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男人》
第2节

作者: 张贤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可以奢求遇到我可以托身以许的男人吗?把这个问题抛给我任何一个同事, 比如我的死党金银花, 如果她说有可能等得到, 我会毫不客气赏她一个耳光!

  但刚才那个身穿校服的小女孩, 如此言之凿凿, 如此直言不讳地骂我“死小三”, 如果排除认错人的可能性, 怎么推想也不可能是胡说八道, 是不是?
  日期:2018-06-03 10:11:54
  但稍后我就不那么确定了。
  我想起了!
  我想起了刚才, 就在不到五分钟之前, 我从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里下来, 开车的就是一个男人, 他把我送到这里, 之后掉头回去了。
  如果是平常日子, 这个时候, 我必定是在宿舍里睡觉。 睡得很沉、很死, 通常都是那样, 因为晚班从头一天晚上七点,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 实在太累太磨人。
  但今天我没有, 我出来了。 下午两点就出来了。 为了不让金银花知道有人约我, 我骗她说是去商场买一件应季的裙子, 通常她都会相信, 就像我相信她一样。
  渐渐地, 我觉得有些难堪, 脸色肯定没有刚才那么自然了。
  但也不能凭此判断我就做了小三, 我就一定插足进去了他和他老婆之间, 是吧?
  我对他根本就还不了解呢!
  他姓什么?
  叫什么?
  哪里人?
  住哪里?

  是否有家室?
  我都不曾正正经经地问过, 都一概不知呢!
  我哪有做人家小三的动机?
  更不要说仔细盘问他做什么工作?
  自己开厂还是帮人做事?
  一年收入多少?
  收入是自收自主, 还是全权交由他人作主?
  我如果铁定心了要做小三, 是不是应该首先搞清楚这些?
  搞清楚谁是他的老婆?
  他又是谁的男人?
  从他第一次约我出去, 我就没想过要和他深入交往下去, 这是我为自己设置的一条底线。 我当时的想法是: 既然你约我, 不止一次发微信打电话约我, 那么好, 我就答应, 就像我答应陪你喝酒唱K一样,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会付诸任何感情的; 完事之后, 你必须付我钱, 除了买钟的费用, 还有你应该付我的费用, 一分也不能少, 之后各走各的, 形式和玩一夜情有点像。

  所以, 即使刚刚跟他从酒店里出来, 上了床也做了那事, 我也没把自已往“小三”那角色上靠。 我像是要竭尽全力证明什么, 对自己反复地强调, 当时就连那种最基本的情绪都没有, 我自己一点也体验不出来!
  我不能傻傻地站在这里太久, 脚步得一点一点往前挪。 已经没了早先时候那种轻松感,心情也骤然晦暗了许多。 毕竟大街之上,发生刚才那种事确实不那么好看。 想想看, 大白天被一个小孩子当街辱骂, 被他投掷石头, 为防头破血流几乎踉跄跌倒, 虽然当街没有多少人, 没有引起人群过来围观, 终归算不得什么好事。

  我得从他们所在的那个路口经过。 我现在知道了他们是哪家学校的学生, 虽然统一校服上的校徽太小, 隔着远远的距离不可能看得清楚, 但校车上赫然写着他们学校的校名, 是一间叫做智腾的私立学校。 他们扎堆的地方是他们上下校车的固定驻点。已经有好几辆校车停在那里了, 正等着学生上车。 男女学生们排着很不规范的队伍上车, 吵吵嚷嚷的,被带队老师赶着, 很像赶鸭子一样。 上车之后的空旷地面上, 是一地的空塑料瓶(可口可乐和雪碧, 还有其他杂牌的), 以及花花绿绿各种冰淇淋的包装盒和包装纸, 虽然无法用一片狼籍来形容, 但从地面上的情形来看, 至少算得上一片凌乱。

  走近之后, 本来我心中存着一个小小的希望, 希望在人丛中找到她, 找到那个刚才和我交过手、 貌似男孩却又像是女孩一样的学生。 我想再多看一眼, 看清楚一点她的容貌; 我想比对一下, 她是否长得和他相像?
  但可惜我没能找到。 我驻足停留了大约五分钟时间, 除了一个身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女老师(我确定她是一位老师, 因为她就站在那些学生中间)朝我看了几眼, 应该是觉得我有些神情古怪, 举止令人讶异, 其他就再没人理睬我了。
  我转身, 回我上班的地方去, 脸上没有表情, 但心中渐渐觉得有些沉重。
  日期:2018-06-03 18:17:18
  资秋

  /2016年3月21日 晚上(2)
  我上班的地方叫梦之魅休闲中心, 除了足浴、按摩、 棋牌这些常规项目, 还兼营KTV和小型酒吧。 像我们这样的休闲中心镇上还开有十几家, 超过半数都挤在这条叫做康宁路的两旁。 这条路离镇中心大道不远, 中间隔着一条叉道联接起来。 白天这条路上有些寂寞, 行人少, 车流也少; 每当黄昏来临, 街道两旁的路灯依次亮起, 车流量便明显大增; 当黑色的夜幕严严实实把其他的街道笼罩起来, 这条路上却是灯火通明, 各种新潮的LED 彩灯把所有临街的墙面装扮的妩媚妖娆。 所有休闲中心前面的停车坪, 都密密麻麻排起了车阵, 甚至连两旁人行道上都挤满了无处可停的车辆。 男人都喜欢在这种地方留连而忘返,这似乎是一种天性, 更像是一种难以遏制的传染病。

  金银花四处找我的时候, 我正在洗手间抽最后一口烟。 我听见她大声叫我名字, 却故意装作没听见, 既不回她, 也不走出去向她招手示意我在这里。 今天我懒得理她。我把今天所有的心情不好都归罪于她。
  这没什么不对。 那个男人就是她介绍给我的。 她自己心里应该十分清楚, 那个男人第一次来, 首先找的是她, 让她给他做足浴, 之后又叫她找人喝酒解闷, 但条件必须是身材比较丰满一点的。 她当然知道自已挂衣架一样的身材, 胸脯那二两肉根本就不符合他的口味, 就把我拉上, 把我顶在前面, 她自己在一旁, 斟茶、倒酒、摇色子、喂零食, 干一些这样打下手的事情, 最后把我陷进去。 我现在想起来真觉得像中了她的圈套一样。

  她还是把我找到了。 几分钟之后她来上洗手间, 发现我正对着镜子补淡淡的妆, 把两条眉的颜色稍微加深一点, 眉角再往上翘一点。
  我从镜子里能看到她表情明显地变化。 一开始气鼓鼓地, 打算数落我一顿, 但所有的气话临到最后却没敢说出口; 她应该觉察到了什么, 因为她进来我一点都不睬她。于是她首先身段柔软了许多, 从背后搂住我的腰, 头低低地,几乎贴到了我的后颈, 言语也来一个180度的转弯, 非常轻柔地问我:
  “怎么啦?
  不理我?”
  “问你自己!”
  我当然没有好声气,今天下午以来压抑在心中的火气, 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发泄出去。
  “我怎么啦?”
  这一下她不干了, 一把抱住我的双肩, 强行将我扭转过去。 她比我高, 我整个脸瞬间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在她直视的目光下, 我脸上的什么表情她都一览无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