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8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竟有如此精工巧匠,这座桥再过两百年也不一定会倒,反倒比那些高科技建起来的桥更牢固。
  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陆万林指着前方山坡上一座带围墙的建筑说道:“阿鸣,你看,那就是你家的老宅子……”
  其实,陆鸣早就看见那栋房子了,只是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老宅子,不过,从房屋占地规模来看,起码应该算是大户人家了。
  “这房子挺大啊……”陆鸣说道。
  陆满山说道:“那当然,这栋房子以前在梅源村算是头一份,谁家有这么大的宅子?我进去看过,里面除了堂屋之外,光是左右厢房就有八间,还不算伙房储藏室和阁楼上的房间,不过,眼下里面只住着王奎一个人,跟鬼混也差不多……”
  “阿鸣,咱们先去上坟,然后再去找王奎,到时候在那边一放炮,他就知道了……”陆万林说道。
  不知为什么,陆鸣得知自己家老宅子还存在的时候心里兴奋异常,可当他看见那栋掩映在树木中的建筑之后,却有种敬而远之的念头。
  再在听陆满山说王奎一个人住在里面呢就像是一个鬼混,顿时心里面竟有种胆怯的感觉,隔着这么远仿佛都能感觉到一股阴森之气。

  当陆鸣来到自家的祖坟跟前的时候,感动的差点哭了,原本在他想来字迹的祖坟几十年都没有人来照料,肯定是荒野孤冢、杂草重生。
  可没想到坟前开阔地带竟没有一根杂草,石碑上的刻的字迹虽然已经有点模糊了,但好像有人专门用漆润色过。
  仔细看看太公太婆的坟前的石碑,上面果然刻着东吴季连公的字样,而太婆坟前的石碑上可以清晰地分辨出蒋氏两个字,进一步证明了蒋凝香的话,蒋姓和陆家联姻的历史起码可以追溯到太公太婆这一辈,至于另外几座坟,石碑基本上已经风化,上面的字迹也无法辨认。
  从几座坟头上面用石头压着的黄纸以及坟前残留的香烛来看,不久前应该还有人来过,很显然,陆满山并没有说谎,梅源村的陆氏子弟在爷爷离家出走之后的近**十年的漫长岁月里,一直都有人虔诚地来这里扫墓。
  一瞬间,陆鸣对祖先的崇拜渗透到了骨髓里,忍不住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不伦不类地念叨着:
  不肖子孙陆鸣跪拜列祖列宗,从今以后,陆氏家族子孙一定年年祭扫,代代供奉,祖宗保佑,阿弥陀佛。

  接着,陆万林点着了香火,陆家几名主要成员站成一排,对着几座坟茔毕恭毕敬地拜来,陆满山嘴里还大声喊道:“大将军第二十八代嫡亲传人陆鸣祭拜祖宗——一叩首——”
  祭拜完毕,几个人一起在坟前焚化了纸钱香箔之后,陆鸣有和几个人又拿着镰刀象征性地在坟头修剪了杂草。
  紧接着就想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伴随着大型火炮震耳欲聋的声音,一瞬间整个坟地都被炮火的厌恶笼罩了住了,谢筠呛的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大伯,这附近几丘田是谁家的?”陆鸣问道。
  陆万林说道:“还能是谁家的,离这里最近的就是王奎,自然是他家的……”
  陆鸣说道:“房子我可以不要,但是这几丘田要给我,我打算把我爷爷和父亲的坟也迁移到这里来,我要把这里变成陆家的宗祠……”
  陆满山说道:“好好,这几亩地也值不了几个钱,还是王奎私自开垦的,都不算合法,再说,他家里已经没人种田了……哼,当年要不是我们出面干涉,他几乎都把田掘到坟跟前了……”
  陆鸣说道:“我也不会白要他的,多少钱让他开个价,难道他还会故意刁难不成?”
  陆万林说道:“难说,其实王奎当支部书记那阵就想过要把陆家的祖坟平掉,只不过担心村里人闹事,一直不敢动。
  你现在要想买他的地扩建祠堂,他肯定不会愿意,要么趁机敲诈你一笔,要么就故意不卖,反正他看着咱们陆家兴旺起来心里就不舒服,再说,他还有一个在镇上当书记的小儿子呢……”
  一想到镇丨党丨委书记王怀平,陆鸣忍不住一阵忧虑,说实话,王怀平的职务虽然不高,可自己毕竟是在陆家镇做生意,几个大项目都在陆家镇辖区内。

  当初陆老闷搞股份公司的时候,王怀平虽然没有公开力挺,可听说暗中也帮了不少忙,起码没有帮着陆建岳来拆台。
  而且蒋凝香好像也跟他有交往,总的来说,王怀平跟自己并没有任何矛盾,如果为了王奎的事情闹得彼此不愉快,不仅蒋凝香不会高兴,严重的话恐怕还会影响到公司的经营呢,这么看来,在对待王奎的态度上一定要小心谨慎。
  这样一想,陆鸣对陆满山说道:“大伯,王奎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我们又不是去打架,这么多人闹哄哄的跑去他家里不太好。
  我看这样吧,就让万林一个人陪着我去就行了,你带着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具体情况等我回去在跟你细说……”
  陆满山好像还有点不愿意,说道:“怎么?难道你还担心我跟他吵架?我只是想听听他到底怎么说。”
  陆万林似乎明白陆鸣的意思,也劝道:“大伯,你和王奎毕竟有多年的恩怨,你跟去了,阿鸣反倒不好问什么了,说不定他连见都不见呢,你还是跟大伙先回去吧,天这么热,可别中暑了……”
  说完,叫来两个年轻人硬是把陆满山搀走了,这边谢筠也闹着要去,陆鸣本不想带她,可想到有个女人在身边可以缓解气氛,于是勉强答应了。
  陆鸣家的老宅子从远处看去好像是勉强建在了山坡的半中央,可等到了屋子跟前才知道这是一块相当大的开阔地。
  除了院墙起来的一个两亩地大小的院子之外,门口仍然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并且视野想当开阔,站在门口就可以俯瞰下面的整个村庄。
  “哎呀,陆总,这是你家的老房子?这么大啊,你们家以前肯定是地主吧?”谢筠忍不住惊叹道。
  陆鸣瞪了谢筠一眼没有理她,有点紧张地看看敞开着的院墙大门,冲陆万林说道:“也不知道他儿子通知过他没有?”
  陆万林说道:“管他呢,进去看看,反正他肯定在家里……”
  陆鸣怀着一阵心跳跟着陆万林走进了大门,虽然这栋房子已经被王奎霸占了几十年了,可仍然有种回家的感觉,似乎从屋子的门里面随时会有亲人出来迎接他似的。

  然而,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出来,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靠墙边的一颗大樟树上千百只知了的名叫。
  陆鸣注意到整栋屋子确实是用山上的石头砌成的,看那手艺就像是那座小石桥一样鬼斧神工,不规则的山石之间竟然没有什么缝隙,他简直怀疑这栋屋子和那座石桥会不会是出自同一批匠人之手。
  靠近院子的西北角有两个石锁,已经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中,一张圆形的石桌布满了青苔,四张石凳却完好无损。
  “这是你爷爷以前练功的家伙,两只加起来差不多有七八十斤呢……”陆万林指指那对石锁说道。
  谢筠指指墙边的一个大水池说道:“哎呀,还有游泳池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