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有点无所事事,中午也没有时间休息,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多快七点了,江帆还没回来,她拿起电话,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正在这时,电话响了。
  “我说,你们什么时候驾到,我都净水泼街泼了好几次了。”
  是哥哥陆原。
  丁一听哥哥这样说,就笑着说道:“哥,江帆还在开会,还没有下班。”

  “哦,是那样啊,那不急,我们等会。”
  丁一来到阳台前,太阳已经失去了白天的耀眼光芒,慢慢滑向了西天边,看来,今天会有红云出现。
  她有些痴迷地望着西天边的太阳,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妈妈,今天,有人要登门求婚了,您的女儿该出嫁了,不知您对他是否满意?
  正在这时,门从背后开了,江帆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他看见了阳台上的她,就是一怔,说道:“你在干嘛?”
  丁一看了他一眼后,头慢慢地转向夕阳,说道:“我在跟妈妈说话,告诉她,今晚,会有一个男人来家里求婚……”
  江帆听了,就走到她面前,伸出双臂从后面抱住了她,说道:“她老人家说什么?”

  丁一说道:“她还没来得及表态,你就进来了。”
  江帆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放心,她会满意我的。”
  丁一抬头看着他,慢慢转过身,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深情地说道:“是的,我相信你。”
  她说完,就踮起脚尖,吻了江帆一下。

  江帆紧紧地抱住她,就要低头吻她。
  丁一捂住了他的嘴,说道:“好了,咱们抓紧时间吧,他们等急了。”
  听丁一这样说,江帆便松开了她,打开了屋里的大灯,说道:“怎么没把酒拿出来?”
  丁一说:“有两三种酒,我不知道你拿哪种?”
  江帆笑了,说道:“茅台呗,第一次登门,必须拿好酒。”
  丁一说:“为什么第一次必须拿好酒?”
  江帆边往书房走边说:“当然了,等把他家姑娘骗到手,就是不拿酒上门也没事了,兴许你爸爸有好酒还得给我喝呢?”
  丁一笑了,说道:“今天不许让他喝酒,他两次犯病了,大夫说必须戒酒。。”
  “放心,我不让他喝,但是他要自己想喝,我就没有办法了。”

  丁一说:“他看见你高兴,肯定要喝的。你也不许多喝。”
  江帆说着话,就从里面拿出两瓶茅台,说道:“他中午见我,的确高兴,目光里,没有了敌意,而且我也不那么憷他了,所以我现在也很高兴,不过你放心,我不可能会喝多的,第一次在老丈人家吃饭,怎么也要矜持一些才是,不能给他造成酒鬼的印象。”
  丁一笑了,将两条烟放在两瓶酒的上面,拎起提兜就往出走。
  江帆说道:“等等。”
  丁一不解地回过头,就见江帆又张开了双臂,她笑笑,低头去换鞋,说道:“快走吧,咱们还要去商场呢?”
  她这样一说,提醒了江帆,江帆立刻换上鞋就出来了。
  他们把车直接停在商场前面,一起下了车。
  丁一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墨镜呢,戴上。”

  江帆说:“你看见谁这么晚逛商场还戴墨镜的?”
  丁一小声说:“别人不戴可以,你必须戴。”
  江帆说:“不戴。”
  丁一说:“最好还是戴上,万一你被人认出来,遭到围攻和访问,我们就来不及了。”
  听丁一这样说,江帆就回车里拿了墨镜戴上。他说:“晚上逛商场戴墨镜,你是不是唯恐别人注意不到我?”
  丁一看了看,的确有些怪异,就说道:“好了,随你便吧,不戴也行。”

  江帆说:“其实,最该戴的是你,而不是我,这个城市应该每个人都认识你,但不是每个人都认识我。”
  丁一看着他笑了,从包里拿出一副眼镜,戴上了。
  江帆看着她,说道:“你近视了吗?”
  丁一说:“我没有近视,这个是变色镜。”
  说完,就走在头前,进了商场。
  江帆紧随她身后进去了,到了里面后,就摘下了墨镜,且不说是否怪异,而是戴着墨镜,根本看不清。
  他们登上商场一侧的电动扶梯,直接奔向了三楼一个国内知名品牌的羊毛衫专卖柜台。
  丁一觉得好奇,这是她第一次跟江帆公开出来,而且还是在这么热闹的商场,从对面电动扶梯的不锈钢护板反射过来的影像看,后面的江帆很是怡然自得的样子。
  由于她是站在江帆前面的一层阶梯上,丁一只要稍稍往后仰下身子,她就能够感觉到江帆这个人,是那么的真实,触感是那么的鲜明,她忽然很享受这种感觉,就有意识地往后仰了仰身子,没想到后面的江帆伸出手,护住了他。
  丁一有些激动,索性摘下了自己的变色镜,甩了一下头发,回头冲她笑了一下。

  江帆也冲她笑了一下,说道:“看脚底下。”
  丁一回过头,电梯已经到头了。他们径直走到这个品牌的展柜前,转了一圈后,停留在一件红色的假两件的羊毛衫前,伸手摸了一下衣服的柔软度,又将自己的连贴在衣服上,轻轻挨了一下。
  丁一点点头,掏出挂牌看了一眼,下意识地咧了一下嘴,又悄悄地将吊牌塞进衣服里面。
  江帆说:“如果满意的话咱们就要这件。”

  丁一说:“衣服不错。”
  江帆说:“不错就要下,给乔姨买,必须买好的。”
  丁一看着她,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说道:“你说的对,那我们就要这件了。”
  丁一说着,就叫过服务员,报出了乔姨穿的尺寸。服务员就到后面找号去了。
  江帆左右看了看,近处没有人,就凑到丁一的耳边说道:“这个颜色红得很正,很亮丽,你也来一件?”
  丁一说:“年纪大的人穿着显年轻,我要是穿上就显老了,你真以为我是老年人了?”
  “哈哈。”江帆朗声大笑。
  这时服务员拿过一件衣服,放到丁一面前,丁一打开包装后,展开,看了看,说道:“包上吧,开票。”
  另一个服务员过来叠衣服,那个服务员就去开票,叠衣服的服务员看着丁一说:“我看着您怎么这么面熟?”
  丁一冲她笑了一下,说道:“是吗?”
  那个人说道:“你很像电视台的女主播丁一?”
  丁一看了江帆一眼,微笑着说:“是吗?别人也这么说过,说我们俩很像。”
  江帆在旁边听着,只是微笑不说话。这时,服务员非常娴熟地开好了购物小票,递给江帆。江帆拿过小票就去交费去了。

  交完费后,两人走出商场。此时,这个城市,早已是华灯初放。
  江帆开着车,走到半路上说:“我看你以后可是要戴个大墨镜了,一眼就被别人认出来了。”
  丁一笑了,说道:“我是地方小台主持人,被别人认出来也无所谓,你就不一样了,如果正好商场有个拆迁户认出你,堵在你跟前,跟你咨询有关拆除违章建筑的问题,你说你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