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7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果,我和万林他爸好不容怀疑才把他拉住,当天晚上他就匆匆忙忙离开了梅源村,我和万林他爸还不放心,生怕他去找王奎拼命,一直把他送到了村口,从这一以后,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
  不过,后来我听说你爸在澄园村那边杀了人,公丨安丨局一直在抓他呢,从那以后,我还以为陆尚友家里算是断了根了,没想到陆兆南竟然还留下了儿子。
  前一阵有人说陆大将军真正的传人在毛竹园,我还以为胡说八道呢,大将军的嫡亲子孙一直住在梅源村,怎么会跑到毛竹园去呢。
  我猜想肯定是有人冒充,就像陆家镇的陆天龙和陆怀恩父子一样,这些年一直声称是陆大将军的嫡亲传人,可骗骗旁人还行,我才不会相信呢。
  你们家三代单传,如果你也没有兄弟的话,那就是四代单传,除非陆兆南留下后代,否则,陆大将军的香火只能算是断了,所以,我刚才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肯定是陆兆南的儿子,那眼睛、神情、就连说话的样子都像……”

  陆鸣听得惊叹不已,尽管陆满山说的也不够详细,但是他说的情况倒是补充了重来和尚提供的信息。
  据他说,父亲四十来岁的时候,因为睡了别人的女人以至于闹出了人命,最后跑出去混了二十年,六十来岁才偷偷回到陆家镇的庙里面隐姓埋名当了一个和尚。
  按照陆满山的说法,父亲在六十年代那次回梅源村的原因,多半是因为杀了人不敢继续在陆家镇待下去。
  可心里还惦着家里的老宅子,所以才偷偷摸摸跑回去看看,没想到宅子竟然已经被王奎霸占了,这么说,这个王奎倒像是自己家里的仇人了。

  “老伯,这个王奎究竟是什么人物?”陆鸣问道。一边又递给他一支烟。
  陆满山说道:“说起来,这个王奎还是你爷爷的朋友,他今年九十六岁了,放出话来要活到一百岁呢。
  听说当年你爷爷在陆家镇和W市闹事,其实他也有参加,只不过犯得事情小,加上他有个哥哥在陆家镇当丨警丨察,替他疏通了关系,最后一点事情都没有。
  没想到,解放之后,你爷爷他们当年杀人放火的事情反倒成了革命起义,王奎就成了英雄,当上了村支部书记,整整控制梅源村二十多年。
  不过,即便到现在,村子里也没人敢惹他,他家里不但兄弟多,光是他自己就有四个儿子,现在陆家镇的镇丨党丨委书记王怀平就是他的小儿子……
  你要是想了解你爷爷的事情,还不得不找他,因为,他现在是村子里年纪最大的人,只有他知道你爷爷的情况。
  但是,那栋房子你要是想拿回来,恐怕也不容易,我听说他手里有当年你奶奶把房子卖给他的证据,我只是不明白,你父亲为什么不知道这回事,也许是当时年纪小,没有告诉他……”
  听了陆满山的话,陆鸣怔怔的半天没有出声,他没想到事情竟然还如此复杂,更让他吃惊的是王奎的小儿子竟然就是陆家镇的丨党丨委书记。
  妈的,王奎这辈子之所以这么走运,看来都是因为当年跟着爷爷在陆家镇当了几天跟屁虫,解放以后就成了政治资本。
  不但自己当了二十多年的村支部书记,儿子都当上镇上了,而自己爷爷却生死不明,父亲当了一辈子流浪汉,后来又成了和尚,差点连陆家的香火都断了,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对了,陆伯,你们为什么叫我爷爷陆铁锤呢?”陆鸣问道。
  陆满山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扭头看看周围一圈听着他讲故事的人,摆摆手说道:“这外号就是王奎给起的,到时候你问问他就知道了……”
  麻痹的,王奎这老东西不但霸占爷爷的房子,还给爷爷起外号,真不是个东西,明天倒要会和他。
  只是看在王书记的份上,眼下倒也没必要为了房子的事情跟他闹翻,何况快一百岁的人了,自己也不好跟他计较。
  不管怎么说,除了那栋房子之外,他跟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还是从他那里打听一点跟爷爷有关的事情才好。
  他现在是村子里唯一认识爷爷并且还跟着他一起闹过革命的人,以后电视台的记者肯定会来采访他,如果现在得罪了这老东西,到时候老东西说不定会胡说八道呢。
  “哎呀,阿鸣,光顾着说话了,快点上桌,菜都凉了……”陆万林好像才想起正经事,急忙招呼道。
  陆鸣急忙搀扶着陆满山走到大圆桌跟前,让他坐在了神龛的正面,这个位置在农村里算是上位,可没想到老头屁股刚碰到椅子,马上站起身来说道:
  “虽然我一把年纪了,可既然陆兆南的儿子回来了,这位置我可不敢坐,外姓人不把咱们陆家的传统当回事,咱们自己可不能乱了规矩,不管到哪里,这个位置都是陆大将军嫡亲后人坐的……”
  陆鸣笑道:“老伯,咱们自家人,没必要分的这么清楚,你年纪最大,这个位置理应你来坐,要不然我可坐不下来……”
  陆满山正色说道:“你怎么一点都不像你爷爷,我听说,当年你爷爷不管到了谁的家里,无乱年长年幼,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多说一句话,你一定要拿出大将军气度来……”
  陆鸣听了有点哭笑不得,心想,爷爷这么厉害,最终不仅连自己的房子都保不住,甚至老婆孩子都成了人家的。
  也不知道他闹个什么革命啊,也许,他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光在梅源村这个小地方当老大满足不了他的野心,还幻想着恢复当年陆大将军的风采呢。
  陆鸣觉得也没必要为了一个座位争个面红耳赤,于是不再推让,在上位坐了下来,陆满山这才坐在了他的身边。
  陆鸣问道:“陆伯,这个王奎眼下在梅源村还有那些亲属?”

  陆满山说道:“没几个了,他的儿子都活不过他,更不要说兄弟了,眼下梅源村有一个大儿子,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
  两个孙子都在外面打工,混的也不怎么样,去年才勉强盖了一栋两层半的小洋楼,也就是小儿子王怀平混得好一点,但听说子女也一般般……”
  陆万林笑道:“王奎一家现在比不上咱们陆家了,不管是房子,还是手里的钱,都没有我们多,现在梅源村是我们陆家的天下,书记村委会主任谁鸟他们啊……”
  陆鸣听陆万林好像有点 幸灾乐祸的口气,心想,看来梅源村姓陆的人好像对王家都有一肚子怨气,说明王奎在爷爷走后,在梅源村还确实霸道了几年。
  陆鸣由于中午就喝了不少酒,脑袋还是有点晕晕沉沉的,不过,心里却很兴奋,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好像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
  尤其是通过陆满山的讲述,以及重来和尚那里听来的片言只语,再结合陆岩些的那本书,自己家族的历史总算在脑子里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长久以来深埋在内心的孤独感忽然没有了,置身于满屋子姓陆的乡亲之中,就像是找到了久别的亲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