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800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武训想反嘴,身后有脚步声,他只得把话压了下去,直到叶佳佳和牛卫国把菜都端来后,叶佳佳主动地说:“卫国,我陪两位学弟喝点酒吧,来白的,好不好?”
  “好啊,好啊,没想到学姐还能学白酒,女英豪啊。”武训硬是要找一切机会表现自己,这大约是人的臭毛病,自以为是!
  “你们来了,她高兴,平时小佳可是滴酒不沾的。”牛卫国赶紧接过武训的话说。
  万浩鹏一听,说了一句:“学姐要是不能喝白的,我们喝点红酒也行的,都是同学,不用那么客气是不是?”
  叶佳佳一见万浩鹏这么关心她,笑了笑说:“今天高兴,喝几口也无防的。”
  叶佳佳要喝白酒,武训更来劲了,都说了,这女人要是不喝酒啊,男女啥机会都没有,虽说有牛卫国在场,有了第一次喝酒,不愁第二次了,武训才不会放过这机会。
  牛卫国见武训这么热情,内心有火却发不出来,毕竟这可是万浩鹏带来的人,而且是万浩鹏的同学,当年和万浩鹏一起被成正道所贬,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铁,万浩鹏带着他来自己家,用意很明确,万浩鹏在防着他,包括防着叶佳佳,而这个武训是来搅局的。
  果然几杯酒下肚后,武训的人性子打开了,嚷着要讲段子,而且开口说:“其实啊,越是大伟人,越是风流成性,我给你们念念主席的诗: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武训念的时候把“天生一个仙人洞”这句咬得特别响,听得牛卫国哈哈直笑,其实大家都是过来人,谁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万浩鹏只是碍于叶佳佳在场,不好意思笑,见牛卫国笑成这样,也跟着笑了起来,气氛因为这一笑,完全变了画风,不再是正正经经地喝酒,讲学校的那些青春年少的丢人事件,而转成了研究带色的诗句。
  武训来劲了,这可是他的强项了,提议说:“我们发挥想象力,接诗沙发开始啊,从我开始,要带色的诗句,接不来的喝酒。”
  牛卫国本来想拒绝,他可背不几首诗,叶佳佳却来兴趣了,说了一句:“好,好,古代不扫黄,那些人诗人骚客的,写的诗仔细一想,大多都含着那层意思呢。”
  “哇,学姐,牛人,牛人,没想到学姐早看出古人的不正经啊,我没事抱着古诗词念道念道,真是骚啊。”武训可算是找到了知音一样,得意地夸着叶佳佳。
  原来是为万浩鹏准备的酒宴,竟然成了武训的专场,牛卫国反而还不能说什么,只得任由武训引导着酒宴朝带色的诗句奔腾。
  武训因为在这一领域是专业,张口来了一句:“明日落红应满径。”
  牛卫国一脸不解地看住了武训,问了一句:“这句有什么色吗?”
  叶佳佳拉了牛卫国一把,脸一下子涨红了,小声音地说:“落红啊,傻瓜。”
  武训见叶佳佳脸红了,更加劲了,万浩鹏其实在武训一张口明白这诗是啥意思,这狗日的是色胆包天啊。这句主席那句“天生一个仙人洞”更具有场景性,而且更有结果性。
  还有一首词,那个意境可真是尺度之大啊,好在古人不扫黄,所以一直流传下来了,万浩鹏背过,只是他很少在公开场所去谈论古代人写的带颜色之诗词。那诗写的是:“夜深交颈效鸳鸯,锦被翻红浪,雨歇云收那情况,难当。一翻翻在人身,偌长偌大,偌粗偌胖,厌匾沉东阳。”这个词里的场景更激烈,万浩鹏算是在诗词的游戏之,他也不会把这首拿出来的。
  “写下这句诗的人啊,一定是刚刚了一个处子之身,而且还是在山里,晚了人家,想着早那姑娘的落红撒满幽幽的小道,那场景,想象美妙啊。”武训一边说一边摇头晃脑,叶佳佳见武训解释得这么清楚,再加喝了酒的,脸一下子涨得更红了,一如一面鲜艳的红旗一般,迎着风呼呼啦啦地飘着,飘着,引得万浩鹏的余光频频地扫荡而。

  万浩鹏的神态还是落入了牛卫国的视野之,他装成被武训逗乐了,一边对叶佳佳说:“小佳,你去找本诗词选给我,我今天好好领教一下我们大主编的特色之风。”
  牛卫国的话一落,万浩鹏猛地“咯噔”了一下,真要玩下去,他很是担心武训,武训虽然也是体制内的人,可是他经常以人自然,放纵,放荡惯了,而且武训对这个叶佳佳也是神思已久,他在酒意之胆子自然会暴棚,玩下去,万浩鹏怕武训会露陷,赶紧说:“牛县长了,今天我们喝喝酒,这诗词歌赋都是人的事,我们玩起来会被武训套进去的,可别他的当。”
  武训不知道万浩鹏是担心,一见万浩鹏打退堂鼓,说:“万主席,想当年你也是南大响当当的人物,怎么在学姐面前害羞了呢?这样可不对,是不是学姐?”
  武训说完目光荡向了叶佳佳,而牛卫国却一本正经地从叶佳佳手里接过了一本诗词的书,认认真真地翻了起来,万浩鹏再想推掉这个活动,已经来不及了。
  牛卫国好象到了他满意的诗句,此时高兴地嚷嚷道:“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牛卫国的诗词一出口,武训咬着嘴想笑不敢笑,万浩鹏一下子明白武训想笑什么了,“一树梨花压海棠”不是形容牛卫国老牛吃嫩草了吗?
  叶佳佳从武训的表情也一下子明白过来,想阻止牛卫国时,牛卫国却说:“鸳鸯被里成双夜,这个是那结婚时的场景吧?”

  万浩鹏想接话,武训却抢过话说:“对,对,牛县长说得太对了,这句好,这句太好了,太有意境了,下一个该我们万县长了,万县长,来一个,来一个。”
  武训这么一逼万浩鹏时,万浩鹏不得不参加了,他说了一句:“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
  万浩鹏一说完,叶佳佳却极有深意地看了又看万浩鹏,万浩鹏很有些难为情,武训却跟在万浩鹏声音后,念了又念,这一念牛卫国说:“万县长这深更半夜的,想润什么花啊?”
  牛卫国这么一说,武训哈哈大笑起来,叶佳佳想收手了,这男人们一喝酒,一谈到女人,这幅德性,她有些后悔不该玩这个游戏了。
  武训这个时候却指着叶佳佳说:“学姐,我们三个男人都说了,现在临到了你,来一个,来一个,当然了,你如果舍得让你家牛县长喝酒,可以不说,让牛县长干一杯行。”
  牛县长手里拿着诗词本,才不甘心认输,再说了,他虽然计划的场景被武训搅局了,但是很显然不管是武训,还是万浩鹏,对叶佳佳的那个热乎劲,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们当年肯定装过叶佳佳,现在,他们要往他牛卫国的枪口送,他不客气了,来了一石二鸟更刺激。
  叶佳佳因为要和牛卫国配合,牛卫国竟然要继续玩这个游戏,她只好说:“我想想,我想想。”
  武训说:“学姐,古代诗人咏的那个花啊,草之类的全含有挑逗的成分,来一个。”
  叶佳佳被武训一提示,便笑了笑说:“化碟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叶佳佳的诗词一落,万浩鹏会心一笑,武训正要夸叶佳佳一句,牛卫国抢先说:“小佳,你这反映真是了得,这句好,这句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