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8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群人偷偷跑回了那个姓蒋的女人家里,商量着先看看风头再决定是不是要回梅源村,那天晚上我因为受到了惊吓,躺在柴房里怎么也睡不着,只觉得那个夜晚格外的长,也不知道过了多长,刚刚想迷糊过去,忽然听见院子里有动静。

  爬到窗口一看,只见陆铁锤正拿着一把铁锹在地上挖着什么,开始我也没有多想,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会有危险,还以为他是想把抢回来的金银财宝埋在这里呢。
  可就在我想回到床上睡觉的时候,只见那个姓蒋的女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小声骂道:‘你这个混球,你把人埋在院子里今后让我怎么还敢住……’
  陆铁锤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吐沫说道:‘一个小孩子,怕什么?”说完又挖起来,只见女人朝着我睡觉的房子看了一眼,小声道:“既然是孩子,有必要这么做吗?’
  陆铁锤喘息道:‘我也不想这么做,可这是掉脑袋的事情,牵扯到十几个兄弟一家老小的性命呢,再说,他哥是丨警丨察,跟我有仇呢,如果让他知道就糟糕了……’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隐约感到一阵恐惧,明白那个坑有可能是给我挖的,吓得我瘫在地上半天不回动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想到必须马上逃跑,要不然小命肯定没有了。

  我偷偷爬到窗口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只见陆铁锤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然后对那个女人说道:‘我还真下不了手……这是就让老八干吧……’
  说完,就跟那个女人走进了屋子里,我还听到那个女人劝道:‘哥,你这也太狠了……他才十几岁啊,又是乡里乡亲的……’
  只听陆铁锤喝道:‘你给我闭嘴……’
  这事我已经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虽然吓的腿脚发软,但我一刻都没有耽误,悄悄打开房门,幸运的是我住的屋子距离正房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没有听到任何声息。
  但在开大门的时候,发出的响动还是让里面的人听见了,好像有人从屋子里追出来,我哪敢回头看,门只打开了一条缝就直接钻了出去,然后就没命的狂奔,好在我是在村子里跑惯山路的,加上人小灵活,所以开始的时候还听见后面有人追赶,没多久就把追我的人甩掉了……”
  陆鸣听的脸都白了,简直不敢相信王奎嘴里说的就是自己爷爷,如果撇开当时的历史背景,爷爷的行为不仅是犯罪,甚至算得上是惨绝人寰,不仅**了那个女人,而且竟然一家大小都没有放过,最后还要杀自己的乡亲,这哪是人赶出来的事。
  顿时,陆鸣心中激愤难平,甚至不由自主地站在了王奎一边,而自己爷爷以及那帮兄弟反而成了对立面,心里忍不住替王奎捏一把汗。

  “那……后来呢?”陆鸣问道。
  王奎坐在椅子上摇晃了几下,似乎已经很疲倦了,说道:“后来我直接去找我哥哥,然后带着丨警丨察去抓陆铁锤一伙。
  不过,他们似乎猜到了我接下来会做什么,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后来听说他们几个人跑到了当时的县城W市,又在一户有钱人家干了一票,还顺带着杀了县长,搞了他家里的女人,这就是被传说的轰轰烈烈的革命行动……”
  陆鸣呆呆地说不出话,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心想,王奎对陆家的仇恨算是有了合理的解释,他不仅很爷爷,还因为他的残忍顺带着把所有姓陆的人都恨上了,难怪他巴不得自己一家断子绝孙呢。
  陆鸣听了王奎的讲述,在吃惊之余最关心的一件事就是自己爷爷做的这些事情除了他和家人之外,还有谁知道。
  想想也觉得奇怪,虽然严格说来目击者只有王奎一个人,但那个姓蒋的寡妇肯定也是知情者,后来国民党政府的丨警丨察还进行了抓捕,按道理自己爷爷干的这个惊天大案应该家喻户晓,可自己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难道时间太久了,人们已经把这件事忘记了?
  但起码王奎是不会忘记的,难道几十年来他一直对这件事守口如瓶?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当时镇政府的丨警丨察局不会没有有历史记录吧。
  退一万步来说,爷爷逃跑之后,奶奶带着父亲改嫁陆天龙,起码陆天龙对这件事应该有所耳闻,难道他就没有跟自己的后代提起过?
  要不然自己在陆家镇待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这件事,就连陆老闷也没有提起过,他可是知道自己身世的人。
  “怎么?难道你以为这都是我编出来的?”王奎见陆鸣一脸疑惑的神情,有点气愤地问道。
  陆鸣点上一支烟缓缓说道:“不能说相信,也不能说不信,毕竟,你说的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除了你,恐怕连个证人也找不到,所以,我就只当听了个故事吧。
  只是,我有点想不通,即便是几十年前发生的事情,社会上总会有流传下来,比如,那些受害人难道就没有后人?
  即便其他人都把这件事忘记了,他们应该不会忘吧,何况,你回来之后应该也把发生的事情告诉过别人,怎么就平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呢。”

  王奎哼了一声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解放前陆家镇的人基本上都知道陆铁锤这个名字,也知道他干过什么事。
  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老人们死了,年轻人自然也就不会再关心这件事,甚至连陆铁锤这个名字恐怕都没有听说过,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解放之后上面不让提这件事……”
  陆鸣已经隐约猜到上面为什么不让提这件事了,可还是惊讶道:“为什么?”
  王奎哼了一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说道:“因为有人包庇庇陆铁锤,听说他死在了战场上,成了英雄,这种事情说出来岂不是让他名声扫地?再说,上面的人说了,当年陆铁锤杀的是地主和国民方反动派,那是杀富济平的侠义行为,是革命行为……

  其实,有些姓陆的人家对这件事知道的很清楚,起码那七个跟着陆铁锤逃跑的人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们就是不说。
  说实话,即便他们没有亲眼看见陆铁锤在镇上杀人,可对他平时在乡里横行霸道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就应为他们姓陆,而陆铁锤又是陆大将军的狗屁传人,所以他们知道也不说,还要替他隐瞒,编出胡话来骗政府,把陆铁锤一个流氓恶霸、杀人刽子手说成是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大英雄。
  你说,那时候我们王家才有几个人?整个陆家镇姓陆的又有多少人?我能说得过他们?我也不瞒你,要不是我一直把这件事憋在心里面,说不定这条老命早就被你们陆家人拿去了。”
  “这么说,你回来之后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陆鸣问道。
  王奎愤愤地说道:“我去跟谁说?难道去跟那些姓陆的说?好在陆铁锤逃跑了,再也没有回来,我才能过几天安心的日子,我相信,他要是回来的话,肯定会杀我两次……”
  陆鸣笑道:“王大爷,这也只是你的猜测,你自己刚才不是也说了嘛,他其实也舍不得下手,主要还是当时被逼急了,没有办法,何况,你哥哥还是国民党政府的丨警丨察……
  再说,难道你们王家的人就这么干净?我可是听说,你哥哥调戏过我奶奶呢,这笔账该怎么算?”
  王奎哼了一声道:“那是报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