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心虚了,说道:“当然,主要还是我让你受的折磨多。”
  丁一这才满意地笑了,说道:“这态度吗,还凑合。”
  江帆又说:“不过有一次我从内蒙回省里来,住在他那里,他跟我说谈了一个,是三源的一个女孩子,不知后来怎么又不提了。”
  丁一也说道:“对呀,我回亢州办调动手续的时候,好像也听雯雯说过。也许,他还有可能复婚吧?”
  江帆一听就“哈哈”大笑了,说道:“你啊,枉费了长宜对你的一片关心,他前妻早就结婚了,他就是想复婚,都没人跟他复了。”

  丁一微微张开嘴,说道:“哦……我真是不知道这个情况,我最后一次去亢州的时候,好像听说他前妻和前妻母亲,包括王部长,似乎都有意让他复婚的。”
  江帆说:“怎么可能啊?他要是有意想复婚,早就复了,那都是他前妻的想法,他前妻还找过三源那个女孩子也就是从那次后,三源的那个女孩子就没有再跟长宜联系。所以,就是他前妻不结婚,我估计长宜也没有复婚的可能。”
  “哦——是这样啊——”
  江帆感叹了一下,说道:“唉,其实男人到了我们这个岁数,当然长宜还比我小几岁,那也不小了,说真的,不具备竞争力了,没有几个女人会看得上喽——”
  丁一听了这话,就歪过头,打量着他。
  江帆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说道:“当然,也有死心眼的傻女人,比如我旁边的这位。”
  丁一娇嗔地白了他一眼。
  江帆也看了她一眼,冲她做了个怪脸……
  这次没有怀孕,对丁一来说,是件值得庆幸的事。一来是她不想未婚先孕,二来是让爸爸知道这个事实后,更会给江帆减分的。

  周一,是电视台新闻直播节目的例会时间,尽管是一个节目的例会时间,但规格很高,上到广电局局长、下到总编室主任,台里播音组组长,新闻部全体工作人员,全都参加会议。大家会利用这个例会,查找不足,以利于今后改进。每次例会,已经荣升广电局局长的朗法迁都要亲自参加这个会议。
  丁一挨着岳素芬坐在一起,头开会的时候,岳素芬悄悄塞给她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中午去我哪儿吃饭。
  丁一回道:不能定,我上午还要见一群人。
  岳素芬又写道:是采访的事吗?
  丁一回道:是商量为福利院的孩子捐助的事。
  岳素芬:那好,等有了结果,想着让这些人进我的直播间。

  朗法迁一如既往地摊开笔记本,按照上面记得的几点意见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道:“新闻直播到现在,各个节目主持人越来越成熟,出错率越来越低了,但这一周还是有不少的问题出现。我先说字幕。字幕还是有错字。这个问题几乎我每周都能接到观众的反馈,最让我感到脸红的是,一位小学生打来电话,她告诉我,咱们新闻节目的标题字幕,有一个字打错了,那就是好评的评字,打成了平安的平。当然,其它节目组也有这个现象。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杜绝不了。要说直播节目打错了,来不及更改,那么重播的时候怎么还是错的,有时间怎么也不改了?还有,其他节目组都是录播的节目,你们有的是时间纠正错别字,可是为什么还会让错别字出现呢?下面,就是我发现的错别字,我都写在纸上了,一会请王台长过目。”

  说完错别字,朗法迁又说到了新闻工作者的形象问题,他在会上指出翁宁表情拘谨,不够自然等,让她多看看中央台新闻节目主持人的节目,另外,再次强调女主持人不要戴任何的首饰,还是翁宁,眼影涂得过重。如果观众家的显示屏对比度稍强一点的话,那么重的眼影就是大熊猫了。
  这个会开的时间不长,散会后,丁一就接到了袁茵打来的电话,袁茵说大家都在她这里集齐,问去哪儿跟丁一见面。
  丁一想了想说:“袁总,我一会去你那里吧,正好也到你那里参观一下。”
  袁茵说:“好的,我这就派司机去电视台接你。”

  丁一放下电话后,她想给汪军打个电话,向他汇报一下。自从去年选举期间发生的那件事后,丁一发现汪军很注意跟她的接触,某种程度上丁一还得要感谢汪军,是汪军让她和江帆知道了阆诸并不太平,这就给江帆敲了警钟。感激归感激,但她还是怨汪军的,毕竟是因为汪军,她才失去了自己第一个孩子,尽管汪军如今是电视台台长,她的直接上司,但是丁一很少跟他来往,甚至都很少说话,有事能打电话绝不去办公室找他。

  不过此时,丁一想去办公室找他,因为她感觉在电话里说不明白。这样想着,她就出了门,坐上电梯,来到汪军的办公室。
  她敲了门,直到里面传来一声“进”,她从推门进去。
  汪军正在低头看着什么,见进来的是丁一,他有些意外,赶紧从座位上站起,非常客气地说道:“小丁?是你?你可是稀客啊。”
  丁一来办公室找他,的确令汪军有点受宠若惊,他从班台后面走出来,伸出胳膊,示意丁一坐下。然后用纸杯,给丁一接了一杯纯水,放在丁一面前的茶几上,随后,自己也坐在了丁一的对面。
  汪军看着丁一,说道:“找我有事吗?”
  丁一说:“是的,儿童服装厂的袁茵给我打电话,想通过我,给儿童福利院的那些孩子做点善事,我们已经联系好了,一会我去她那里,具体商议一下。所以,特来跟你汇报一声。”
  汪军赶忙客气地说道:“小丁,我了解你,你做事认真有分寸,儿童福利院的系列报道得到了市领导和局领导的好评,台里最近准备将你做的这个系列报道送到省台,参加今年好新闻的评选。既然袁茵找到你,就是对你的信任,就按你的意愿去办吧,如果需要我跟福利院打招呼,我就给院长打电话。”

  汪军的态度在丁一的预料之中,她说道:“暂时不用,我还不知道袁茵打算怎么做,等我跟她谈了后再跟台里汇报吧。”
  汪军说:“不用跟台里汇报,你本来也做的是善事。上次我看见我那个同学院长,她还念念不忘你的好,说如果没有你的报道,福利院不会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资助和有关部门的领导重视。”
  丁一淡淡笑了一下,说道:“我没有做什么。那就这样,我已经跟袁茵约好,马上就去她那儿。”
  丁一一边说着,一边就站了起来。
  汪军也站了起来,送丁一到了门口,说道:“小丁,工作上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丁一淡淡一笑,说道:“多谢台长。”说完,就开开门出去了。
  汪军没有送丁一到门外,直到丁一关上房门后,他才出了一口气。丁一这事,他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内疚,更何况,丁一的背后是江帆,一个四十开外的男人,如果丁一因此没有小孩了,那他自己真应该下地狱。
  袁茵的车很快就到了,门卫给丁一打电话。丁一接到电话后就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