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2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福和阿寿忙迎出去几步,关切的询问他一切状况。王灿略作陈述之后,走到我身旁,朝我一笑,开口道,“周兄。这血门之内果然有福缘在,我先一步成了天师,接下来就看你了。”
  我无法进阶天师的根源在身上的麒麟蛊,不在什么福缘,我摇头苦笑道。“王兄的福缘却不一定是我的福缘,能不能成天师,我可没有半点把握。”
  “哈哈……”王灿爽朗一笑,也摇头道,“那可不一定。”
  他不明白我的情况,我也没有多解释,转头看了眼高台上剩余的几道血门,就准备上去了。血门尚有四座,其内有什么,谁也说不准,所以我也没必要挑时间,王灿既然提到,那我先去也无妨。
  就在我准备动身之时,站在另一边,一直观察不做声的陆振阳却忽然开口了,他对站在身后的另一名天师道,“你现在上去,进第三门。”
  我刚抬起的脚步顿时放下,陆振阳在这里拥有绝对的力量,与他没什么好争的。早一步晚一步也无甚区别,反正我的目标也不在蚩尤传承上。
  见我止步,王灿倒也没说什么,等陆振阳手下那天师上去高台,走进第三门之后,他才开口对我道,“根据我刚才的体验,这六道血门之内应该都有福缘珍宝存在,而且很有可能不是固定的,而是根据进去之人不同,呈现出不同之物。所以早进晚进实际上没有任何区别。”
  也不知他是宽慰我还是实际情况的确如此,但都无所谓,即便进去之后,里面空无一物,我也不会有太大遗憾,不抱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趁着那个天师入第三洞的时间,我把关于王灿印章内四字含义的推测跟他说了一遍,询问他是否如此,王灿听完点点头,面色略带激动道,“没错,圣灵卫正是圣人守卫!我费尽心思,压制修为,到这蚩尤墓内,借蚩尤一缕神力,凝聚印章,便是为了‘圣灵卫’这三个字!当然,我也没想到,最终结果比我预想还要好,竟得了四字。”
  我还是有些不解。继续问道,“既然九鼎家族本就是圣人守卫,为何需要借蚩尤神力才能凝聚如此印章?”
  王灿摇头道,“九鼎家族是圣人守卫没错,但传承数千年,血统早已杂乱,修行的也非圣人之法,哪里还能寻到圣人气息?而蚩尤神力不同,蚩尤本就是圣人守卫之一,其神力自洪荒之时保存至今。圣人气息半点不曾消退,借其力可激发我等血脉内的远古传承,自可凝聚‘圣灵卫’之印章……周易你也不用担心,蚩尤神力何等庞大,虽说我刚才吸收了一丝。但其他血门内必然还有,你身处识曜圆满境界,本就在凝聚印章之时,进到血门内,极有可能跟我一样,遇到蚩尤远古神力,到时自可凝聚印章!而且‘圣灵卫’之印章,一旦凝聚,至少会有‘圣灵卫’三字,若是你血脉内传承足够。像我一样,凝聚四字也并非不可能。”

  原来他在血门内遇到的是蚩尤神力,而且这“圣灵卫”印章,至少都有三字,简直不可置信。只是我自己知晓。我根本不是九鼎家族之人,体内不可能有远古血脉,即使遇到了蚩尤神力,也不可能凝聚此等印章。
  再者说来,即便我能凝聚。恐怕也只会是“圣灵卫”三字,而不可能是王灿说的四字。“圣灵卫统”这四个字已经说明了,王灿是统御圣灵卫之人,既是统御,自然只会有一人。接下来再有圣灵卫印章凝聚,印章上也只可能有“圣灵卫”三字,不可能再有四字。王灿估计也明白这个道理,先前话语无非是宽慰笼络罢了。毕竟若我真是九鼎家族之人,凝聚出圣灵卫印章之后,便算是他的手下了。

  印章有压制之能,譬如早先赶尸一脉的乔思贵,天师印章乃一“尸”字,宗门之内若有人凝聚出“尸王”印章,便对乔思贵有天然的压制之力,这种压制并非是两字印章对一字印章的压制,而是远远大于这种力量,面对“尸王”印章,乔思贵连一丝反抗之力都不会有。同样的道理,王灿是“圣灵卫统”,其他“圣灵卫”印章,天然便被他统御,这种力量来自于印章,根深蒂固,几乎不容人有半丝反抗。

  所以,若我真是九鼎家族之人,心里恐怕也不会想凝聚圣灵卫印章。当然,这只是我的性格不远屈居人下罢了,王灿此人还是很不错的,胖子父子若是凝聚出圣灵卫印章也不错,起码能有三字。
  就在我琢磨这些问题之时,高台之上血光一闪,方才隐去的第三门忽而再度浮现,陆振阳手下那天师身影逐渐浮现了出来。
  跟先前王灿不同,这人甫一出来,便造成了极大动静,四周狂风突起,饶是我有准天师修为,也被这风吹的遍体生寒,抬眼看过去,更是吃了一惊,这人背上竟是生出了一双翅膀,看不清是生出的肉翅,还是佩戴的法器,但此刻周围狂风,正是他背上巨翅挥动所引发的。
  我转头往山下的巨型蚩尤雕像看了一眼,无论传说中还是山下那副雕像上,蚩尤都是面如牛首、背生双翅的形象。这人进入血门之后,得了一双巨翅,却也算合情合理。从其挥动双翅引发的狂风来看,这双翅膀的威力也是极为恐怖。

  跟早先得了牛角铜冠那个天师一样,虽然从血门内取了造化。但对陆振阳的态度依旧恭谨之极,跳下高台之后,抬脚回到陆振阳身旁,简单说了几句话后,便弓着腰回到陆振阳身后站定。
  自他之后,高台上血门尚余三座,因为方才陆振阳的举动,我也不着急上前,等待着他那边先做决议。
  陆振阳没让我多等,片刻之后。他便抬脚向前,行至高台之上,抬眼盯着血门看了数秒,然后直直走进了第四门内。
  跟之前一样,他进去之后。血门便转瞬消散。
  四周安静异常,所有人都注视在第四血门消散之处,目光一瞬不瞬的紧盯着。
  此时血门尚余其三,陆振阳进的,同样是一阴爻之门,与先前两人一般无二。但自他进去之后不久,便有异象陡生。
  先是四周山体突兀震颤几下,紧接着山脚下那与战神山齐平的蚩尤雕像,忽然抖动起来,上面碎尸扑簌落下,整个雕像慢慢的开始沿着顺时针方向旋转,仿佛脚下踩着一个巨型圆盘一般,从背对山体的方向,旋转到面对山体的方向。
  虽然碎尸纷落,但因为雕像太大,整体却也看不出受损,旋转过来之后,雕像最上方,那巨大头颅上的眼睛,恰好与我们站立的山顶平台齐平。一双石质眼珠,仿佛活过来一般,直直盯着高台上的几处血门。

  这突变的奇景,让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沉,早先三个血门进人之时。可都不曾有如此动静,如今陆振阳才刚进去,连蚩尤雕像都起了这么大的变化……莫非他真寻到了蚩尤传承不成?
  虽然心里有些难以接受,但仔细想来,却也合情合理。陆振阳手里毕竟有蚩尤战斧存在。那战斧是蚩尤征战一生的武器,是他最亲密的战友和伙伴,单凭那战斧,陆振阳得到蚩尤传承的机会就比别人大很多。
  日期:2017-06-24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