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983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秦科长的肩膀上拍了拍,抬脚就向着兰教走了过去。
  一看到我的动作,兰教的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了几分惊惧,她的脚步向后退了一步,似乎下意识的要逃走,不过她最终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弹。
  她轻咳了两声,继续说:“看你表现不错,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这样吧...只要你这两天能把产量给我搞上去,这个月你的工资加上一百!还有,你不是想要减刑么,生产分能不能上的去,就看你的产量了!”
  一边说,她一边挑衅的看着我。
  犯人听了兰教的许诺,声音中立刻多了几分由衷的欢喜!
  “谢谢兰教,谢谢兰教...兰教你真是我的恩人,我这次减刑就靠你了!”
  “这还是要看你的表现,要不然,你就滚到九监区去吧!”
  在她说话的时候,我的距离跟她已经只剩下了几步。
  看得出来,兰教很是紧张,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身子也有些僵硬。
  我微笑着看了她两眼,接着伸手拍了拍背对着我站着的犯人。
  兰教的目光中顿时露出了几分惊讶,她似乎没想到,我没有理会她,却跟那犯人说起话来。

  “喂,你犯的什么罪啊,判了几年?”
  那犯人梗着脖子看着我,随口说:“我啊...盗窃罪,金额不大,判了四年!”
  “四年,如果减刑的话应该只能减一次吧。”
  “哼!”这犯人看来已经铁了心的要跟我对抗到底:“能减一次就够了,最起码能让我少坐七八个月!这都是兰教的功劳!你们行么?”
  “呵呵。”我笑了笑,说:“那你现在辛辛苦苦一个月,能有多少钱拿?”
  犯人脸上露出了几分自傲,说:“我们二监区最近单子很充足,我每个月能拿到将近一百块!”

  “啧啧...”我砸砸嘴,说:“还真是够多的。”
  “那也得要看跟谁比了。”犯人脸上更加得意,她邀功似的看了一眼兰教,说:“要是跟一监区比嘛,那其实也不多...我们几个监区的生产奖都差不多,不过...要是跟九监区那种垃圾地方比的话,那可就强多了!”
  “可惜了...”我遗憾的看了他一眼。
  “可惜什么!”犯人冷笑着说。

  “我是在可惜啊,你看你判了四年,而且你的罪名是盗窃...这种都是在假释的标准里的,如果你要是走假释不走减刑的话,应该还能少坐半年!”
  “唔?”犯人撇撇嘴,说:“别逗了你,还假释呢...就我这样的能轮得到假释?”
  “所以我在可惜啊,你在这里当然假释不了,可如果你到了九监区,应该就可以假释了...”
  我的话音刚落,犯人和兰教对视了一眼,竟然嘲讽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
  “九监区?假释...苏叶,你喝多了吧!”
  兰教更是直接冲我喊了起来!
  “就你们那个破监区,也能弄到假释的名额?别扯淡了!就算是大监区才有几个假释的名额,你以为监狱是你们家开的?”
  姚监眯缝着眼睛,一脸嘲讽的看着我说:“更别说现在监狱主管狱政的是姚监,知道么...你猜她会不会给你假释的名额?”
  相对情绪激动的姚监,我倒是平静的很。
  我淡淡的扫了兰教一眼,随意的说:“兰教,你也是监狱的老人了,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之前出台的一项制度...为了促进生产,提高犯人的积极性,只要是产值排在监狱前面的,都会给予额外的假释名额呢?”

  这个制度在我刚来监狱没多久就已经知道,那时候大家都没怎么在意,因为主管生产的是姚监,所以这个产值的分配也基本上掌握在姚监的手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撼动她的权威。
  后来虽然我异军突起,威胁到了姚监的地位,可是也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连一批减刑假释的间隔期都不够,所以大家同样没有把注意力放到这上面。
  跟这些人不同,我早就在打这条制度的主意了...
  主管狱政的是姚监,就像兰教所说,她肯定不可能把珍贵的假释名额分给九监区。
  可惜,此时她还不是监狱的监狱长,虽然她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可最后拍板的权利,还是在张监这里!
  说起来,如果不是张监这段时间需要生产的业绩更进一步的话,姚监也不会这么跳!
  只要我做到位,只要有制度的存在,张监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听到我提起这个制度,兰教突然怔了怔,她看了我一眼,随即那轻蔑的笑意越发的灿烂,她捂着嘴,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哈哈...你不是在打那个的主意吧...就你们?九监区?哈哈哈...笑死我了,别说姚监能不能让你们得逞...退一步讲,你们能在产值排前面?就你那一堆不服管的犯人,她们能给你好好干活?姚监不开口,你们能拿到单子?哈哈哈...简直太好笑了...”
  兰教越说越是亢奋,最后恨不得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她一笑,那个犯人也跟着嘎嘎乐了起来,后面还有几个捧臭脚的,一时间我仿佛进了养鸭场,到处都是嘎嘎声。
  我也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望着她,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你就这么确定,我拿不到订单?”
  等到兰教笑的差不多了,在那里喘气的时候,我突然开口,看着她轻声问。
  兰教瞥了我一眼,眼中不知为何,突地流露出了一股恨意。
  “哼。”她冷哼一声,说:“别人不了解你,我还能不了解么?你之前只是运气好,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批订单而已...那一款阔腿裤,就是你能找到最后的单子了吧,亏我之前还以为抱上了你这条大腿,对你殷勤的鞍前马后,任你呼来喝去,没想到你就是个空心大佬官,外面看着风光,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挑了挑眉,原来兰教是这么想的...
  这么说来,她之前对我的那些热情,全都是假的喽?
  亏我还看在秦科长的份上,对她格外的照顾...
  她那会儿对我言听计从,只不过是以为我可以捧她起来而已,那段时间我忙着别的事情,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监狱的生产上,兰教由此判断我不能给她想要的东西,于是她果断的抛弃了我,抱上了姚监的大腿。
  甚至,她还对我产生了极强的恨意...
  对于她这样的行为和想法,我一点也不奇怪,这种人多了去了,在她们的心里,永远不会记住你对她们有多好,可你只要有一点不尽她们的意,她们就会变成疯狗,恨不得找到机会就上来咬你一口。
  对付她这种人,其实也好办,只要你始终高她一头,让她没有喘息的机会就可以了...
  兰教滔滔不绝的喊了半天,最后面色狰狞的说:“如果你现在真能拉到订单,你至于在生产科混的那么惨,连个人都指挥不动?现在你还过来跟我故弄玄虚,你当我是傻子么?我算是看透你了,你就是个废物,除了会花言巧语,其他的你干啥也不行!”
  我没有说话,秦科长却忍不住了。
  日期:2017-06-23 1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