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66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0 08:30:30
  可是这次连老张都帮不了我了,因为那触手不但把我缠起来了,还翻翻滚滚的卷上去,把张无忍也给卷了起来。我们俩瞬间被扯倒在地上,直接朝那栋破房子里拖去。
  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卧槽!这下连老张都顶不住了!
  在拖我俩进门的时候,我的脑袋砰的一声撞在了门槛上,这一下撞的挺严重,我立刻觉得脑子昏昏沉沉,鲜血哗啦哗啦的从脑袋上流了下来。剧烈的撞击让我的意识有点模糊,连老张喊我的声音都觉得像是从极其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艰难的说,老张…快…快…

  我想说快跑,可是那个跑字还没说出来,终于还是晕了过去。
  这一下晕的时间不知道有多长,像是过了好几天,又像是只恍惚了几秒钟。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你确定了?
  然后我就听到张无忍在回答,没错!确定了!
  那声音又说,命运就像是一个庞大无比的迷宫,每个人一出生,就站在了迷宫的入口。所以人的一生,其实就是无数次的选择。
  每一次选择,都代表着你不同的命运。所以人的生命才是丰富多彩的。可是有一种人,他的命运却是早已经被注定好的,也就是说,不管他怎么选择,该来的,总会是来的。
  何中华和你的命运,早已经被注定了,他注定会用诛魔刺插进你的心脏的。
  日期:2018-06-10 10:00:30
  我听到这,当场就想过去抽他耳光,我怎么可能会用诛魔刺插进老张的心脏?他又不是僵尸厉鬼!换句话说,就算他是僵尸厉鬼,老子也能护着他给他找一个安稳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弄死他?
  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耳朵能听见,大脑能思考,可身体偏偏却无法动弹,连说话都不行。那种感觉就像是中了梦魇一样,难受极了。

  张无忍沉默了好久,然后他问:我们两个的命运当真无法改变吗?
  那声音这次回答的飞快:人生下来,就注定要死。这种命运无人能改。
  张无忍冷冷的说,就算如此,我也要救他。正如先生所说,既然无论如何都会来,现在又何必扼杀呢?
  那声音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说:没错!何必扼杀呢?老乞丐,你的最后一幅画,就着落在这个小家伙身上了。
  他话音刚落,一盏淡蓝色的光芒就亮了起来。说来也奇怪,灯光一亮,那种梦魇般的感觉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蹭的一声跳起来,急忙去摸诛魔刺,却听到那个声音轻轻的“咦”了一声,说,你醒了?
  我勃然大怒,说,醒你奶奶的嘴啊!你他妈的谁啊?挑拨我俩关系来了是不是?我跟你说,刚才的话我可听的清清楚楚,你说老子会用诛魔刺扎死老张?信不信我先给你心口来一下!
  老张急忙捂住我的嘴,说,老何,别乱说!
  蓝色的灯光虽然微弱,却足够我将周围看的清清楚楚。
  日期:2018-06-10 11:30:30
  从破烂的墙上和烟熏火燎的屋顶上来看,这应该就是我们看到有触手怪的破屋子。只不过触手怪哪里去了?
  张无忍见我神智迷迷糊糊,赶紧跟我介绍了一下情况。我这才知道所谓的黐灵,其实就是一种很神奇的植物。这东西训练的好了,最能识别邪祟之物。
  而我因为脸上的鬼面具,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正好就是邪恶的。所以才引来了黐灵的袭击。

  这个破屋子里有两个流浪汉,一个是画尸工垃圾刘,一个是个半身不遂,浑身脏兮兮的老头。老头一口地道的河北口音,刚才就是他,说了一大堆命运什么的话。
  我心说一个脏兮兮半身不遂的老头,什么时候也客串神棍来了?不过看在垃圾刘的面子上,我还是气哼哼的什么都没说。不过那老头脸皮倒是厚,说,老刘嗓子坏了,所以不能说话,不过刚才的条件咱们可以继续谈。
  因为我昏迷了一段时间,所以也不知道张无忍跟人家到底谈了什么。于是赶紧问他,张无忍才说,刘老爷子可以解决掉你脸上的面具,但小黑天无量菩萨的祭品印记无法搞定。但是他出手,是有条件的,我们得帮他做三件事。
  其实我最讨厌的就是替人做事了,按照我的想法,你救人,我们出钱,救一个人,出一笔钱,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可是办事就不一样了,尤其是传说中的画尸工要我们办事,还真不如用钱来解决。

