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男人》
第5节

作者: 张贤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抬眼看那店面的招牌, 是“梦之魅休闲中心”。

  不经意间, 我心窝里面投下一块小小的阴影, 像一片小小的云, 不知道它从哪里浮过来, 也不知道它将向哪个方向浮过去, 只静静地呆在那里, 有时小, 有时大, 有时亮, 有时暗,变来变去,令人捉摸不透。
  我回我的宿舍去。 我在外面租房子住。 就在学校后面, 大概四五百米远, 步行大约十五分钟时间。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五年, 谈不上好不好, 舒适不舒适, 只觉得已经很适应。 房东没什么说的, 心地很好, 看我一直在他这里租住, 从不加我房租, 每月只收我房租250元钱, 其他水电费都免了。 我知道同地段同条件的其他房子, 有的已经要到450元了。 这也是我在这里住这么久, 不愿换房子的原因之一。

  当然, 这样一栋三层楼, 独门独户, 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镇郊小洋楼看起来是旧了点。 墙面污黑, 墙砖有些已然脱落, 门叶有裂缝, 窗户生起了锈, 只有一个公共洗手间, 还必须跑到一楼去, 如此等等, 若是换作眼光挑剔的租户, 必然会有所嫌弃。 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我仍然喜爱住在这里, 因为它让我暂时远离了人世间的各种喧嚣,以及复杂多变的人心带给我的诸多难以适应的不测。

  房东一家住在底层, 二层空着, 三层由我和其他三个房客共同支配, 顶层是天台, 可以晾晒, 也可以种些花草, 房东说了, 随我们自己愿意。 他们一家四口大多数时间只在底层活动, 而且好像总是轻手轻脚的, 很少听到大声的喧哗从底下传来, 就连晚上看电视, 他们也像是控制在最小的音量。
  多好的房东啊, 我经常忍不住在心底默默为他和他的家人祈福, 祝福他健康长寿, 祝福他的家庭永远这么和和睦睦!
  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称心, 这么如意。
  有时候, 天色将暗未暗的黄昏时分, 或者月亮刚刚升起, 月光淡淡, 十几米开外看不清人脸的情形之下, 会有不速之客闯入, 闯入本来属于我们的私密空间。 通常是一辆黑色别克轿车, 从远处的康宁路驶过来, 经过栽有两排行树的乡道, 绕过我们这栋楼房后面的菜地, 在拐角处的路旁停下, 离我们这栋楼房也就五十米的样子, 不走了。 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从车里面钻出来, 车门轻轻地在身后关上, 车门口的位置站住了, 前后左右观察了一会, 发现周围和附近再没有其他人了, 才转过身来, 朝我所在的三楼这边望。

  来者正是我的前夫。 曾经是我的男人, 但现在不是!
  这个身影我是太熟悉了, 没有谁比我更熟悉这个身影了, 也没有什么比这个身影在我心里烙下更深的印记了。 他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那里, 不会鸣车子的喇叭, 也不会走近来在楼房底下叫我。 他很识趣。 站久了他会点起一支烟, 像是外面的天空下有点冷, 他需要这样一支香烟为自己的身影取暖, 忽明忽暗的烟火在渐渐变浓的暮色中, 比他身影的轮廓还要引人注目。

  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的身影出现, 他非常希望我的身影出现。
  但我是不会出现的,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出现的。 我宁愿耳朵里塞满了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我也不会走下楼去, 将自己呈现在他的面前。五年了不曾, 以后我相信也不会。
  半个小时之后, 我知道, 他会默默地开车离去, 一如我默默地从房子里走出来, 站在阳台上, 听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当然, 还有我自己心跳的声音。
  日期:2018-06-08 21:52:24
  资秋(4)

  /2016年3月22日 上午
  很早就醒了。很奇怪。翻出手机看,才早上10点05分。我记得是早晨5点钟下的班, 回到宿舍冲个澡吹吹头发洗洗衣服在床上躺下至少早上6点钟了,也就是说我只小睡了4个小时。平常我可不是这样!平常我可以一直睡到下午两点,如果中途没人叫我起来吃中饭的话。
  今天是怎么了?
  我闭上眼睛,想重新找回那种眼皮合拢就睁不开了渴睡的状态。但是没用,这一次真的没用,连续合上眼皮好几次都没用。我索性坐起,把枕头垫在后腰,上半身斜靠在床架子上, 旁边床头柜上扔着一包昨天抽剩的五叶神(我还是管它叫五叶神,虽然烟盒上印着红双喜的名字, 我这样烟史超过十年的烟民都知道它的前身就是五叶神,我喜爱这个名字, 改不了), 我伸出手抓过来,弹出最后一支点上,看着从嘴里吐出的烟圈在眼前慢慢扩散,觉得有点魂不守舍。

  金银花在对面床上睡得很死,我不去吵醒她,虽然她那睡相认真难看。是,没错,昨天晚上我是把她说服了,很幸运地逃脱了她的死缠烂打,但是我知道,我知道我说服不了自己, 我逃脱不了一个自己对另一个自己的责问,我解释不了为什么我要突破我给自己设置的底线。
  我追根溯源,让自己回到最初的开始。那是今年年初的一天晚上,我还在技师休息室里, 还没上钟。过年时候客人总要比平常少很多,技师也少,有一半的技师被放回去老家过年, 我没有回去,我回去不知道和谁过年;金银花也没有回去,她刚和她老公办了离婚手续。金银花下来找我(她已经上了一个足浴的钟),问我要不要去喝酒?我说,去啊,干嘛不去啊?
  下面苍蝇都没有一个,闷死了。
  她笑笑着拉我上楼,一边走一边说,今晚上来了一只水鱼,看我们两个的了,那人说了, 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陪着他玩开心。我“去”了她一句,说哪一个男人刚来的时候不是这么说?到最后你能从他们身上弄到多少钱?

  “但是今天这个不太一样。”她说:“上去就知道了,你一定会喜欢上的!”她在我胳臂上掐了一下,不是很疼,像是在给我打预防针。
  我又“去”了她一声,还向她撇撇嘴,心里想说,你有那么好心么?嘴里的肉会吐出来留给我一份?但是我没有说出口。
  进了一间靠里面的KTV 房,一个穿着长风衣的男子在中间一张沙发上静静坐着,挂在墙上的电视没开,角落里的音响设备也没开,茶几上的酒水也是没有开,看上去神情懒懒, 不想说话的样子。
  金银花首先靠上去,两手拴住他的一只胳臂,一脸坏笑着向他介绍我:“这是我的小妹,285号,看看这身材,我推荐的不会错吧?”
  他抬起眼睛向我这边看过来,房间光线很暗,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以及眼睛看我的神情,但我能感知他是在往我胸脯上面看。我当然心领神会,也向他靠过去,前胸紧紧贴住他的另外一只胳臂,我很自信我胸前弹性十足的肉感,足以令他获得非同一般的触感。
  他没有出声,也没有表示拒绝,而且我很快感觉到了一只手快速抚摸过我的胸前,然后又迅速地离我而去。他把身体坐直了往沙发后面靠了靠,用手整理身上的大衣,我以为是觉得房间里闷热,伸手去帮他解扣子脱身上摸起来有点厚的风衣,却被他伸出一只手拦住了, 说:“不用了,开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