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9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了袁茵的帕萨特轿车,丁一发现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她出于职业的敏感,就开始跟小伙子聊起了袁茵。从小伙子的话里丁一知道,袁茵是个很严厉的老板,也是原则感非常强的老板,你只要犯了错误,她是从来都不会给你留情面的,是出名的严格治厂,制度治厂。但她有一点好,就是从不克扣工人的工资,工人该得的实惠一样都不会少。
  这名司机最后说:“如果要说管理严格,恐怕全市所有的民营企业,我们工厂是最严格的,各种制度都有,但这些制度不是挂在墙上的,而是绝对要执行的。好多企业的制度无数,但真正执行的不多。从这一点讲,我们的制度的确有些苛刻。迟到五分钟扣五块,十分钟扣十块,15分钟扣除半天的工资,迟到半个小时全天的工资就没了。”
  丁一说:“工资真的没了?”

  司机说:“真的,由考勤处直接开罚单,班组长车间主任签字,直接报到财务。报给财务后还不算完,财务在下月初开工资的时候,考勤处需跟财务核对,确认这笔钱的确从你的工资中扣除后,方可付工资。”
  “那无故矿工是不是更不行?”
  司机说道:“当然,累积三次就除名。我们袁总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哪儿有哪儿的规矩,你就是坐车去北京,还有个钟点限制呢,过去那些大臣们上朝,还得叫个起儿呢,一个萝卜一个坑,有事必须请假,不请假就是对工厂、对工友们的不尊重。所以,我们厂工人的纪律是最好的。”
  丁一对这个未谋面的袁茵就有了好感,她说的:“她这个比喻很好,做得很对,只是,她真罚吗?”

  “当然真罚了,一点都不留情面。我就挨过罚的。我们财务的工资表不单有袁总的签字,还有人力资源部、劳保部、库管签字后,还得有分管考核工作的人签字,这个人专门管考核,平时什么工作都没有,他的任务就是考核和开罚单,是我们厂一位退休老职工,非常严格,他签完字后,工资表才能送到袁总那里签字。生效。”
  “哦,那么多人签字都是为什么?”丁一有些不解,感觉哪个单位都是一把手是财务一支笔,有一把手签字就行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多让陪签。
  司机解释道:“人力资源部负责核实绩效部分工资,劳保不负责核实是否有超领劳保物品情况,库管负责核实是否有浪费情况,这些部门都审核完了,车间主任和主管生产的副总也要签字盖章,然后才是袁总签字。”
  “呵呵,管理得真够严密的,你们没搞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吗?”丁一问道。
  “搞了,那套东西就够麻烦的了,我们自己又层层加码,所以就更严了。”司机不无抱怨地说道。
  丁一感觉这个话题很有趣,就说:“管得这么严有没有受不了跳槽的?”
  司机说道:“恰恰相反,跳槽的特别少。我们袁总有句口头禅,她说,工厂是大家的,我只是替大家代管,没有任何理由懈怠。说白了,我实际就是在给大家打工。我管得严点,少浪费点,我们年底就多拿点奖金,否则,工厂效益不好,没有奖金给大家,甚至连工资都开不出,你们还会在这里干吗?”

  丁一点点头,说:“是这个理,她这话说得很实在。”
  司机继续说:“是啊,别看管得严,而且坏了制度还扣钱,但是我们工资比哪家企业都有保证,工厂从没拖欠过工人的工资,而且比其它工厂拿的工资还多。好多工厂招不上来人,我们厂从来都不存在招工难的问题,好多市里的干部托关系想把亲属塞我们厂,但这些通过关系来的人,必须经过培训,考试合格后才能留下,不合格照样走人,我们袁总就说过,我绝不能拿全体职工的利润做交易。”

  “哦?”丁一感觉袁茵做到这一点很不简单:“那你们袁总就不怕得罪人?”
  司机边开车边给丁一介绍这袁总,他说:“得罪人的事谁都怕,尤其是现在那些当官的,不达到他们满意,转过头就给你小鞋穿,我们厂在这方面吃的亏大多了,那袁总也不改,该怎么办照样怎么办,她给我们开会的时候就说,我绝不能拿全体职工的利益做交换,如果迁就了这个迁就了那个,那工厂就别开了,改粥房吧……”
  “粥房?”丁一不解其意。
  司机笑了说道:“就是舍粥的粥房。”

  丁一不由笑了。
  司机又说:“她就是这么个犟脾气,宁愿挨治也不能破坏规矩。时间长了,大家也都知道她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就很少往这里塞人了。我们好就好在全是订单业务。少了流通这一环节,职能部门就是给我们气受,也受不到哪儿去,一不偷税漏税,二不苛刻工人工资,你能治到那儿去?顶多就是拿卫生这些小事说事。我们不做漂染加工业务,就是环保局来了,也找不到大毛病,只是拿一些悬浮物做说事,再说,我们厂为了防止职业病发生,按照环境认证标准来执行,早就避免了环境不合规的情况发生,所以,就是袁总得罪了有些部门的领导,他们也很少能找到毛病,好多部门的领导事后都和袁总成了朋友,他们说她是一个毛病最少的企业家。袁总常跟我们说,只要咱们把自己的日子过起来就是最大的成功,无论是领导还是朋友,只有把你的日子过起来了,他们才喜欢到你这里来。那些领导也喜欢过日子干事的企业家,你企业搞的什么都不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你就是把周围关系搞的再好也没用,你到头来仍然什么都不是。只有把企业做起来才是硬道理。”

  丁一感到这个袁茵很有性格,也很务实。如今,在当下的企业家中,这样脚踏实地的人不多。
  那个司机显然意犹未尽,他继续跟丁一说:“我们袁总之所以这么强硬,其实也是有底气的,我们厂一分钱贷款没有,不偷税漏税,就是有人来找茬也不怕,她唯一怕的就是工人把活儿干砸了,得罪了客户。”
  “这倒是个硬道理。”丁一说道。
  半个多小时后,汽车驶进了阆诸老城区一座临街的大院里。一个留着时尚短发的中年女人迎了上来,她中等个,身材圆润,五官饱满,透露出职业女人不多见的幸福和贵气。不用介绍,从她的气质上就不难判断,这个就是袁茵。
  果然,司机介绍道:“这是我们袁总。”

  车子刚一挺稳,袁茵就从外面给丁一拉开了车门。
  丁一下了车,跟她握手,说道:“袁总好。”
  袁茵说:“丁记者,欢迎,欢迎啊,你一来,我们这个小厂蓬荜生辉啊。”
  丁一说:“袁总太客气了。”
  丁一打量着袁茵,这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容貌姣好,气质端庄、沉稳,尽管她的企业做得很成功,而且没有一分钱贷款,但她的衣着朴素、简单,一套藏蓝色的衣裤,显得她干练,利落。显然,这身外套是工厂管理人员的工作服,跟司机穿的是一个颜色。她的上身敞开着,里面露出一件白色的背心,把她的皮肤映衬得更加白皙,柔润,不施脂粉、更没有披金戴银,这和一般人眼里的成功女企业家又有一些区别。

  “既然来了,就参观一下我这作坊工厂吧。”袁茵微笑着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