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他父母和妹妹一家来北京安家了,我是春节跟他回去时见的。”
  “嗯,等我见着他,再跟他具体谈吧?”丁乃翔想了想说道。
  丁一听爸爸这么说,看着爸爸,紧张地问道:“您跟他谈什么?”
  丁乃翔微笑着说道:“别担心,我跟他谈你们结婚的事。”
  丁一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不搞任何的排场……”
  丁乃翔点点头说:“这样好。如果他在阆诸没有房子,就先住咱们的老房子吧,回头让你哥去看看,怎么装修一下。”
  “不用。”丁一说道:“如果结婚,我们可以住在他那儿的。他那里是他搬进去时,政府给装修好的,而且前段他又重新布置了一下。我们就在他那里住,部队清静,离我们双方单位也近,另外,他也准备在北京置办房子。”
  丁乃翔说:“你们俩都不在北京工作,在北京置办房子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阆诸买房子呢,将来我回国离我还近。”
  丁一笑了,说道:“我可以把您的意思跟他说,不过这是以后的事。对了,您不移民了?”

  丁乃翔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原先只是想满足你移民的心愿,既然你决定跟江帆,你就是干部家属了,如果移民的话恐怕对江帆有影响,所以,你不随我移民,我半截子入土的人了,就更没有移民的必要了。我这次回国前,已经跟你师兄说好了,等这次合同再到期,我就不续签了,回国,帮你看孩子,我估计到那时我就能做外公了。”
  丁一的脸红了,她怪嗔地叫了一声:“爸爸——”
  丁乃翔笑了,小声说道:“小一啊,不是我心眼不正,我一直想抱自己的孙子。”
  这话,爸爸以前也跟她说过。丁一看着爸爸,故意说道:“小心这话被乔姨听到,到时有您好受的。”
  “哈哈。”爸爸开心地笑了,说道:“不过我很喜欢小虎那个孩子。你看这次回来,跟个小大人似的了,杜蕾教育得不错。”
  丁一说:“是的,小虎比一般同龄的孩子都懂事。”
  “是啊,我刚回来,他就跟我说,我姥爷让我代表他,向爷爷问好。我一问,原来是他把我们要回来的消息告诉了他姥爷,他姥爷也退了。”
  丁一说:“是的,早就退了。”
  丁乃翔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是日薄西山了,都没有什么新鲜的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孩子们的身上了。小虎的姥爷比我只大五岁,你看他,外孙都这么大了……”

  丁一笑了,说道:“放心,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你就做好准备,把身体养棒棒的等着吧——”
  丁乃翔笑了。
  丁一又说:“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您的身体做主,您愿意在新加坡多呆两年也可以,那里的气候好,养人,您看您这次回来,气色特别好,只要您喜欢,多呆两年没事的,反正我也嫁人了,您也没什么好惦记的了。”
  丁乃翔说:“看情况吧,这次又续了合同。你师兄当然不愿意我回来,要不他为什么给我争取移民的指标。不过我发现,东南亚国家对书画以及国学的痴迷程度,在某种程度上说,比咱们国人更痴迷,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丁一点点头,她在新加坡期间,就感觉到了这种浓郁的艺术气息,尤其是女孩子们,更注重对自身艺术的修养和各种礼仪方面的修养。
  这时,丁一听到了门铃响,知道是小虎和哥哥回来了,丁一就站起来说道:“爸,改天再聊吧,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您早点休息吧,我会把您的意见转告他的。”
  爸爸也站了起来,捶着后背说道:“好吧,别说,还真是有点累了。”

  晚上,一家人聊到了很晚才各自回到房间休息。陆原和丁一是最后离开客厅的,陆原关闭了客厅的灯,跟丁一挥挥手后就回房间了。
  丁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间门关得死死的,她看了表,已经十二点了,但是她没有犹豫,仍然给江帆打了过去,她知道江帆肯定在等她的电话。
  果然,都没容电话回响,江帆就接通了电话。看来他一直在等她。
  丁一小声说道:“没睡呐?”
  江帆说道:“一个人睡不着。”
  丁一笑了,说道:“爸爸让我邀请你,来家里做客。”
  江帆说道:“好啊,哪天?”
  “爸爸后天去省里开会,我明天不上直播,要不明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登门求婚、认亲,这个时间必须有!明天就是省委书记来了,我都让他靠边站,不接待。”

  丁一偷偷笑了,说道:“那说好了,我明天早上就告诉爸爸他们。”
  “但是,你要提前回来一趟,咱们商量一下我带什么礼物去?”
  丁一说:“这个我不管,是你的事,我最怕给别人挑礼物。”
  江帆笑了,说道:“那好,明天咱们再联系。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
  “我还有个材料需要整理一下,一会就睡。”

  丁一知道江帆又要熬夜了,就说道:“明天再写吧,你要保持睡眠,熬夜后明天见老丈人会影响精神状态的。”
  江帆笑了,说道:“呵呵,好,听你的。”
  “拜,啵——”
  第二天上午下班,丁一买了爸爸最爱吃的灌汤包子,回来后,没有看见爸爸,她就问乔姨,爸爸去哪儿了?
  乔姨说:“你爸十点多的时候,跟我说出去见一位老朋友,叫咱们吃饭别等他,他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吃。”
  丁一听了这话,心,就是莫名其妙地一动,因为爸爸昨天晚上跟她说,今天没有安排事,她就问道:“他去见谁?”
  乔姨说:“不知道,他躲在书房里,打了好几个电话,后来换上衣服就出去了,我问他出去见谁,他不告诉我,只是说吃饭别等他。我在门外听他打电话的口气不像是同事,到像跟老朋友,我怀疑是见老贺去了?”
  “老贺?”丁一反问道。
  “是啊,小贺的父亲?”乔姨说道。

  丁一有些奇怪,似乎父亲后来和贺鹏飞的父亲关系走得不是太近?
  这时,陆原接杜蕾和小虎回来了。陆原听说丁乃翔出去会老朋友了,就跟妈妈开玩笑,说道:“您天天跟着他,他那几个老朋友您还没掌握啊?”
  乔姨笑了,说道:“他那个犟脾气你们还不知道啊,他有什么事想跟你说还行,要是不想跟你说,你多问一句他就烦了。”
  丁一笑了,他知道爸爸最会用这个办法对付乔姨的了。
  吃饭的时候,小虎突然说道:“姑姑,姑姑,我刚才看见江叔叔的车了。”
  他的话,让一家人都怔住了,尤其是丁一:“你在哪儿看见的?”
  小虎说:“我坐着爸爸的车,刚出了学校门,拐过来去接妈妈,就看见江叔叔的车一闪就过去了。”

  陆原说:“你怎么知道是江叔叔的车?”
  小虎说:“我早就认识江叔叔的车牌号,跟我的生日一样。”
  杜蕾说:“那怎么没听你说?”
  小虎说:“他就这么一闪就过去了,我就是跟你们说,你们也看不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