,钟鸣义排斥樊文良,是因为特定的历史原因;彭长宜敬重樊文良,是因为他的领导才干和领导才略。在那间办公室里办公,他会感到亲切和自然,另外,彭长宜是个重感情的人,也是个极易怀旧的人,尽管樊文良和老部长都不在这个机关了,但是想起他们的当年,他的心里会有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述的情感。另外,樊文良给他写过两幅书法,他觉得,没有比在樊文良用过的办公室挂上樊文良的书法作品更合适的地方了。再有,在他的心里,还隐隐地有那么一点点的宿命论,樊文良一步步升迁,最后官至高位,他也希望在樊文良用过的办公室里,自己能运筹帷幄,施展才干,在仕途的道路上越走越稳,越走越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