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8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万林笑道:“那个不是游泳池,而是以前的消防池,预防火灾用的……”
  正说着,屋子里终于走出来一个人,只见他佝偻着身子,一副病怏怏的神情,不过,看年纪也就是七十来岁。
  陆鸣正自纳闷,陆万林说道:“这是王奎的大儿子,名叫王梁……”
  “我父亲让客人进里面说话……”王梁耷拉着眼皮,看都没有看陆鸣一眼。
  陆万林冲陆鸣使个眼色,然后带头走上了高高的台阶,陆鸣瞥了谢筠一眼,小声道:“等一会儿你别多嘴多舌啊……”说完,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屋子就感到一阵沁人心脾的清凉,不过,空气中似乎散发着一股**的气息,但绝不是什么东西变质以后的味道,而像是时间本身在这栋屋子里开始腐烂了。
  堂屋的正中央放着一条长长的供桌,供桌上正上方挂着一张陈旧的画像,上面是一个穿着古装的男人半身像,陆鸣凭仅有的一点知识判断,画像上的男人身上穿的应该是明代的官服,难道王奎的祖上也是大户人家?
  供桌的前面是一张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八仙桌,两边各摆放一张太师椅,左右靠墙的地方则各摆着四张太师椅。
  整个局部就像现在某些电影里出现的地主乡绅的客厅,只是这些太师椅也陈旧的散发着历史的霉味。

  八仙桌左边太师椅里坐着一个苍老的男人,只见他鸡皮鹤发、形容枯槁,要不是一双眼睛还有点生气,坐在那里活像一个道具。
  陆满山说的也没错,王奎的样子跟鬼魂也相差无几了。
  陆万林虽然在家里的时候说起王奎的时候嘴里难免不干不净,可真正面对着这个快一百岁的活死人的时候,也不敢过于放肆,他见王奎一双浑浊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陆鸣,于是咳嗽了一声说道:“王大爷,这位是陆铁锤的孙子,陆兆南的儿子,他专门来看你了……”
  王奎半天没反应,仍然呆呆地盯着陆鸣,陆万林还以为老东西耳聋没听见呢,正想再说一遍,忽然,只见王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随即又迅速舒展开来,嘴里发出一阵嘶哑的笑声。

  也许是因为笑的太厉害,以至于身体都承受不住,左右摇摆了几下,要不是身边的王梁扶了他一把,恐怕要倒在地上了。
  “陆铁锤……陆兆南……陆尚友……”王奎嘴里反复念叨着几个名字,闭着眼睛,那模样就像是在极力回忆这两个人似的,好一阵才睁开浑浊的眼睛,从身边的王梁说道:“把东西……给他看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王梁一声不吭地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双手就像是捧着圣旨一般小心翼翼地呈到陆鸣的跟前,说道:“拿去看看吧。”
  陆鸣莫名其妙地拿过那张陈旧的就像是随时会化成粉末的纸,泛黄的纸面上的字迹却仍然清晰可辨,只见上面用毛笔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字:陆尚友老宅一栋二十大洋卖给王奎。立据人,蒋琬娘,民国二十三年五月初八。
  陆鸣呆呆地看着上面的字迹说不出话,这倒不是惊讶于这栋老宅子是奶奶亲自卖给王奎的,说实话,如果王奎假冒一张卖方的契约,如今也已经死无对证,所以上面的内容毫无意义。

  真正让他忍不住感慨的是,他从这张泛黄的纸片子中第一次知道了***名字,并且还有她的亲笔字迹,家族的历史渐渐显得丰满起来。
  陆万林见陆鸣痴痴呆呆的样子,也好奇地凑够脑袋把上面的字看了一遍,脸上一副惊讶的神情,似乎还有点不信。
  陆鸣生怕王奎会当面质疑这张字据的真伪,急忙说道:“王大爷,你误会了,我今天来这里并不是问你讨回这栋宅子,既然这宅子我奶奶卖给了你,又有证据为凭,我这做孙子哪有不承认的道理?
  听说你是我爷爷朋友,并且是唯一还健在的朋友,所以特地来看看你,同时,也想请教你几个问题,毕竟,我对自己的家事了解的很少……”

  也不知道王奎是不是真的耳朵不好,陆鸣说完,只见王梁就像是翻译一样在他父亲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只见王奎的紧绷的面皮似乎松弛了许多,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
  “你走近一点……我看看……”王奎抬起一只手无力地朝陆鸣摇晃了几下。
  陆鸣走到距离王奎两米左右的地方,这一次更加清晰地细细打量了一下王奎那张沟壑纵横的脸,再次被岁月对人体的侵蚀所震惊,心里不由地产生了一种沧桑感。
  “陆兆南的儿子,没错,很像……他……还活着吗?”王奎似乎来了点精神,腰也挺起来了。
  陆鸣说道:“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王奎张着嘴一脸惊讶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又问道:“他有几个儿子啊……”
  陆鸣笑道:“就我一个……”
  王奎又是一脸惊讶的样子,不过,他还没有说话,只听王梁像是自言自语嘀咕道:“一个……差点就断了……总能留下一个……”
  如果昨天晚上没有听过陆满山和陆万林的话,陆鸣恐怕不一定能明白王梁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现在听了,忍不住一阵恼怒。
  心想,看他一脸遗憾的样子,好像真的希望自己家里断子绝孙呢,也不知道王家怎么就这么仇恨姓陆的。

  心里这么想,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出来,笑道:“是啊,听说我家四代单传……”
  没想到王奎嘿嘿冷笑一声道:“单传?未必吧……”
  陆鸣一愣,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爷爷还有别的子孙?”
  王奎一只手伸到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最后掏出一个小布袋子,陆鸣惊讶地看见他从布袋子里拿出一支小巧玲珑、通体碧绿的烟枪。
  然后哆嗦着往烟锅里塞进了一点黄烟丝,王梁马上拿出一个打火机帮他点着了,只见王奎贪婪地吸了一口,随即咳嗽了一阵,坐在那里一阵剧烈的喘息,接着就像是生气似的把烟锅在桌沿上磕的啪啪响。
  喘息了一阵,王奎瞥了一眼陆万林,说道:“单传?你跟前不是就站着一个兄弟吗?”
  陆鸣一惊,扭头看看陆万林,心想,看来那些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爷爷当年在梅源村肯定没闲着,怪不得陆万林对自己这么热情,并且渴望着把他们一家写进自己的家谱呢,多半他知道点什么。
  陆万林可没有一点尴尬的意思,而是兴奋地问道:“王大爷,你是说……我爸……是……是陆铁锤的种?”
  王奎用舌头舔着那支烟枪的嘴,嘿嘿笑道:“是陆铁锤的种有什么稀奇的,他的种遍布梅源村一带,扳着手指头也数不清楚……”

  陆鸣瞥了一眼谢筠,见她一脸吃惊的样子,后悔不该带她来,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如果被这婆娘传出去,可别玷污了爷爷革命烈士的光荣称号。
  可心里面却充满了好奇,心想,如果按照王奎的说法,自己的父亲在梅源村一带还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呢,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总要问个清楚吧。
  “王大爷,你说的未免也太夸张了吧?我爷爷二十多岁就出去闹革命了,在梅源村也没有待过几年,你这是从何说起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