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5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能够一概而论地按人们的意愿去满足,但又要让真正影响到自己今后进步的人,不会跟自己捣乱。对于这些判断,是要有足够的信息来做保障,也会在今后具体的工作中慢慢地谈判。好在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政治上的事情本来就无所谓是非立场,核心还是在面对利益时会怎么样进行选择。
  在这个事情上,蒋国吉与省委那边做了交底,省委的反应是让他自己做主,毕竟今后柳省这里的发展和具体工作,都是蒋国吉来掌控的。临走之前,不会再多事。
  当然,徐燕萍在柳省里也代表了书记的立场,蒋国吉心里明白,在这样的工作上,怎么样利用徐燕萍的职位来与省委书记达成默契,工作上不难做到。
  柳省地方势力上,就目前的局面而言,随着宁致远的立场变化,他们也分为两大块。这样分开后,在柳省的影响力自然更小些,却不是就没有影响力。省里常委会上没有了撼动省里决策的可能,但在具体的工作中却不一定。在一些要害部门里,柳省地方势力影响还是比较重的,省委书记和蒋国吉在这些年里,只是将主要的地方掌控住,而不会将所有的点都进行撤换。对柳省地方势力的逼进也要掌握着分寸,不留余地地进占显然不是成熟的政治。

  省里这潭水已经给搅动起来,下面市里的人也都给带动了。毕竟,要做这样的大项目,省里也会有倾斜的。哪些市县动手,也是有选择的。省里的投入同样会分先后,选择的依据自然是对省里经济发展最有力,会进行最优先的选择,之后,哪一家能够自筹资金,也即会优先考虑。这样也能够减轻省里的担负。如此一来,柳市和南方市与省城之间就占更多的优势。
  相比较而言,从柳市到南方市这条路,就成为首选。这个三角形一旦修通,能够发挥出更多的带动效应。就目前而言,省城往柳市的高速已经修通,省城往南方市的高等级公路即将完工,这三点之间的连线上,就差柳市和南方市了。
  这两处联通后,这条路会经过另外两个市,修好后,实际上等于将四个市之间贯通了。当然,要修这条路,还要将四个市的主要领导都集中起来,商定一些具体的工作。
  杨秀峰对省里的情况知道得很细致,田成东等人会将那里的事都转告他。但他在这两个月里,借口自己身体原因,一直留在市里过着更有规律的生活。每天早起跑步、游泳,进行锻炼身体,戒烟戒酒,做出很高调的姿态来,也对自己身体有问题对外进行透露,这样能够尽量地减少一些应酬,以及应酬中的尴尬。

  这样做的效果自然是不错的,与杨秀峰打交道的人知道他的个性,也就不会勉强他。对他这样的人,如今地位高了,谁也难以勉强他。省里的人或其他市的人到来,实在是有为难时,会将肖建海给推出去进行应酬。当然,张正新等人在应酬中也会全力保护好领导的。
  两个月坚持下来,杨秀峰觉得自己的体质还是有了不小的变化,感觉到自己的精力很充沛了,但也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另一种习惯。这样的习惯目前而言,与他的任职位子上不切合的,只是,他在市里说过,要将身体在半年里进行医治恢复,半年里下班后不处理工作上的事情。这样一来,也不会有谁去触犯他,即使是省里的人,知道杨秀峰这样的情况,也表示能够理解。之前,杨秀峰在柳市的几年,和到南方市这段时间,在工作上是怎么样的努力大家都能够看到的,引起身体上的问题,也是有可能的。

  周英慧在两个月前在李秀梅配套下到邻省进行了检查,她身体没有多少问题,经过这两个月的培养观察,要进行人工受孕已经可以做了。接下来就是到医院里去采集卵泡,吃过后则通知杨秀峰过去采样精子,其他的事情有医院去做。
  这一事对杨秀峰说来牵涉不大,也不会影响他的工作,只是,在戒烟戒酒和恢复身体健康方面,对杨秀峰的工作有些影响。但时间稍长,南方市这边的人似乎也习惯了,与市长之间的工作处理,都用白天上班时间来做,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杨秀峰如今晚上闲下来也觉得习惯了,以前多是在午夜前这一段时间处理更多的工作和人事关系。如今,将时间定在晚十点之前要休息,他也真的就上床睡觉了。两个月来这个习惯也就养成,能够让自己安心下来睡觉。
  市里的工作虽说很多,堆积在白天处理对习惯了夜里谈工作的人而言或许有很多不便,对杨秀峰说来觉得这样进行调整后,对自己而言当真有不少的时间空下来,可以用来反思、用来查找一些资料、也可以用来进行读书。
  再想之前的生活规律,其实,晚上说工作、应酬,也都是因为这样的习惯是大家推动而形成的,要是人人在下班之后,将工作放在一边,新的习惯也就能够产生。而之前那种习惯,是有人借用工作的种种特殊性来为借口的,实质上确实让自己处在一种对关系网的经营中,要维系好这样的关系网,才觉得自己心里踏实,觉得自己今后办事才有底气。在私下里和领导在一起,才觉得有保障。而领导在工作之外,身边有更多的人围绕着,心里也才更有那种尚未着的美好心态。

  当然,应酬也是一种权利的体现和运用,会让手里的权力发挥出相应来,让这些权力更大化。这样的氛围一旦形成,对于不随流的人而言,今后确实会处处受到窘迫、受到为难,甚至给大家都看成是另类。不要说今后的正常工作开展,或许,连一个朋友都不会再有,也不会有任何信息传到过来,犹如给完全孤立的个体。
  一个人能够静心下来,思索这些,杨秀峰觉得这个体制和体制里的人简直就是一个异类,从底层的人开始,就热衷于这样的圈子经营,每一个人都会在任何时刻为圈子而积极地奔忙着,随时都为能够和另一个有力与自己发展的人去接触、发展情感,而这样的情感大多数都是利益在支配而已。不会有任何真实的情感,表面的热心,不过是一种需要。自己如此,别人如此,涉及到里面的人都如此。

  跳开来后就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其实是很大的负担,在体制里的人,其实个个都是人精。思路清晰、对利益权衡异常地准确、对主导性的东西把握快,但陷进这样的怪圈里后,却是无法自拔,印证了那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