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6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0 20:05:13
  023章:撞入我怀 
  “大叔…”我靠在莲朗大叔的怀里,委屈地大哭起来,而莲朗大叔始终都未抬起手抱我或者安抚我一下,他就像座有温度的高山一般,立在我身前,任由我依靠。
  莲澈走了过来,冷声骂道:“还真是贱骨头,一骂你,你就跑进别人的怀抱。”
  我蹙着眉流着泪回头看了看莲澈,转而又委屈地将脸埋进莲朗大叔的胸口,我哭得越发伤心了。
  莲朗大叔对莲澈低声叹道:“早知道你要这样待她,当初就不该让着你。你这样伤她的心,你自己难道不难受吗?她早就爱上你了,她对你的情,岂止是这一世的因缘?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这一世她是爱得卑微,但这并不是你用来伤害她的理由。莲澈啊,你好好看看她,她前世今生都是爱你的。”

  莲澈沉默了,而我一直不愿再看他凶我骂我的样子,我一直将脸埋在莲朗大叔的怀里抽泣,因此,我看不见莲澈的神情。
  “你过来…”片刻后,莲澈哽咽着朝我喊道。
  初见时,他对我也说了这句话,可这一次,听起来感觉完全不同,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虽是眉眼如初,还多了几分愁怨,可我不愿朝他走过去了。
  见我不肯回头,莲澈又怒了,直接对我吼道:“你过来!”
  听起来好似要吃了我一般,吓得我将身子缩进了莲朗大叔的怀里,莲朗大叔见我在害怕,就下意识地抬手抱了抱我…
  莲澈见我被他吓得直往莲朗大叔怀里躲,他放低了声音,对我说:“你过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凶你了,你过来,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要娶你…”
  我怔然转身,望着莲澈恍惚问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娶你!”月光下的莲澈红着眼眶高声呼道,可我丝毫未看出他眼底的一丝凶意。
  我转脸看了看莲朗大叔的眼神,大叔眼神清冷,他并未说话,只是直直地站在原地,默然望着情绪激动的莲澈。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许了?”莲澈对着我和莲朗大叔说道,彼时我以为莲澈是对我说的这句话,后来我才醒悟,莲澈这句话是对莲朗大叔说的。

  彼时年少懵懂,自以为嫁给自己心里爱着的人是最幸福的事不过, 便傻愣愣地朝莲澈点了点头。
  莲澈眼中含泪,嘴角弯着笑,一步步朝我走来,伸手一把将我从莲朗大叔的怀里狠力拽了出来,他一边用力地将我抱至胸前,一边对莲朗大叔说:“就让师兄您来替我们主婚可好?”
  我望着莲朗大叔的双眼,我看不见他堆积着伤疤的脸颊下的真实神情,大叔没有回话,没有说好,也没有拒绝,而是漠然转身走远了。
  莲澈带着我朝回孤山的方向走去,我虽是一路牵着我的手,可却不曾对我说一句话。
  而我完全沉浸在幻想里,幻想着与莲澈举案齐眉的未来。
  我们走了一夜的山路,可我却觉得牵手的时光过得太快。
  天快亮时,我们来到了孤山的吊桥边,通往孤山的那座吊桥被人重修了,过桥的时候,莲澈忽然开口说话了,他说:“这桥断了又通,通了又断,修来修去都是为了同一个人。”
  回到孤山后,天气一日比一日寒冷。

  晌午时,莲澈找莲朗大叔商量婚事的事宜,我独自留在木屋里,我看见了之前由我亲笔描摹底画的绣品还放在靠窗的那方木桌上。
  我朝方桌走了过去,看见绣品上的仍是半边脸,好似自从我走后,莲澈不曾继续完成这副绣品。
  好奇心使我伸手去摸了摸扎在绣品上面的针线,那针线被我一碰,就好似沉睡的游龙被惊醒,嗖地从绣品上飞了起来,一针飞入了我的额上,直接连针带线嵌入进我的额头里,由不得我躲闪。
  我痛得在地上打滚,脑海里猛然翻滚出无数古旧却异常清晰的画面…
  酒肆的梁柱上挂满了铜色的驼铃和五彩的宝幡,我穿着一身玫红色的藏族长裙,宝蓝色的头巾下披着一肩细长的辫子,我自顾饮着酒,忽而对面走来一裹着头巾的年轻男子,他不请自来,直接坐到了我身旁,轻声问:“姑娘为何夜深独自在这酒肆饮酒,就不怕碰到见色起意的恶人么?”

  “今夜异常闷热,为何公子还要戴着头巾呢?”我举起酒杯,对着年轻男子笑道。
  “听姑娘的口音,姑娘不像是我西域子民啊?”年轻男子直接当着我的面脱下头巾,还随手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跟我碰了碰酒杯,他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哟!原来是个光头和尚!什么叫你西域子民?口气不小啊,我确实不是西域人,我来自遥远的京城。”我笑意盈盈望着身旁这个玉面和尚。
  “为何而来?”这和尚又与我碰了杯,我们各自又喝了一杯酒。
  “为了自由,还为了我寻了许久的情郎。”我浅浅笑道。
  “姑娘来拉萨多久了?”那和尚浅笑着将身子凑过来,手臂挨着我的肩膀,眼神里竟是爱欲的流光。
  “一月有余了。”我望着他眼底的流光,轻声回道。
  “我也被囚禁在那金色牢笼里一月有余了,今夜刚跑出来就遇上姑娘你了。”和尚的手摸到了我指尖。
  我分明感觉到了一股激流从他的指腹传到了我的身体里,可还是将他的手推开了,笑道:“好一个趁夜乔装改扮出来偷喝酒的花和尚…”
  那和尚邪魅地笑了笑,看了看酒肆门口站着的那个人,轻声说:“姑娘,我要走了,谢谢你的酒。”
  说完,他放下酒杯,笑着起身走到了门口,和门口那位侍卫模样打扮的人一同匆匆离开了。

  约莫三日后,亦是深夜,我还在那酒肆里饮酒,只是心情不太好,喝着喝着就醉了,起身离开时,一个踉跄撞进了陌生人怀里,一抬头,发现又是那和尚,他还是戴着头巾。
  “怎么,又是你…”我扶着他胸口,慢慢站直了身。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三日未见,思之如狂兮,真怕姑娘等不到情郎就会独自离开。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我冒了这天下之大不韪来见你了。”那和尚一嘴的花言巧语,可我却心甘情愿全当真了。
  “我说怎么今夜的风异常温热,原是有情郎在来见我的路上了。”我醉醺醺地靠在他胸口,仰面看着他的脸轻笑着。
  “走,我带你去看我西域最美的星空。”他拉着我一路跑出酒肆,门口停着一匹马,他出门就将我抱上了马,载着我一路往拉萨城郊奔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