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9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曾祖父也是从哪里出来的,到我爷爷的时候才迁到了镇上做生意,我母亲就姓陆,不过,蒋凝香的母亲也是姓陆,她是陆家镇本地人,家里很穷,要不然也不会嫁给蒋半仙这种人
  了……”
  妈的,这么看来,爷爷那个马子应该是蒋凝香的外婆,她替爷爷生下了一个女儿,自然跟爷爷姓陆,然后自己这位姓陆的姨娘嫁给了蒋家坞的将半仙,然后生下了蒋凝香。
  陆鸣闭着眼睛推算了一下辈分,如果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蒋凝香应该跟自己是同辈的表姐妹,而蒋竹君竟然成了自己的表侄女,难怪她不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件事呢,不用说,她对这种尴尬的辈分以及自己跟蒋竹君不伦不类的关系感到羞耻,可生米已经做成熟饭,她也只好保持沉默了,还要爷爷那个马子当年生了一个女儿,要是生个男孩的话,自己岂不是和亲侄女生了一个孩子?即便这种表情严格说起来也没有出五服啊。

  妈的,都是爷爷造的孽啊,这一切就像是老天爷故意惩罚自己这个家族似的,转来转去总是一家人之间纠缠不清的恩恩怨怨。
  真是应了王奎的那句话,陆姓家族简直就是一个猪圈,而蒋氏家族则是这个猪圈里负责繁衍生息的母猪。
  这种家族之中混乱的关系让陆鸣心情纠结,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他似乎明白蒋凝香当初为什么会这么重视自己这个大将军传人的头衔了,看来,她的返祖情绪比自己还要浓厚呢。
  “妈,我听说蒋凝香的母亲也去世的很早,她是跟着奶奶长大的……”陆鸣有点忧伤地说道。
  蒋碧云点点头说道:“蒋凝香的奶奶名声不太好,一辈子没结婚,对女儿也有影响,丈夫死后没多久,她也跟着去世了。
  那时候蒋凝香也就**岁吧,后来就被她奶奶接到了陆家镇相依为命,实际上,蒋凝香对她***感情最深。

  她奶奶因为坐过牢,隔壁邻居也就看不起她,靠捡破烂为生,我爷爷那一辈跟他家就不太来往了。
  她死的时候蒋凝香也只有十六七岁吧,家里已经是穷困潦倒,连丧葬费都是老闷出的,所以,蒋凝香几乎没有怎么上学,很早就在老闷的餐馆打工。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那时候老闷也有陆大将军传人的头衔,所以,蒋凝香凭着她奶奶遗传给她的美貌勾引了老闷,结果生下了蒋竹君……”
  “妈,你这么说也不公平,说不定是我爸先占人家便宜呢,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懂什么?”陆鸣有点打抱不平地说道。

  蒋碧云哼了一声说道:“你懂什么,你以为那时候的女孩跟现在一样?十六七岁的女孩已经很成熟了。
  何况,蒋凝香出生在那样的家庭,从小就会察言观色,精得很……哎,不管怎么说,陆家镇这么多蒋姓人家的子女,最后反倒是她熬出来了,我们家族里面也就算她混得好了……”
  陆鸣笑道:“妈,你就别羡慕她了,蒋凝香虽然现在风光,可谁知道她当年吃了多少苦,你这辈子倒是跟着我爸吃香的喝辣的,还一点都不用操心,说起来还是你的命最好呢……”
  蒋碧云嗔道:“你以为我天生就是个家庭妇女的命吗?告诉你,年轻的时候,我也是个有理想的女人,只是结婚太早了,没有出外面闯闯,否则,也不见得就会比蒋凝香差,起码,我比蒋凝香多读几年书呢。”
  陆鸣笑道:“那当然,比如,你会唱小曲,她就不会……”
  陆鸣还没说完,一只耳朵就被蒋碧云揪住了,晕着脸骂道:“你这兔崽子,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陆鸣没想到蒋碧云也跟蒋凝香一样会揪耳朵,一时就呲牙咧嘴的,嘴里哎呀呀夸张地叫着,说道:“哎呀,妈……轻点……还不是阿媛告诉我的……”
  蒋碧云这才松开了手,恨声道:“这死丫头……看她回来我不撕她的嘴……”
  陆鸣揉了几下自己的耳朵,话题又回到了蒋凝香身上,问道:“妈,那蒋凝香在蒋家坞还有什么近点的亲戚吗?”
  蒋碧云说道:“那我倒是不太清楚……哎呀,你怎么不去问她?缠着我问东问西的,难道你那个电视剧还要拍这些东西?”
  陆鸣笑道:“哎呀,妈,这不是闲着吗?想陪你聊聊天,你又不耐烦了……”

  蒋碧云嗔道:“哼,你还有时间陪我聊天?谁知道你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蒋凝香也是个六亲不认的人,起码是个心肠很硬的女人……
  当年她在外面发了财回陆家镇炫耀过几天,听说当时她在蒋家坞的亲戚都来镇上找她,可她说一个都不认识,连面都不见。
  我后来听老闷说她好像是因为痛恨她的父亲,所以把所有亲戚都恨上了,直到现在,她好像都没有回过蒋家坞吧。
  听老闷说,她反倒是在梅源村买了不少地,我琢磨会不会心里想着那个土匪外公啊,至于其中有什么是是非非,那只有她自己知道……”
  说完,看看表,急忙站起身来说道:“哎呀,怎么说着说着就十二点多了,该吃饭了……奇怪,南星今天怎么也不喊饿了,保姆也该来了吧……”说完走进厨房忙活去了。
  陆鸣点上一支烟靠早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听完蒋碧云这番话之后,不知为什么,心里对刚才跟陆建伟说的那些话有点后悔。
  他相信,凭着蒋凝香一家跟自己爷爷的关系,她也不会背叛自己,虽然她不姓陆,但是那种像是上天特意安排的缘分甚至比血缘关系更牢靠,如果陆建伟知道自己和蒋凝香的这段渊源,恐怕都不敢在自己面前说那种话。
  就在陆鸣和蒋碧云谈论着蒋凝香的家史的时候,远在W市中心一家名叫香茗阁的高档茶楼里的蒋凝香似乎有第六感觉似的。
  不仅两只耳朵**辣的,心里面还阵阵发慌,她还以为是马上要和孙维林见面的缘故,可想想有点好笑,自己这辈子什么人没见识过,怎么会因为一个毛头小子而感到紧张呢。
  最后,他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有点坐立不安,其实还是因为女儿在警校发生的那件不光彩的事情,虽然她最终选择了息事宁人,但孙维林就是罪魁祸首。
  她不明白这个混蛋为什么会厚着脸皮来找自己,难道他以为自己还会像上次那样面对他的敲诈选择妥协?

  蒋凝香把手伸到包里面摸索了一阵,可最终还是没有拿出烟看来点上,最近她偷偷学会了抽烟,只是在没人的时候抽,连陆鸣都不知道。
  看看手表,十几分钟过去了,孙维林还没有来,忍不住一阵恼火,后悔不该来的这么早,甚至后悔不应该答应这次约会。
  昨天在电话里已经听出了陆鸣对自己见孙维林表示的不满,要是让女儿知道自己偷偷跟孙维林私下见面,说不定会打发雷霆呢,但眼下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抛开私人恩怨,单从生意的角度来听听他想说什么有利无害。
  不过,应该让他在这里等自己才对,毕竟是他有求于自己,答应见他已经是给面子了,没想到竟然还姗姗来迟,难道就因为他老子是孙淦?哼,此一时,彼一时,即便他老子现在也不见得敢这么怠慢自己,如今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