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9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利科尔起初以为是南区的友舰发生了误击,立即发信号要求对方关掉探照灯并停止射击,并升起军旗表明自己的身份。此举换来的是日军更加猛烈的炮火。利科尔这才恍然大悟,对面打炮的竟然是日本人。上校立即下令还击,但舰上的水上飞机中弹起火,日军游哉游哉地关闭探照灯,向黑夜中的着火处开炮并发射鱼雷。1时55分,“鸟海”号发射的两条鱼雷击中了“文森斯”号,剧烈的爆炸撕裂了舰体,大量海水汹涌而入,战舰速度很快降了下来。炮弹一颗接一颗在舰上爆炸,短短几分钟内“文森斯”号中弹70多发。2时03分,“夕风”号发射的一条鱼雷在这艘重伤巡洋舰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剧烈爆炸导致锅炉舱停止运转,失去动力的“文森斯”号只能停在水面上团团打转。2点15分利科尔下令弃舰,“文森斯”号于2时50分沉入大海。

  “阿斯托利亚”号之前曾参加过珊瑚海和中途岛海战,这艘被水兵昵称为“混蛋阿斯蒂”的老舰反应还算迅速。1时52分,该舰的6门主炮已开始还击。警报和炮声将格林曼舰长从梦中惊醒。他急匆匆奔上舰桥,质问哪个家伙乱发警报,为什么没有命令随便打炮?他确信附近的目标都是友舰。“不要鲁莽行动,停止射击!”当发现“文森斯”号周围水柱四起时才觉得大事不妙,“开始射击!管他是不是我们的船,必须先用炮火压制他们!”可惜宝贵的两分钟时间已经失去了。

  “鸟海”号的前4轮齐射均未中的,但第5轮齐射准确命中了“阿斯托利亚”号二号炮塔,炮手在爆炸中全部阵亡。甲板迅速燃起大火,巡洋舰成为暗夜中的活靶子。2时至2时15分之间,“鸟海”、“加古”、“青叶”、“衣笠”号围住美舰一通群殴,一发接一发炮弹落到“阿斯托利亚”号上,上层建筑几乎全毁,但仅剩的一座炮塔发出的炮弹击中了“鸟海”号前炮塔并造成一定损伤。眼见再打下去只能就地死亡,格林曼只好下令向萨沃岛东南方向。中午12时25分,重伤的“阿斯托利亚”号沉入大海。

  傍晚时分,“昆西”号的瞭望哨似乎听到头顶有飞机嗡嗡飞过的声音,立即向值班军官作了汇报。不料领导训斥“这里拿来的日军飞机”,还嘲笑他患上了轻度歇斯底里症,弄得哨兵再也不敢多说话了,尽管后来他再次听到了飞机的声音。暗夜中日舰“青叶”号从后方悄然接近,突然打开探照灯把“昆西”号照得通亮。美国人还未愣过神来,一排炮弹已经凌空落下。该舰刚进行了两轮反击,舰长穆尔上校就以为是误击友舰下令停止射击,从而错过了最佳的反击机会。

  “昆西”号弹射器上的水上飞机率先被击中,油库紧接着中弹起火,熊熊燃烧的“昆西”号陷入“青叶”、“古鹰”和“天龙”号的交叉火力之中。一颗炮弹在舰桥上炸开,无数尸体象洋娃娃一样被抛上空中。舰长穆尔身负重伤倒地。巡洋舰巨大的舰身急剧向左倾斜,舰首也开始徐徐下沉。随后该舰左舷接连被两条鱼雷命中,机舱发起了剧烈爆炸,于2时38分沉没。
  美军唯一有效的一次反击同样来自“昆西”号。它发射的炮弹准确命中了“鸟海”号,海图室内的34人当场被炸死,5米之外的三川、大西及神大佐幸免于难。美国人的运气稍微好一点的话,第八舰队司令部成员就集体去见龙王了。
  盟军中表现最差的当属美军驱逐舰“赫尔姆”号,舰长卡洛尔少校被日军猛烈的炮火吓破了胆,撇下燃烧的伙伴仓皇逃遁。由于日军将主要火力对准了重巡洋舰,个儿小的驱逐舰因此大都得以幸存。
  2时15分,继续向北航行的日军舰队再次遇到了“拉尔夫塔尔博特”号。这艘一直关注西侧的驱逐舰做梦也没想到,背后竟突然出现了日军舰队—让你看门呢,强盗在屋内杀完人冲出来了。“夕风”号的探照灯立即锁定了它,“古鹰”号和“夕张”号立即开火,寡不敌众的美舰迅速中弹起火。情急之下,舰长加纳罕少校下令打开识别灯,用无线电紧急求援。恰在此时暴雨骤起,“拉尔夫塔尔博塔”号大难不死,歪着倾斜20度的舰体于当日下午狼狈逃入图拉吉。

