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笑然说:“我知道,他喜欢的是你,但是我知道你们走不到一块儿我才开始追求他的。其实丁姐,我跟你说,我从小就喜欢飞飞哥,只是那个时候太小,我们都没有意识到,等我真正意识到的时候,才知道他的心里早就有人了……”
  丁一打断她的话,说道:“笑然,我和鹏飞的关系的确不错,但我们只是同学的关系……”

  于笑然不等她说完,就说道:“你不用解释,你们的事表嫂都跟我说了,尽管我不敢肯定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但我清楚,那个人应该不是飞飞哥。尽管如此,你一天不尘埃落定,他就不会死心,就会想着你一天的,所以丁姐,我求求你,你快点结婚吧?”
  丁一听完,噗哧一声笑出声,她说:“你这是什么理论?我跟鹏飞只是同学关系,我记得之前就跟你明确过,笑然,你怎么到现在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于笑然眼泪汪汪地说:“我知道你们是同学关系,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表嫂、飞飞都跟我说过,但我感觉他喜欢的就是你,我,甚至其他女孩子,他真的都不上心,你让我怎么办?”
  丁一递给她一张纸巾,说道:“笑然,你尽管放心,放心去追求你的爱,我不会成为你们的障碍,这一点请你相信我。”

  于笑然说:“我知道,我都明白,但就是那个呆子不明白,所以,你一天不结婚,他就一天不死心。”
  丁一说:“我不认为贺鹏飞会守着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而不醒。既然你爱他,就要相信他,理解他,从而也要相信你自己,试着跟他沟通,包容他,而不是在我这里费心思。”
  正说着,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了,岳素芬从外面进来。
  丁一赶忙站起来,说道:“岳台长好。”
  岳素芬笑着给了她一下,说道:“少跟我来这套。笑然,你怎么在这儿?”
  丁一冲岳素芬挤了挤眼睛,岳素芬看着她红红的眼圈,就明白了,说道:“是不是小飞惹着你了?”
  于笑然看了岳素芬一眼,说道:“不是他能是谁?”
  岳素芬说:“你们俩真是一对冤家,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
  丁一赶紧拽了拽岳素芬的衣角,说道:“笑然来这里,是想请我吃晚饭的。”
  岳素芬“哦?真是没良心,怎么不请我?”
  于笑然说道:“请你干嘛,你又不帮我,还总是批评我。”
  “哈哈。”岳素芬和丁一都笑了。
  岳素芬说道:“对了笑然,我还说见了你跟你说下,怎么最近出图像总是笑肌打不开?整着个脸子,怎么让小朋友跟你亲近啊?”
  于笑然抢白她说道:“你这广播电台交通台的台长,怎么管起电视台的事了?电视台的台长姓汪,不姓岳,别把手伸那么长好不好?”
  岳素芬被她说得一时没了词,半天才说道:“嗨?你个死丫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还不让说了?小心小飞回来我给你上眼药。”
  于笑然说:“表嫂,我巴不得你给我上眼药呢,只要能让他注意到有我这么个人就行。”
  岳素芬看着丁一说:“看了没,还真是走火入魔了?真应了那句俗话,什么人找什么人。算了,不理你了,我还是说正事吧。”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封信,说道:“小丁,我刚才去局里,郎局长让我把这封信带给你。”

  丁一说道:“我的信?”
  岳素芬说:“是你的,不知道怎么寄到广电局去了。”
  丁一接过信,匆匆看了一遍,原来,这是一个交通台的听众写给丁一的信。
  这个听众是个出租车司机,她是听了最近交通台重播的岳素芬访谈丁一的节目后,给她写信的。她说五年前,她产下过一对双胞胎兄弟,但不幸的是,他们长到了一起。当时婆婆就想把孩子扔掉,认为是怪胎,不吉利。她苦苦央求,婆婆才留下了她的孩子们。可是,十多天后,这对双胞胎兄弟突然发烧,丈夫抱着他们赶了几十里的路程,把孩子们送到了阆诸市医院,两天后,丈夫一个人回来了,跟她说,两兄弟没有抢救过来,死了。她问丈夫,孩子们的尸体在哪儿,丈夫说火化了。她当时就预感不是没有抢救过来,而是丈夫遗弃了他们,就天天跟丈夫吵闹,要她的孩子们,最后丈夫含着眼泪告诉她实情。

  当时丈夫抱着孩子出门的时候,婆婆严厉警告丈夫,不许再把他们抱回来,因为没有钱给孩子们看病,更没有钱给他们做身体分离手术,丈夫拗不过婆婆,就把孩子扔在医院的垃圾桶旁边。她听说后,连夜赶到了医院,找遍了医院的垃圾桶,也没有发现她的孩子们,那几天,她天天在医院门口游荡,问遍了医院的保洁员,但是医院的保洁员谁都没有看到婴儿,她失魂落魄,回到家中,大病一场,万念俱灰的她,最后选择了跟丈夫离婚。离婚后,她没有再婚,而是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在阆诸做起了小买卖,先是从捡破烂做起,最后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她说她听了交通台的广播后,感觉丁一报道的福利院的一对连体儿童跟她的孩子很相像,所以才给丁一写了这样一封信。

  丁一看完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岳姐,恭喜你,你又来素材了。”
  岳素芬接过信,看完后,说道:“人家是给你写的信,我不能抢你的买卖。”
  丁一笑了,说道:“人家是听了交通台的节目后才写的这封信。”
  就这个问题,岳素芬不再跟她抬杠,说道:“你有什么想法?”
  丁一说:“关于福利院的专题片首次播出到现在,已经有四个多月的时间了,中间先后重播了几次,交通台又造势宣传,福利院也先后接到过电话,有的人是专门询问某一个孩子的情况,也收到过专门送给某一个孩子的衣物、钱财和玩具的,这样的情况很多,院长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起这个情况,我当时就想,当然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胡思乱想,这些好心人中,会不会有孩子们的亲生父母?他们之所以抛弃自己的孩子,可能有着这样那样的困难,不然不会狠心遗弃自己的亲生骨肉。我相信,尽管这些父母遗弃了孩子,但他们绝不会忘记他们的孩子,他们在心底里会一直有这样的记忆,他们会时常在心里想这个问题,他们的孩子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现在过得怎么样?所以我就想,这些父母,会不会因为咱们媒体宣传的原因,被重新唤起曾经的记忆?那些捐助福利院的人群中,有没有这些孩子们的父母?如果有,或者如果这些父母现在环境改善了,他们是否想重新领养回自己的孩子?”

  丁一说到这里,看着岳素芬和于笑然。
  “你没有在编小说吧?”于笑然看着丁一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我这也是突然间想到的。细想想,这种假设极有可能存在。你想,这些孩子,都是阆诸市和周边县市送来的,应该他们的父母和他们的家就在本地或者阆诸周边,所以我们能不能针对这位女司机讲述的,深入挖掘一下,以女司机寻子为由头,再来一次联合报道,最好这次笑然的节目也上,呼吁良知,呼唤责任,你们说怎么样?”
  于笑然立刻说道:“好,这个主意好。可是丁姐,你没有专题节目了,新闻又不能弄这个,你怎么呼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