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8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这几十年我父亲光是修缮这栋宅子的钱投入都不知道多少,这些钱我就不跟你算了,你可以去问问陆万林,他盖的那栋小洋楼花了多少钱,面积只有这栋老宅子的一半都不到,更不要说还有这么大一个院子了……”
  说着,伸手指指院子里那颗三四个人也抱不过来的来樟树说道:“你看见那棵树上的牌子没有?那是前几年县林业局的人来挂的牌子。
  这棵树已经算是古树了,说是谁要是敢砍掉,罚款五十万,这棵树可是在院子里面,也是这栋老宅子的一部分呢,这些我都不跟你算了……”
  陆鸣第一眼见到王梁的时候起就看出他是一个老实人,没想到买起房子来倒是挺能说会道的,还算的贼精,连古树都让他算进去了,心想,还好他不知道楼上有几个女人的亡灵,要是知道的话说不定也会按照个数来卖给自己呢。
  不过,王梁开出的这个价格完全出乎陆鸣的预料之外,可以说一点都不高,说实话,这栋老宅子对外人来说也许五十万都不值,但在自己的心理价位却没法用钱来衡量。

  万幸王梁不懂心理学,否则起码可以从自己这里多赚一两倍呢,如果他心里素质好一点,不这么着急的话,即便他开出两百万或者三百万自己最终恐怕都会乖乖付钱。
  毕竟,这栋老宅子可是爷爷以及陆家列祖列宗留下的唯一纪念品了,岂是可以用价值来衡量的?如果一直让王家的人住在里面,自己这个陆大将军的嫡亲后裔岂不是让人笑话?
  陆鸣站在那里犹豫了好半天,最后说道:“王叔,我看这样吧,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再考虑考虑,如果我真的想买的话,到时候再跟你联系……”
  王梁急忙说道:“还要考虑什么?难道你还嫌贵?如果你诚心要的话,价钱还可以商量……”
  陆鸣不明白王梁为什么这么着急想把房子卖掉,连等几天都等不及,难道他担心自己走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王叔,这一百多万块钱呢,也不是小事,你怎么急成了这样了?”说着,压低声音说道:“再说,你家老爷子眼下不是还好好的,难道你想把他从这栋屋子里强行抬出去?”
  王梁咽了一口吐沫,欲言又止道:“我也不瞒你,我现在急需用钱,如果你今天不来的话,我都准备卖家里那套房子了……”
  说实话,面对王梁这种毫无心机的农民,陆鸣都硬不起心肠来砍价,听了他的话一脸恍然道:“原来是家里急着用钱啊……怎么?难道儿子要娶媳妇了?”
  没想到王梁点点头说道:“还被你猜着了,我大儿子前些年大学毕业,就留在了东江市工作,现在未婚妻肚子都大了,可就是买不起房子。
  女方家里人已经说了,如果再不买房子不但要把孩子做掉,还要跟我儿子解除婚约呢,说实话,三个孩子,就是这个有点出息,你说我怎么能看着不管呢?
  前些日子,几个兄弟和一些亲戚凑了凑,也只凑了五六十万块钱,东江市的房价你也知道,六十万也就够个首付……”
  陆鸣一听,一脸同情地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既然你家里有困难,我倒是能理解你的急迫心情。
  说实话,虽然你父亲跟我爷爷有点过节,可那都是他们上辈子的事情,我还是当咱们是乡亲,何况我跟你小兄弟也有来往,既然你有困难,我就帮你这个忙吧,只是,我又两个条件……”
  王梁一听有戏,急忙问道:“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办到的……”
  陆鸣打算王梁说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条件,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损失,我就不跟你讲价钱了,说好就是一百五十万,只是后面我家祖坟附近那几亩地也算在这栋宅子里面。
  另外,你要劝说你父亲,有关我爷爷那些陈年旧事就不要再提了,那些事都是陈年烂谷子了,再扯也没有什么意思,只能伤了大家的和气。
  你要是同意的话,我走之前咱们就签个协议,不过,我可提醒你,你父亲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买这栋宅子的,所以,千万别闹出什么事。
  不然,到时候王书记还以为是我强买强卖呢,这件事你最好给王书记打个电话商量商量,最后大家心平气和才好……”
  王梁一脸气愤地说道:“我父亲这边你就不用管了,至于我四弟,我跟他没什么可商量的,他这个书记有屁用啊,家里一点忙都帮不上,连给孩子安排个临时工都推三阻四的,我家的事情跟他没关系……”
  陆鸣一脸惊讶的样子,心想,看来王家几兄弟之间也不一定能尿到一个壶里啊,王奎刚才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家里规矩大呢,他应该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打个盹的功夫,儿子已经再商量麦他的命根子了。
  这样一想,陆鸣忍不住对老头产生了意思同情,不管怎么说,王奎算不上是个坏人,甚至比自己爷爷善良多了,只是心胸狭窄,以至于一辈子都生活在愤怒之中,临死都无法走出仇恨的阴影。
  王梁站在那里拨拉了一会儿心里的小算盘,最后说道:“就这么定,不过……我也有个小小的条件……”
  陆鸣见王梁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生怕自己拒绝他似的,心里面有点不忍,心想,他要是多要个十万八万的就给他算了,何必欺负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呢。
  “你说,什么条件……”陆鸣问道。
  王梁诺诺道:“我听说你在陆家镇开了大公司,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帮我二儿子和小女儿在公司安排个工作,做什么都行吗,只要有个正经稳定的行当就行了……”
  陆鸣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条件,笑道:“你二儿子不是在外面打工吗?”
  王梁说道:“每年都是空手回来的,去年连回来的路费都是我寄去的,你说这个工还打个什么劲啊,今年一直在家里帮我干点活,可这也是个长久之计啊……”
  “那你小女儿呢?什么学历?”陆鸣问道。
  王梁说道:“就是咱们市里面的一所中专毕业的,在家里大半年了,也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整天无所事事。
  前些日子听说大将军公司招人,我就给四弟打电话,让他帮忙给侄子侄女安排个工作,没想到就像是石沉大海,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会话,你说,不就是一个镇上的书记吗?竟然在家人面前也摆起谱来了……”
  陆鸣听了心里好笑,心想,农民们虽然朴实,可就是心里想得太多,一点小事就会让他们不高兴,王书记虽然官职不大,可也不至于为了一个临时工正儿八经地专门去找公司的董事长求情吧,这对他来说来岂不是杀鸡用了牛刀?

  “王叔,这样,我今天就回陆家镇,你明天就让你二儿子和小女儿到镇上找我,只要他们踏实肯干,我保证给他们安排一个赚钱多一点的岗位……”
  王梁一听,差点哭了,激动地说道:“哎呀,果然是陆大将军的嫡亲传人,光是这份气量就不是陆万林那些***能比……啊,那我就谢谢了……”
  陆鸣暧昧地笑道:“王叔,你客气什么?咱们两家祖上有过节,但也有渊源啊,能帮的上忙的肯定不会推辞……”
  王梁当然明白陆鸣的意思,笑道:“那是那是……要不咱们就写个协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