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7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感觉甚至比见到他亲生母亲的时候还要兴奋,哪里还管他喝醉不喝醉,凡是敬他的酒都来者不拒,连不上桌的女人们过来敬酒都是一干而尽,陆满山还直夸他的酒量跟他爹差不多。
  让他吃惊的是,陆满山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了,可喝起酒来并不亚于年轻人,桌子上几个后生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让陆鸣不禁想起了刚来陆家镇时在步行街遇见的那个陆伯,真担心老头也会喝死在酒桌上,本来有心劝劝,可见他兴致正高,终于不忍心开口,只好找些话转移他对酒杯的注意力。
  “老伯,我家在梅源村的祖坟不知道还在不在?”陆鸣问道。
  陆满山惊讶道:“怎么能不在呢?就在你家的老宅子后面三四里的地方就有你太公太婆的坟头,跟前还有两个坟,只是墓碑早就没有了,应该也是你祖上的坟茔,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没人管的坟头都被平掉了。
  可别看你爷爷和你父亲一直没有回来,但是这几个坟头不但没人敢动,而且每年都有人供奉香火,王奎这么猖狂,他也不敢动那几个坟,要不然梅源村这么多姓陆的人怎么会答应?”
  陆万林说道:“前些年,有个道人路过你太公太婆的坟地,在那里坐了大半天,村子里有人问他坐在那里干什么,他说这个地方风水太好了,想死在这里算了,后来被我们劝走了……”

  陆满山说道:“风水当然好了,不管大将军的后人遭遇什么祸事,最终还是要发起来的,虽然陆尚友和陆兆南几十年没有音信,但我就不信大将军会断了香火,这不,陆兆南的儿子回来了……”
  陆鸣激动地说道:“那我明天一大早就去给太公太婆上坟……对了,我太公叫什么名字?”
  陆满山说道:“坟头石碑上刻的是东吴陆氏季连公之墓,立碑的是你爷爷,我听说你太公太婆很年轻就去世了,所以只留下你爷爷这么一个儿子。
  不过,坟头上的名字不一定是活着时候的名字,真正的名字也只有你爷爷知道,也许王奎这老东西也知道……”
  虽然王奎霸占了自己的老宅子,可陆鸣对王奎倒也没有什么仇恨,何况,目前看来,他应该是知道自己爷爷生平的唯一活着的人了,就冲他这一把年纪,明天也应该恭恭敬敬的向他请教,只是担心陆万林他们到时候出言不逊。

  这样一想,陆鸣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过去的事情大家就别再纠缠了,好在王奎虽然欺压过咱们陆家,但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明天见了他还是客气点……”
  陆万林看看陆满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小声说道:“也许你父亲不这么看……有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可村子里的人一直没有忘记过……”
  说了一半,冲陆满山说道:“大伯,还是你来说吧。”
  陆满山端起酒杯跟陆鸣碰了一下,陆鸣见陆万林一脸神秘的样子,心里也充满了好奇,不自觉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问道:“究竟是什么事,难道跟我父亲有关?”
  陆满山小声道:“这事也只是我们的猜测,你只听听就好了……算算时间,应该是你父亲离开陆家镇二十来年之后。
  那时候王奎的哥哥王振还活着,他因为在民国时期当过丨警丨察,解放以后坐了几年牢,要不是王奎参加过你爷爷领导的革命暴动,说不定要枪毙他呢。
  等他从牢里面出来之后就一直跟王奎一家住在你家的大宅子里,可有一天早晨,他家里人突然发现王振死在自己的床上,奇怪的是脑袋也不见了。
  后来公丨安丨局的人来破案,直到今天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杀了他,当时村子里有人说王振被杀的那天晚上半夜里曾经听见狗吠。
  并且看见两个影子朝着你家的老宅子那边过去,并且说这两个影子不是像一般人那样走路,而是飞过去的,当时还以为见到鬼了呢,结果第二天就发现王振的脑袋被人割去了。”
  陆鸣听得一颗心砰砰乱跳,虽然陆满山后面再没有说什么,但他显然明白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忍不住颤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是我父亲干的?”

  嘴里说着,脑子里忽然就浮现出重来和尚的身影,记得他当时说过,父亲回陆家镇当和尚之后,他们也经常偷偷出去转转,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父亲干的,那重来和尚肯定是同伙。
  可心中还有一个疑团,一是父亲应该不至于为了一栋房子杀人吧?即便报仇也应该杀王奎,怎么反倒杀了王振呢,难道是杀错了人?
  陆万林说道:“这事谁也不敢这么说,也有人猜测王振在镇上当丨警丨察的时候可能得罪了什么人,知道他坐牢回来就找上门来报仇了。
  不过,王家的人一直怀疑这件事是你父亲干的,一来你父亲二十年前为了老宅子曾经上门跟王奎发生过争执,二来……据王家人对丨警丨察说,王振死后,他的卧室的墙上用血写了两个字……”
  陆鸣一阵心跳,问道:“什么字?”

  “陆宅。”陆万林说道。
  陆鸣好一阵没出声,心想,如果王振卧室的墙上真有这两个字的话,那么凶手多半就是父亲和重来和尚,可心里还是有点像想不通,说道:“可我家的老宅子也不是王振霸占的,我父亲报仇的话也应该找王奎啊……”
  陆满山说道:“你以为他不想找王奎?只是这老东西命大,那天晚上喝多了酒没回家,睡在了一个相好的屋子里,如果他在家的话,掉脑袋的肯定是他……”
  陆鸣一听,基本上确定这个案子是自己父亲干的,怪不得他宁可屈从于陆怀恩父子冒名大将军的传人,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呢,一旦丨警丨察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个案子就是铁板钉钉子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嘴上却仍然质疑道:“不至于吧,我父亲离开家都几十年了,怎么会为了一栋老宅子杀人呢?再说,他那个时候都六十多岁了,也干不了这种事啊……”
  这时,站在桌子旁边的一个六七十岁的女人插嘴道:“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的……”
  陆鸣会有看看女人,急忙问道:“你听到的是什么样的?”
  女人说道:“这话还是王家人自己传出来的……说是陆兆南之所以杀王振,是因为当年王振调戏过他娘,让他看见了……虽然当时他年纪还小,但毕竟已经记事了,恐怕心里面就记下仇恨了……”

  桌子上一阵沉寂,谁也没有说话,似乎这是一个很不光彩的话题。
  陆鸣虽然也觉得有点尴尬,可他基本上相信这件事有可能是真的,根据重来和尚的说法,爷爷离家之后,***姿色自然引起了外人的觊觎。她最后之所以带着父亲改嫁,也有可能是不堪骚扰,只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王奎的哥哥。
  如果父亲为了这件事割了王振的脑袋,那就绝对不是调戏这么简单,多半奶奶被王振这***给上了。
  父亲虽然在外面漂泊几十年,但这几口气始终咽不下,加上家里的老宅子又被王家霸占,找王振报仇也在情理之中,好在王奎当时不在家,否则肯定也成了父亲的刀下之鬼。
  忽然想起即将开拍的电视剧,心想,***这些情节不知道要不要拍出来,现在的导演为了吸引观众的眼球,总要搞点床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