  整个登陆场的美军一片恐慌,特别是浅滩上运输船上的人们。他们呆望着远方海面的火焰,惊恐的目光随着飞行炮弹的轨迹左右移动,“好比在看一场地狱里的网球比赛”,很多人以为这下在劫难逃了。由于盟军南线部队溃不成军,北线部队几乎全军覆灭,位于近海的运输船队就像砧板上的肥肉那样静候敌军宰割了。
  此时日军如果乘胜出击,全歼至少重创盟军运输船队如探囊取物。就在千载难逢的关键时刻,令人瞠目结舌、困惑不解的事情发生了。2时20分,三川从“鸟海”号上发出号令:“全军撤离!”随后“鸟海”号迅速加速至30节,率领舰队取西北方向扬长而去。
  撤退之前,旗舰指挥室里爆发了一场激烈争论。“鸟海”号舰长早川干夫大佐对三川的撤退命令大为不满。早川提出,虽然盟军护航舰队已溃不成军,但歼灭运输船队的首要任务尚未完成。如果此时强行突入,只需一个小时,就可以将盟军的运输船队消灭得干干净净。早川的建议被三川拒绝,参谋长大西少将也站在了三川一边。首席参谋神大佐起初是支持早川的,但最后也没有坚持。后来在山本批评第八舰队未能一鼓作气全歼美军登陆船队时,神大佐还站出来积极为三川辩护。

  三川选择断然撤退当然有自己的理由。此时已近凌晨3时,日军各舰极为分散,重新组织战斗队型至少需要一个小时,鱼雷装填同样需要一定时间。像“天龙”号那样的破船之前战斗中已多次出现故障,每发一次炮弹就断电一次。日军对图拉吉和瓜岛海域的礁石分布并不熟悉,“昆西”号那发炮弹恰好毁掉了所有海图,导致随后的航行更加困难。最重要的一点是,即使整队之后以最快速度击毁美军运输船队,返航时肯定天已大亮,必将遭到美军航母舰载机毫无阻碍的疯狂进攻—弗莱彻当然不会把撤走航母的电报同时抄送给三川。

  事实上三川绝非胆小之辈。珍珠港作战时,他曾和山口多闻一道力劝南云发起第三波攻击。当时谨慎的南云拒绝了,现在三川处在了当时南云的位置上。三川后来阐明了撤军的理由:“如果我们在天亮时仍未及时离开,必将重蹈中途岛的覆辙。”两个月前“三隈”号战沉的悲惨场景犹在眼前。同时三川也想起在拉包尔会商时,第十七军的陆军代表提起美军时的轻蔑态度,认为在未来战斗中击败美国人易如反掌。既然如此,何必为那些运输船拿宝贵的战舰去冒险呢?

  三川撤军还有一个不能言明的理由。半个月前当他离开东京赴任第八舰队司令官时,永野总长曾对他进行谆谆教诲:“(对你们来说)可能是无理的要求。日本海军与美国不同,如果损失一艘军舰,需要许多年才能补上,希望尽量不要搞坏军舰。”
  就这样,半途而废逐渐成为日本海军长期遗传的一种痼疾。1984年大东沟海战是伊东祐亨,1904年黄海海战是东乡平八郎,1941年珍珠港是南云忠一,三个月前珊瑚海是井上成美,现在萨沃岛变成了三川军一。三川不应为此感到羞愧或遗憾,你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两年后在莱特湾,栗田健男将把这种“光荣传统”发挥到极致。
  三川认为,快速撤退可以将追击的美军航母引入拉包尔陆基战机的攻击范围。如果舰队到达战场西北390公里外的维拉拉维拉岛,就基本可以高枕无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