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8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的这个陆岩现在是做什么的?”尽管陆鸣已经意识到两个陆岩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可还是忍不住问道。
  因为,在陆岩的书里面描写的爷爷暴动的经过和王奎说的截然不同,如果他也是当年陆家镇惨案的参与者,当然不会自己揭短,何况他写的也不是纪实文学,只是一本小说而已,即便情节有虚构,也在情理之中。
  王奎好像已经记不起来了,扭头冲儿子问道:“阿梁,陆石头现在是跟什么的?”
  王梁说道:“好像是什么狗屁军旅作家……”
  王奎点点头说道:“对,还是摇笔杆子的,在八个人里面就他混的最差,其他人不是当团长就是当师长,还有当军长的呢……”
  说着,掐着指头算算,嘀咕道:“他比我打四五岁,今年应该九十五六岁了,倒是八个人里面最长命的,不过也快了,我这两年一直等着他的死讯呢……”

  王奎和王梁的话验证了陆鸣的猜测,看来写《忠魂》这本书的作者陆岩就是梅源村的陆石头,在爷爷那些兄弟中排行老八,眼下也是八个人里面唯一的幸存者。
  奇怪的是,据说陆岩一直生活在外省,王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消息的呢? 难道是他小儿子王怀平一直暗中关注着爷爷当年带出去的那些人的命运沉浮?
  更令人不解的是,按照王奎的说法,他们王家跟自己家里应该也算是世仇,王怀平不可能不知道这些陈年旧事。
  当他得知自己是陆大将军嫡系后裔的时候,应该马上就联想到他父亲的仇人陆尚友,可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不仅如此,还暗中支持自己和陆老闷搞公司,现在有和蒋凝香走得近,这究竟是做为领导干部的一种大度,还是深藏不漏。
  “王大爷,我还是那句话,既然当年参与那件事的人几乎都不在人世了,我看你还是把这段历史忘了吧。
  实话告诉你,我爷爷当年隐姓埋名打入国民党内部工作,解放后又秘密潜伏到了台湾做情报工作,并且因为叛徒告密牺牲了,半年之前这还是绝对机密。
  所以,以前上面不让你提这件事并不是不让你说话,而是担心他的暴露他的身份,如今他的身份已经公开,连政府都准备宣传他的爱国主义精神,这个时候你故意抹黑他好像不太合适吧……”

  王奎又怒气冲冲地说道:“今天不管你说什么话都没用,我现在谁也不怕,与本事就把我这条老命拿去,反正,在我死之前,一定要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要不然死不瞑目……”
  陆鸣知道,王奎这辈子恐怕钻进这个牛角尖李就没有出来过,现在想三言两语说服他闭嘴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加上他已经决定破罐子破摔了,让他保持沉默恐怕可能性不大,也许,只能从厉害角度警告他一下。
  想到这里,陆鸣笑道:“王大爷,其实你一定要说的话谁也拦不住你,毕竟年代不同了,说不定还真有人对这件事感兴趣呢。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你小儿子王怀平可是国家干部,还是领导,并且年纪也不大,将来还有可能当市长,当省长。
  如果你这个时候和政府公开唱反调的话,你倒是痛快了,但你就不替自己儿子想想?难道就不在意耽误了他的政治前途?”
  果然,陆鸣的话话好像触碰到了王奎的软肋,不过,他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哼了一声说道:“你少吓唬我,这事跟我儿子没有任何关系,再说,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政府要宣传你爷爷,那几个跟他一起逃跑的人要是不怕丢脸的话为什么五十年代把家里人全部接到城里面?为什么到现在都没脸回家乡?心里有鬼啊……

  我知道你现在是个大老板,有的是钱,所以变着法想隐瞒你爷爷的罪行,那些拍电影的人肯定是你花钱请来的,你小子乳臭未干,难道还想糊弄我?”
  陆鸣见王奎不可理喻,也不想再劝了,心里琢磨着让蒋凝香找王怀平想想办法,他毕竟是政府官员,这种情况下应该不会为了几十年前的私仇而不顾影响。
  再说,王奎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并没有被爷爷活埋,所以这个仇其实也只是老东西几十年来的一块心病而已。
  反倒是那些当年被爷爷祸害过的人家会不会有什么动静,以前他们以为爷爷早就死掉了,所以他们的后人恐怕把这件事差不多忘了。
  可等到电视剧播放之后,爷爷的身份就会被公开,届时肯定会引起社会的关注,谁知道那时候这些受害者的后人会不会站出来讨公道。
  “王大爷,既然你不听劝,我也没办法……不过,我可以表的太态,过去的事情只是你们上一辈人的恩恩怨怨,我们这一辈人不会再去计较那些事。
  实际上我和你小儿子关系一直不错,今后也要打交道,你如果执意要把陆王两家的旧账翻出来,我也没办法,希望你还是找个时间问问王书记的意见……”
  王奎的脸上明显带着犹豫的神情,嘴里却仍然强硬,说道:“我干嘛要听他的意见,我是他老子还是他是我老子?我们王家可不像你们陆家这么没规矩,上下长幼都不分,差着辈分也敢乱搞,简直就像是一个圈里面的猪……”
  陆鸣听了心里虽然恼怒,可并没有表现出来,说实话,他巴不得王奎当着自己的面发泄个痛快,这样一来,积郁在心头的愤恨就能化解一点,像他这种年纪的人按道理也应该想的开了。
  “对了,王大爷,你这账本都记着跟我爷爷一起闹革命的七个人的名字吧,能不能让我看看?”陆鸣不想再和王奎纠缠往事了,于是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王奎执着地纠正道:“不是闹革命,而是杀人放火,抢劫财务,畏罪潜逃……”嘴里虽然这么说,可还是把账本递给了陆鸣。
  陆鸣仔细一看,果然第一个名字就写着陆尚友三个字,字写的还不错,说明王奎也念过书,下面还有七个陌生的名字,除了陆岩之外,都没有听说过。
  按照王奎的说法,解放之后,跟随爷爷出去的人只要还活着,都已经把家属接走了,想必在陆家镇也没有他们的后人了。
  “王大爷,你说的那家……就是我爷爷他们灭门的人家叫什么名字,眼下还有后人吗?”陆鸣装作不在意地问道。
  王奎想了好一阵才说道:“既然灭门,哪来的后人……我只知道主人好像姓陈,但家里人并没有死绝。
  另外,我后来倒是听说了W市被陆铁锤祸害的两家人的身份,一家姓刘,是国民党的县长,还有一家姓孙,也是当时的名门望族,你等着吧,别看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可就算我不说,也有人会记着血海深仇。
  如果他们的后人要是知道当年的大魔头阴魂不散的话,可定不会善甘罢休,以前是找不到你们,现在既然知道了,早晚会有人找你清算这笔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