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801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学姐可是才女,再说了,南大的才女可是真才实学的,那不是吹牛的。这一轮下来,我们打了平手,接下来再来,要快啊,超过三分钟没想出来的要喝酒的。”武训一边夸叶佳佳,一边又改了规徒矩,这一改牛卫国可讨不到便宜。
  还是武训先来,张是一句:“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他说完这句后,牛卫国跟着念了一遍,说:“这句不算,这句里面啥也没有。”
  万浩鹏有些怪,牛卫国当年也在省电视台,按道理来说,他应该是个念过学堂的人,怎么捉摸不出武训的邪念来呢?
  叶佳佳听明白了,扯了扯牛卫国说:“这句有,有。”
  “那里有了?这句可是正儿八经写我们母亲江的。”牛卫国又一本正经地说着,说得万浩鹏想笑了,武训压不住,直接点了出来:“牛县长,那个碧空尽,和天际流,你想想,高峰时期是不是这样的。”

  武训这么一点后,牛卫国恍然大悟,而叶佳佳坐不住了,很有些难为情,想走,万浩鹏却说:“来,学姐,我敬你一个,武训这张破嘴,啥话都说得出来。”
  “对,对,对,武主编这张嘴啊,我牛某人甘拜下风。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要叫人为骚客,我们的武主编可真是骚啊。”牛卫国说完,哈哈直笑。
  而叶佳佳还是和万浩鹏碰了一个,象征性地喝了一个,算是把这个尴尬的话题躲过去了。
  接着是万浩鹏说,他念一句:“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

  牛卫国也跟着万浩鹏念一遍,认为这两句完全没一点带黄的,说:“这句真没有,真没有,万县长喝酒,喝酒。”
  武训却在牛卫国的声音一落后,笑着说:“这可是扒灰的典故,这句要是不黄,那没有黄的了。”
  叶佳佳咬着嘴唇笑了起来,显然她是听说这个典故的,再说了,苏东坡当年被贬的地方离五龙县不远,还别说,他的那个地方还是山青水秀,出诗词的好住处,也难怪古人能写出那么多优秀的诗词,他们住的地方拿今天的话说是绝绝对对的豪宅啊。
  牛卫国可没听过这个典故,要武训解释,武训便说:“苏东坡年丧妻后,一直未娶。有天他的儿媳妇穿着蝉羽般透明的白纱裙子,给苏东坡送茶,苏东坡看着儿媳妇婀娜多姿身影,一时心猿意马起来,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儿媳妇叫了一声‘爹爹请用茶’,让苏东坡一下子醒悟,他看的是自己的儿媳妇,顿时脸红了起来。

  偏偏儿媳妇多事,问苏东坡为什么脸红?苏东坡也不答话,接过茶杯,用食指快速在书桌写了两句诗:‘青纱帐里一琵琶,纵有阳春不敢弹。’因为苏东坡为人懒惰,长时间不抹桌子,所以桌面有一层厚厚的灰,那字迹看得非常清楚。
  儿媳妇看后也用手指快速在后面又续写了两句:‘假如公公弹一曲,肥水不流外人田。’写完红着脸跑了。苏东坡正看得得意洋洋,他的儿子回来了,儿子用苏东坡在看什么,苏东坡吓得忙用袖子将桌子的字迹擦掉,并告诉儿子他在扒灰。”
  武训一讲完,万浩鹏看着牛卫国话里有话地说:“牛县长,你先是怀疑我,现在又怀疑万县长,我们可都是黄了又黄的,你破坏了规矩,该自罚一杯吧。”
  牛卫国一听万浩鹏如此说时,整个人一怔,一时间说不出话。
  叶佳佳的注意力其实全在万浩鹏身,无论武训如何想抢风头,想让叶佳佳记住他,可是她没兴趣,而且牛卫国要是这个坎迈不过去的话,她的日子会好过吗?成正道一倒,牛卫国如同热窝的蚂蚁一样,叶佳佳全看在眼里,无论她如何安慰牛卫国,可他还是没有放下想要前进的心。
  牛卫国现在肯低头讨好万浩鹏这样的一个年轻人,不是想让他在新任的书记面前美言美言吗?叶佳佳做了有些年头的官夫人了,她理解,因为理解,她才愿意配合牛卫国,去讨好万浩鹏的,因为她清楚她曾经是这帮小学弟们的梦情人,可为了自己的男人,她想把他们梦的那个自己捡起来,唯她和牛卫国所用。
  现在牛卫国怔着不说话,气氛很有些尴尬,叶佳佳赶紧说:“卫国,你确实犯了规矩,来,我们夫妻敬敬这两位学弟吧。”

