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8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奎哼了一声道:“陆铁锤那时候仗着家里有钱,又是所谓的陆大将军的嫡系传人,从十四五岁就开始风流了……梅源村……甚至陆家镇那边凡是有点姿色的女子,不分老幼,几乎都被他染指过,谁知道生下了多少孽种……”
  “你放屁,你家才是孽种呢。”陆万林一听,气愤地骂道。
  陆鸣急忙摆摆手制止了陆万林,说道:“王大爷,说话要有根据,不能听信传言……我告诉你,我爷爷现在是革命烈士,政府都要表彰他呢,你可别传播这种谣言啊……”
  王奎冷笑道:“革命烈士?你是不知道你爷爷是什么人,说白了,他当年就是陆家镇的一带的地痞流氓……

  整天纠结一帮无赖横行乡里、欺男霸女,什么缺德的事情没有干过,当年他被国民政府通缉的时候,好多人都去镇政府揭发他。
  这里面还有不少你们陆家人,说不定还有他的亲生儿子呢,记得他逃跑以后,村子里家家户户放鞭炮,就像现在贪官被抓是一样的……”
  陆万林似乎再也听不下去了,走近一步喝道:“你这老不死的给我闭嘴!要不是看在你一把年纪的份上,今天就不客气了,王奎,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现在可不是你横行霸道的时候了……”
  王梁走上一步,怒视着陆万林说道:“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在我家,在大呼小叫的就滚出去……”

  陆鸣虽然心里气愤,可不想马上跟王奎翻脸,再说,他毕竟是那个时候的过来人,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事实。
  反正,听重来和尚说,自己爷爷年轻的时候确实算不上什么正经人,要不然也不会把祖宗留下来的家产败光了。
  只是,不明白王奎这老东西对爷爷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怒气,如果媒体的记者来采访他的时候说出这番话来,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管怎么样,要想办法化解他的怨气,到时候替爷爷说几句好话,要不然也没有办法呀,他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总不能把他藏起来吧。

  陆鸣瞥了一眼谢筠,见她一副惊愕的神情,心想,王奎这老东西的话肯定在她心中彻底颠覆了爷爷的光辉形象,就算她不会传给别人,到时候肯定会告诉韩佳音。
  悔不该带她来这里,只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等一会儿好好哄哄她,务必不能让她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否则可能会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呢。
  “大哥,你和谢筠到院子里等我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和王大爷单独谈谈……”陆万林虽然不至于会出去宣扬家丑,可有他在这里,随时都有跟王奎闹翻的可能性。
  “阿鸣,他这么说你爷爷,还跟他谈什么?”陆万林不满地说道。
  陆鸣朝着陆万林挤眉弄眼,意思是让他先出去,一边说道:“王大爷可能也只是听到了一些传闻,并比一定是真的……”
  没想到王奎眼睛一番,说道:“谁说是传闻,我亲眼看见的……”
  陆鸣生怕他在说出更难听的话,急忙打断他说道:“王大爷,你先别着急,等一会儿我们慢慢聊……”

  顿了一下,朝谢筠眼睛一瞪,说道:“还不出去?”
  谢筠噘着嘴万分不情愿地出去了,陆万林犹豫了一下,只要跟着走了出去,陆鸣过去关上了大门,这才走回来坐在一把椅子上,掏出一支烟朝王奎递过去,说道:“王大爷,你抽抽这个……”
  王奎看了一眼中华烟,不屑地说道:“这玩意我小儿子多得是,拿回来都被我扔掉了,我还是喜欢抽黄烟……”
  说着,好像被陆鸣勾起了烟瘾,又用哪个烟锅在小布袋子里挖了一会儿,王梁就像是服务生一般急忙替他点上,这一次老汉没有咳嗽,而是抽的有滋有味。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王大爷,我听说你年轻的时候跟我爷爷也是朋友,为什么会这么恨他呢?”

  王奎好像说起这件事就生气,呼哧呼哧喘息道:“我可不敢高攀,我比他小十几岁,充其量也就是替他跑跑腿……你不是说你爷爷当年是闹革命吗?我就来跟你说说他是怎么闹革命的……
  记得那年正是元宵节的时候,是陆家镇举行迎龙灯的传统节日,陆铁锤在村子里待不住,就带着七八个人陆家子弟去了镇上看热闹,碰巧,那天他也带我去了……
  没想到他看龙灯的时候也改不了风流本性,竟然调戏了一个年轻女子,结果被那个女人扇了一耳光。
  你想想,一个男人被婆娘扇了耳光当然是奇耻大辱,所以,他就让一个狗腿子尾随那个女人,一直跟到了他们家里……
  几天以后,他和几个手下密谋好了以后,带着几支鸟铳和杀猪刀去镇上,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去干什么。
  当时还以为是去玩呢,所以要跟着去,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愿意带我,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把我叫上了……

  到了镇上以后,他让几个随从上街上逛逛,他自己先在陆家镇一个姓蒋的寡妇家里喝酒,等吃饱喝足之后,又跟那个娘们睡了一觉。
  当天半夜时分,我本来是睡在那个女人家的柴房里,听见院子里有人说话,于是就爬起来看看,结果听说他们是去找那个女人报仇的。
  我当时毕竟年纪还小,好奇心重,等他们出去的时候就偷偷跟在他们后面,一直跟到了镇子东头的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一看就是有钱人,屋子外面有高高的围墙,只见陆杰首先从围墙翻墙进去了,没多久就从里面把大门打开了。

  我躲在大门外面偷听,好一阵没有声息,过了一会儿就听见有个女人喊叫,然后屋子里就乱起来……
  接着又是几声惨叫,我当时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原本是想帮忙的,可刚刚跑进屋子里,就听见一声巨响,肯定是枪的声音,但不是鸟铳,因为鸟铳的声音我能听出来,我当时吓得没敢进去……
  这时只见陆铁锤从一个屋子里冲出来,裤子还没有穿上,嘴里嚷嚷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正好陆大头从里面抓着一个人出来,说道:‘老四被这个王八蛋打死了……’

  陆铁锤走到那个房间看看,然后铁青着脸走了出来,二话不说,拿起一把杀猪刀,一口气在那个男人身上连捅了十几刀,吓的我当时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只见陆铁锤喘息一阵说道:‘快去找值钱的东西……肯定有人听见了,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一个狗腿子问道:“那孩子怎么办?‘
  陆铁锤骂道:‘你他妈是不是心软了?斩草要除根……’

  就在这时,从屋子里冲出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只见她披头散发,嘴里喊叫着扑到那个被杀的男人身上。
  结果被陆杰揪着头发把她拖进了旁边一个厢房,开始还听那个女人大叫着,可后来就渐渐没有声息了,我就像是做了噩梦一般,眼睁睁看着发生的一切,直到陆铁锤他们办完事出来,才醒悟过来。
  陆铁锤看到我一脸吃惊的样子,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跟到这里来,只听陆大根骂道:‘这王八羔子怎么跟着来了,糟糕,都让他看见了,他哥可是丨警丨察,你看他这个孬种样子肯定保不住秘密……’
  陆铁锤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说道:‘事已至此,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先带他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