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天,翁宁才说:“我早就听说过他俩似乎关系不一般,还以为是谣传呢,没想到是真的!”
  杜涛看着翁宁,一低头,吐出嘴里的鸡肉,掏出了电话,说道:“我告诉贺鹏飞,这个傻小子一直对人家不死心,这下该让他明白明白了,原来人家早就傍上了市长。”
  翁宁说:“是的,他们和岳素芬,都在亢州工作过,兴许,那个时候就傍上了。”
  杜涛拨通了远在美国的贺鹏飞的电话,信号飞扬了一会,贺鹏飞才接了电话。

  杜涛说:“我说你怎么不用英语说?”
  贺鹏飞笑了,说道:“我一看都是怪号,就知道是国内的电话,国内能在这个时候给我打越洋电话的恐怕也只有你杜涛杜公子了。”
  “为什么?”杜涛问道。
  “秘密,无可奉告,找我有事吗,没事就挂了吧,我正忙呢。”
  “有事,有事,我说,此时,我正在肯德基陪老婆吃宵夜,你猜我在肯德基看见谁了?”
  贺鹏飞说:“我的少爷,我今天上午特别忙,哪有功夫跟你猜谜,你给我发邮件聊吧……”
  “好好好,我告诉你,我看见你的那个心中偶像,刚和一个人牵着手走出去了。”
  杜涛说完,不见贺鹏飞出声,他以为贺鹏飞挂了电话,看了看手机屏幕,显示的还在通话中,就又说道:“你还在吗?”
  “是的。”贺鹏飞声音明显低沉了不少,他极力保持自己的平静。

  “我说,你怎么不问问她跟谁?”
  贺鹏飞没有说话。
  杜涛和贺鹏飞是两个完全不同性格的人,他知道贺鹏飞是个内向性格,不大喜欢表达自己的情感,就不再跟他绕弯子了,直接说道:“她跟江市长、江帆在一起,刚吃完肯德基就走了。两人拉着手,很亲热的样子,看起来关系不一般,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个,就是希望你尽早死心,早点翻过她这一页。”
  贺鹏飞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这个消息对我来说不是新闻了,况且我早就死心了,还有事吗,没事挂了。”
  他说完,不等杜涛回话,就挂了电话。
  一边的翁宁听得清清楚楚,说道:“他说他早就知道,也许是丁一跟他说过。”
  杜涛说:“知道个屁,我还不了解他,知道还放不下人家,有病。”杜涛说着,就将手机扔在桌上,继续啃他吃剩下的鸡腿。
  翁宁说:“别说,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还真不大相信之前的传闻,你说她是那么一个不多言不多语的人,怎么巴结上了领导?”

  杜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翁宁自问自答地说道:“也难怪,当初,她报名参加主持人大赛的时候,我自己感觉我拿冠军是十拿九稳、板上钉钉的事,更何况是你们家赞助的,再怎么样,也轮不上她一个基层电视台上来的人,但冠军就是让她拿了去,谁知道她的背后站着一个林稚君,林稚君的背后又是一帮拍马屁的市领导、台领导们,为这事,我一直耿耿于怀。真是人不可貌相,背景深厚啊。”
  杜涛没有理她,而是又拿起一个汉堡。
  翁宁看着他,说道:“你晚上怎么比我这没吃饭的吃的还多?”
  杜涛说:“晚上殷书记来了,陪他喝了几杯酒,中途我就撤了,爸一个人陪他。”

  翁宁说:“我就纳闷,他成了咱家的常客了,不是吃就是喝,走时还得拿着,没见他给咱们办什么事?”
  杜涛瞪了她一眼,看了一下四周。
  翁宁不甘心,又说道:“我说的本来就是,连个主持人冠军都没有让我当上。”
  杜涛知道为这事翁宁心里一直不快,就说道:“这些个当官的,如果你用到他们的时候再去磕头就晚了,生意上的事你不懂。”
  “你懂?你要是真懂,老爷子也不这么累了,在这一点你要向贺鹏飞学习,你看他,还是高干子弟呢,但人家就是自己闯出去的……”

  杜涛听她这么说,就赌气将没吃完的汉堡放下,说道:“我说,你有完没完,吃个饭不是说这个就是羡慕这个,要吃就快吃,不吃就走,烦不烦?”
  翁宁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会跟我凶,怎么老爷子骂你一声不吭?”
  杜涛有点恼怒地说:“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他对骂?”
  翁宁也感觉自己这话有毛病,就噗哧一声笑了。她吃了一口,眼睛就看了一眼刚才江帆他们出去的那个小偏门,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再说江帆拉着丁一出去后,直接拉开车门,等丁一坐好后,他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丁一看他神秘的样子,说道:“干嘛呀,这么神秘……”
  江帆伸手捂住了她的嘴,说道:“本来,我想在一个浪漫的时间里做这事,但是你刚才的那话激动了我,我等不到那个浪漫的时刻了,现在,我就做。”
  他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首饰盒,双手举到她的面前,说道:“亲爱的,请你嫁给我吧,再不嫁,老夫我就老了。”
  “哈哈。”丁一笑了,说道:“你这是向我求婚吗?”
  “当然。这个婚戒,我是下午见你父亲回来的时候买的,由于仓促,可能不太合你心意,但却代表了我的心,来,打开,看看。”
  丁一看着他,说道:“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你没准备什么?是没有准备好嫁给我吗?”
  “呵呵,那倒不是,是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个程序。”
  江帆笑了,说道:“我刚才说了,本来我是想找一个浪漫的时间,完成这个仪式,可是你刚才在里面说的那句话,触动了我,我感觉眼下就是最好的时候。本来我们应该在里面当下完成这个仪式,只是我这么老了,还当众搞这一套,会被里面的年轻人笑话的,所以才把你拉回车里来。打开,看看。”
  丁一看着这个小盒子,好半天没有启开。
  江帆说:“要不要开开顶灯?”
  丁一摇摇头,两根手指轻轻打开了小盒子,里面一枚心形钻戒闪着幽幽的光芒。她轻轻地晃动了一下,那颗“心”中位置上的首钻,立刻变幻出夜晚的光亮。

  “喜欢吗?”江帆问道。
  丁一点点头,说道:“喜欢。”
  江帆把她揽到近前,低头吻住了她……
  春天的夜晚,和煦而温馨,江帆经过漫长的长跑,在肯德基快餐店的停车场的车里,完成了自己的求婚仪式。
  吻毕,江帆看着丁一,说道:“我这个求婚仪式可以写进吉尼斯纪录了。”
  黑夜里,丁一借助霓虹灯的光亮,看着他眼里闪烁的光亮,说道:“为什么?”
  江帆笑了,说道:“傻瓜,这可能是世上唯一一个在车里进行的求婚仪式,是不是很简单,很独特?”

  丁一看着他高兴的样子,笑了,说道:“可惜,车里的空间实在太小了,小得连一个人单腿下跪的空间都没有……”
  她的话没说完,整个人就落在了江帆的怀里,随后,嘴就被他堵上了……
  彭长宜自打过了年这一大段时间可以说有着诸多的不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