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0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几乎是小跑着下了高台阶,小跑着出了大门口,就看见江帆的车停在以往的位置上,她又小跑着奔了过去。
  坐进车后,丁一说道:“你今天晚上没有应酬?”
  江帆说:“刚结束。”

  丁一往他跟前凑了凑,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酒味,就说道:“你喝酒了?”
  江帆说:“喝了一点点,陪省建设厅的领导。”
  丁一说:“我不是说不让你接我了吗?”
  江帆说:“接还是要接的,再说,我也没事了,一人这么早回家也没有意思。”
  丁一摸了摸他的脸,说道:“同志,坚持几天。”
  江帆握过她的手,说道:“没有问题,放心吧。”
  丁一说:“我今天跟爸爸他们住,也许明后天就回自己家住,你……”
  江帆说:“我不去找你,怎么也得配合你。”
  丁一笑了,说道:“真是好同志。”
  “当然。”江帆昂着头说道。
  江帆将丁一送到离家门口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下了,丁一主动跟他吻别。头她下车的时候,江帆嘱咐道:“别忘了跟你爸爸说那件事。”
  丁一知道江帆指的是登门求婚这件事,她笑着说道:“放心吧,什么都可以忘,唯独这件事不会忘。”

  丁一下车刚关上车门,就看见陆原跟小虎走了过来。
  丁一知道陆原每天晚上要去家属院的小广场锻炼,每次不是小虎陪着就是嫂子杜蕾陪着他。小虎眼尖,老远就发现了他们,跟爸爸说道:“是江叔叔的车。”
  其实,陆原早就发现了他们,他故意问道:“哪儿呢?”
  “那不?姑姑——江叔叔——”小虎叫着他们,就跑到了他们车前。
  江帆和丁一这时也看见了他们,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陆原回来后,江帆来过家里看望过他,加上之前就认识,所以他们之间并不陌生。江帆迎着陆原往前走了两步,伸出手跟陆原握。
  陆原说道:“辛苦你了。”
  江帆笑着说:“应该的。”
  陆原也笑了,说道:“今天去家里吗?”
  江帆看了丁一一眼,说道:“改天,改天我正式登门拜访。”
  小虎当然不知道大人之间的约定,就说道:“江叔叔,去我家吧,爷爷和奶奶都回来了。”
  江帆笑了,说道:“今天太晚了,爷爷和奶奶刚下飞机,他们要早点休息,改天江叔叔来。”
  “那好吧。”小虎懂事地说道。

  陆原说:“如果不进去的话,那就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江帆再次跟陆原握手,又摸了下小虎的脑袋,说道:“小虎同学,再见。”
  “江叔叔再见。”
  江帆上了车,掉头后就开了出去。
  陆原回头看着丁一,说道:“别看了,人家都没影儿了还看?快进屋吧,念叨你半天了,我们去散散步。”
  丁一笑了,转身就向前面的楼洞跑去。
  小虎仰起脑袋问爸爸:“爷爷回来了,姑姑和江叔叔是不是就可以结婚了?”

  “是啊,他们很快就会结婚了。”陆原摸了一下儿子的脑袋,轻轻叹了口气,默默地朝前走去。
  小虎突然说道:“姑姑结婚爸爸不高兴吗?”
  陆原本来是在前面走着的,听儿子这样说,他立刻站住,扭过头,问道:“我有不高兴吗?”
  儿子说道:“那爸爸为什么叹气?”
  陆原一听,险些惊出冷汗,说道:“没有啊,我叹气了吗?”
  “我听到爸爸这样了——”小虎说着,就学着爸爸的样子,低头叹了一口气。
  陆原镇静了一下说道:“我那是下意识动作,你想,姑姑自从有了江叔叔后,她除去上班,很少跟我们玩了,有时回来也是吃现成的饭,我巴不得她快点嫁出去,省得你妈跟我给他做饭吃了。”
  显然,小虎不同意爸爸的话,就为姑姑争辩说:“爸爸说的不对,姑姑回来总是给我们大家买好吃的,是你们不让她做饭的,你那天还说,我在家呆着没事,做做饭还活动筋骨呢?”
  陆原听了儿子的话后,有些尴尬,他说道:“我就那样一说,你以为我真想给她做饭吃啊?谁知你那个傻姑姑她还信以为真了,以为我真想干活似的。”

  小虎当然辩不过爸爸,他“呵呵”地笑了,不再说话。
  小兔崽子,真不好糊弄!陆原在心里说道,他见儿子不说话了,就嘱咐道:“我刚才叹气和咱们俩刚才说的话,你不许告诉妈妈和姑姑。”
  “为什么?”小虎问道。
  “你说为什么?我说了姑姑的坏话,你要是告诉了她,她会不高兴的。”陆原故作认真地说道。
  “那妈妈呢,妈妈也会不高兴吗?”
  陆原看着儿子说道:“当然了,妈妈跟姑姑最好了,姑姑不高兴,妈妈自然就不高兴了,所以,千万不要告诉他们。”
  “行,我不告诉,替爸爸保密。”小虎干脆地说道。
  陆原这才放心地和儿子向前走去。
  丁一进屋后,跟爸爸和乔姨寒暄完后,便问起了爸爸身体情况,尤其是详细询问了年前他晕倒的情况,感觉和上次很相像,她就建议爸爸抽时间去北京,仔细检查一下身体。
  爸爸连连摆手,说道:“用不着,我在新加坡住院的时候,该查的都查了,跟在国内的毛病是一样的,除去血压高,别的指标基本合格,没啥毛病,别大惊小怪的。”
  丁一不放心,要看他的诊断病例。

  乔姨说:“都没有带回来,这个我证明,的确没有大碍。”
  丁一见乔姨这样说,便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丁一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走进爸爸的书房,打开里面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爸爸,说道:“这是年前那次书画展的字画拍卖所得,都在这里呢,您点点。”
  爸爸看了乔姨一眼,因为乔姨曾经过问过这笔钱,当时爸爸就有些不高兴,这会儿见女儿拿出了这钱,就说道:“点什么点?如果自家人再信不过,那还信谁?”说着,就将信封扔到了桌上。

  乔姨知道丁乃翔这话是冲着自己说的,就不好意思地冲丁一笑了一下,她赶忙走过去,将那个信封收起,转身就进了他们的卧室。
  杜蕾在旁边看着,冲着丁一暗暗笑了一下,走进了洗浴间,出来后说道:“爸,您要不要去洗个澡,水好了。”
  丁乃翔说道:“不急,一会睡前再洗。”
  乔姨出来了,估计是收好了信封,她出来后,坐在了了沙发上,很严厉地对丁一说道:“小一啊,有件事我要批评你了,你哥出了那么大的事,差点丢了性命,他们瞒着我也就算了,因为他们怕我着急,你说你怎么也瞒着我不告诉我啊?”
  还没容丁一说什么,丁乃翔就不满意地说道:“你这是什么话?奥,你儿子、儿媳瞒着你是怕你着急,那么说小一就不怕你着急?就该告诉你?”
  旁边的杜蕾听了“哈哈”大笑,说道:“爸爸,妈妈不是那个意思。”
  “那她是啥意思?”丁乃翔理直气壮地问道。

  乔姨尴尬地说道:“你看你,我是在生气小一不告诉我,我哪是那个意思?你也太护犊子了吧?我又没说什么?”
  丁乃翔说道:“你还想说什么?一家人都让你分了三六九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