  叶佳佳说着扯了扯牛卫国的同时举起杯子,武训因为知道牛卫国他们一帮子侵吞两千万款子的事情,只是好好的呻诗赋词的氛围硬生生被万浩鹏搅乱时,他心里还是很有些遗憾,赶紧也举起了酒杯,万浩鹏一见,也端起了酒杯,大有喝团圆的样子。
  于是,万浩鹏说:“这怀也算是我们的团圆酒吧,今天不早了,牛县长和学姐都累了,早点休息吧,我们不再继续打搅了。”
  牛卫国显然没想到万浩鹏突然提出结局酒局,想挽留却又觉得不适合再挽留,这个小年轻如此说话时,证明他知道什么,或者是左清泉那只老狐狸对万浩鹏说了什么。
  “既然万县长想早点休息,那我们夫妻不挽留二位了。小佳是你们的学姐,我家的门随时向二位敞开着,特别是万县长,不想吃食堂的时候来我这里打打牙祭,偶尔吃吃食堂可以,天天吃,很难吃的。”牛卫国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而且一脸亲切地看着万浩鹏说着。
  叶佳佳一见牛卫国这么说,也赶紧说:“对啊,小万,你经常来家里吃吃饭,陪陪我家老牛下下棋吧,老是拉着我下棋,我这水平哪里是他的对手,我都郁闷死了,我愿意替你们烧几道好菜,你们俩多杀几盘好不好?”

  万浩鹏还没开口,武训抢着说:“学姐是偏心,我棋艺可小万强多了,干嘛不邀请我来啊。对了,叫小万好,牛县长太客气,一口一个万县长的,我们都是小字辈的,叫小万,小武多亲切啊,还是学姐把我们当自己人。”
  武训这么一说,牛卫国赶紧检讨说:“好好,我错了,以后叫小万,小武,你们下次来家里吃饭,我们杀几盘。”
  “好啊,好啊,这个周未我来,学姐烧的菜是真好吃。”武训兴奋地说着,果然这货是一喝酒忘了形,万浩鹏想阻止,显然来不及了。
  叶佳佳和牛卫国一听,异口同声地说:“那定好了,周六来我家玩一天,最好你们都把各自的夫人带,吃完饭小佳和女人们玩她们的,我们几个好好杀几盘,好久没痛痛快快地杀几盘了,小武,你棋艺了得,我们正好好练练,输的人可是要喝酒啊。”

  “没问题啊,周六见。”武训满口应着。
  万浩鹏只好也说了一声:“周六见。”和武训一起离开了牛卫国的家。
  一下楼,万浩鹏说:“你个狗日的,还嫌不乱啊,你乱承诺什么呢?”
  “什么叫我乱承诺啊,兄弟我这可是为你好,牺牲我的时间不说,还得自己掏油钱,过路费,加一块四五百啊,你给报不报?真是的。”武训振振有词,说得万浩鹏倒没理了,但万浩鹏还得损了武训一句:“得了啊,你这叫为美人而不辞辛苦,少扯老子。对了,我可提醒你,叶佳佳不是南大的那个清纯校花了,你可当心点,别被人绕进去了。”
  日期:2017-11-26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