  日期:2018-06-10 13:00:30
  张无忍说,这三件事其实也不难办,第一件就是不许插手杨宏奥家的事。那个老头罪有应得,等他被厉鬼缠身死掉之后,阴魂自然会转世投胎。
  我说没问题,咱们跟宏奥集团本来就不对付,这活不接。
  张无忍又说,第二件事,是送一幅画去山东铁家,找一个叫铁木耳的人。这事也不难,无非就是亲自跑一趟就是了。
  我点头答应,说,第三件呢?
  张无忍稍稍迟疑了一下,说,第三件事,是要咱们杀一个人。不过你也别急,这个人不是中国人,是泰国人。据说是清迈一家寺庙的白衣阿赞。刘老爷子说杀他不用有心理压力,因为这家伙本来就该死。
  我说,咱们不能滥杀无辜。他该死不该死,得咱们确定了才行。
  张无忍摊摊手,说,我也是这么回答的。刘老爷子表示,我们可以先去打探一下这位白衣阿赞做过的事情,如果认为他该死的话,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把他的骨灰带给山东铁家的铁木耳。
  我寻思了一下,这三件事其实也不难办到,于是就稍稍松了口气。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张无忍还有事情在瞒着我。尤其是刚才趁着我昏迷的时候,那个半身不遂的老人说的那些话。
  命运是个什么东西?我以后会用诛魔刺扎进老张的心脏?
  张无忍似乎也有点心虚,咳嗽了一声,说,行了,赶紧躺下。
  日期:2018-06-10 14:30:30
  刘老爷子说,这幅画是他最后人生中最后一幅画了。
  我说非得躺下吗?躺着画画多没意思?站着多好?
  张无忍顿时笑了,说,你不但要躺着,还得死!你以为画尸工这个名字是白叫的啊?
  他解释了一下,我才知道画尸工名字的真正含义。
  画尸工有一种很神奇的本领,就是能用特殊的画布和染料来作画。而做出来的画,能把人的灵魂吸引进去。

  最厉害的画尸工具有过目不忘的能力,看人一眼,就能以画布作画。画成之后,被画的人灵魂就会飘飘荡荡,离体而出。灵魂脱离了身体就是脆弱的,如果画尸工再用封魂笔划破画中人的双眼,灵魂就会彻底封在画中。
  七天之后,被画画的人就会悄无声息的死去,而且死的时候身上没有半点伤痕。
  事情都是具有两面性的,画尸工能利用灵魂杀人,自然也能救人。这也是为什么圈子里流传着画尸工亦正亦邪的说法。
  我躺在床上,吃下垃圾刘用染料搓成的药丸。旁边的瘸腿老汉解释,这种药丸能镇住我的灵魂。到时候垃圾刘封魂笔和成魄布作画,我脸上的面具自然而然就会被吸引进画中。

  到时候画中人戴有面具,而我只需要躺一夜,自然就能安然无恙。只不过在我吃下药丸的这段时间,身体不能动,灵魂不能思考,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样。但是这样,更方便画尸工来为我画他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副画。
  张无忍冲我点点头,示意有他在,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于是我就乖乖的躺在了脏兮兮的地面上。垃圾刘把药丸递给我,示意我吃下去,然后从蛇皮袋子里抽出了一条脏兮兮的� 尸布,整个把我包了起来。
  药丸里不知道含有什么,很快我的神智就变得模模糊糊起来。但是就在这� 尸布铺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看到了垃圾刘的双眼,竟然是诡异的绿色。他咧嘴一笑,嘴巴里露出了两颗尖锐的獠牙。
  卧槽!这垃圾刘有问题!
  我当场就想窜起来,可药丸已经发作了,迷迷糊糊中我只来得及骂了一句脏话,就人事不省了。

  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