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9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克勤说:“我等不及了,年前咱们唠的那次我特别有感觉,总想让您实地来看看,我们这个地方过去是兔子都不筑窝的地方,穷得叮当响,有一句顺口溜,阳新有三宝,沙子、石子、老尖草。我们这里尽管没有山,但大部分是丘陵地带,有四成耕地是靠天吃饭,资源除去沙子石子就是老尖草,所以,这几年也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过我非常看好我们这里的沙石资源,随着北京的申奥,我们这里的砂石料的销路逐渐好了起来,如果今年申奥成功的话,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大规模的建设,估计我们这里的砂石料的销路将上一个台阶。我上次开全县干部大会时就这样说过,过去的沙子石子老尖草,将会给我们带来第一拨财富,所以,今年初,我就让有关部门开始规划,吸取北京卢沟桥和别处的教训,一旦砂石料销路起来后,我们要有规划的采砂,不能盲目乱采,因为呼延河每年都涨水,我们没钱干不起大事,就不能当败家子了。”

  江帆看着蜿蜒宽阔的呼延河,说道:“现在采砂影响到河道了吗?”
  “要说一点影响没有不可能,多多少少有点影响,但我们没有头汛期都治理,加上现在砂石料的价钱比较便宜,没有太大的利润,所以目前采砂还是比较规范的,基本上都是按规划区域采的,我担心的是,今年一旦申奥成功,那么大规模的建设就会起来,那时对砂石料的需求将会是空前的,利润大了,采砂的就会蜂拥而至,就会有一连串的问题出现。”
  江帆看着闪着银光的呼延河,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亢州的万马河,看着两岸河滩上正在吃草的成群的牛羊,他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怀,想起了自己写的诗,不由地有些感慨,他掏出墨镜戴上,说:“是要好好规划,绝不能像别处泛滥成灾,必须保证河道的通畅。”
  魏克勤说:“这个工作倒是比较好做,因为呼延河无论是历史上还是近代,甚至七年前,都发生过洪灾,老百姓防汛的意识比别处的要强些,因为吃过亏。所以这项工作倒不难做。”
  江帆忽然问道:“生态文明村创建活动搞得怎么样?”
  魏克勤说:“我们是最后一批,但也慢鸟先飞,我们选出了十个示范村,有的村已经在筹划修路,就是没钱。”

  江帆说:“动脑筋,跟驻军和大企业化缘。”
  魏克勤说:“我们这里驻军倒是有,外来的大企业几乎没有,所以江市长以后要是有好的项目,还希望您到时想着我们阳新啊。”
  江帆点点头,说道:“有合适的项目不会忘了你。走,咱们到别处转转。”
  听江帆这样说,魏克勤有些犹豫了,他说:“要不这样,你们先去办自己的事,等哪天您调研的时候一块看吧。”
  江帆看了丁一一眼,笑着说:“老魏啊,你可真会说便宜话,我们已经被你劫持到了阳新,就是办自己的事,也赶不上趟儿了。”
  正说着,江帆的电话响了,他掏出来,摘下了墨镜,看清是江燕的电话后就说道:“是不是等急了?”
  江燕在电话里说:“哥,你们到哪儿了?再不来就下班了。”
  江帆背过身,往边上走了几步,说道:“今天肯定过不去了,我临时有事了。这样,你先下班。我们也可能明天过去。”
  江燕不满地说道:“哥,要不是等你们,我早就跟儿子去公园放风筝去了,当市长的,周六周日都不休息吗?”
  “呵呵,对不起,今天情况特殊。”
  江燕爽快地说道:“那好吧。我不等你们了,明天你们头过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提前来医院等你们。”
  江帆挂了电话,见魏克勤正在跟丁一说着什么,他走回来说道:“好了老魏,走吧,今天中午恐怕你要管饭了。”
  魏克勤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是不是耽误您什么事了?”
  “事是耽误了,不过我可以以后办,走吧。”江帆说着,就带头往回走。
  到了车跟前,他说:“老魏,你把车放在这里,上我的车吧,咱们可以边走边聊,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再过来开车。”
  魏克勤犹豫了一下,说道:“行。不过我得给他们打电话,让人过来开。”说着,一边掏电话,一边去拉江帆车的后排车门。
  丁一说:“魏书记,前排座吧,方便你们交谈。”
  魏克勤感觉丁一说得有道理,就坐到了前排副驾驶的座位上,低头拨了一个电话号码,说道:“你派人到呼延河的南岸把车开回去。”说完,也不解释,就挂了。
  走到半路上,魏克勤回头跟丁一说:“丁主播啊,每天我都看你播的新闻节目,我家里那口子,是你忠实的观众,你播什么,她看什么。她说,阆诸台这么多的主持人,就丁一播得最好,人也长得好。”
  丁一笑了,说道:“哪里啊,您过奖了。”
  魏克勤说:“我说的是真的,尽管我每天必看新闻联播,但咱们阆诸的新闻节目更是不敢不看,主要是看市里有什么新的指示,当然,更喜欢看漂亮的主播。”

  江帆认真地说道:“老魏,真看不出,你还有这本事啊?”
  “什么本事?”魏克勤不解地问道。
  “恭维人的肉麻本事呗。”
  “哈哈。”魏克勤听后大笑。
  一路上,江帆都在跟魏克勤探讨着如何解放思想,如何利用阳新现有的条件,因地制宜,搞观光农业生态游的问题。

  丁一坐在后面很少说话。魏克勤显然怕冷落了市长这位红颜,他回头跟丁一说:“丁主播,哪天有时间,等天气再暖和一点,油菜花都开了的时候,想着来阳新给我们拍个风光片,然后也在阆诸台做个广告,咱们吸引不来大城市的人,最起码先把咱们市区的人吸引过来。”
  丁一笑着说:“好的,没有问题,你们当地的电视台也可以造造声势,先把农家乐弄起来,先把你们县城的人吸引出来,这样就可以一传十十传百了,慢慢培养人气。”
  魏克勤说:“你说得太对了,今年过了年,我们有意扶持了一些农家乐项目,就是想依托梨花节和油菜花节,往出推推我们的农业观光游这个项目。”
  丁一说:“有时间的话可以出去参观一下,看看别处的怎么搞的。”
  魏克勤说:“我们还真出去过,去过重庆,去过北京的怀柔,有些没有多大可比性,比如重庆周边,我们没有他们那里的先天资源,怀柔也不能比,他们那里有山有水不说,当地政府无论在政策和财力上的倾斜力度很大,咱们当地做不到。”

  丁一说:“对,有些咱们的确比不了,我建议你们应该去三源参观一下。”
  江帆笑了,说道:“如果总是找些客观原因的话,那三源他也比不上,三源有山,有红色旅游资源。是不是啊老魏?”
  “呵呵。”魏克勤好脾气地笑了,回头跟丁一说道:“看,市长批评我了。”
  江帆说道:“老魏啊,我不是批评你,你不得不承认,我们每当没有干起来一项事业的时候,或者干得不如别人的时候,总是习惯找些理由为自己开脱。”
  魏克勤说:“别说,的确有这心理。”
  江帆说:“有这心理也好,最起码还有积极的一面,说明能看出和别人的差距。我跟你说,你这里有的,恐怕是三源和怀柔没有的。大面积的丘陵,蜿蜒宽阔的呼延河,有传统的大面积的农耕地,好好琢磨一下,好好动动脑筋,在农业旅游观光上,仍然可以做大文章,这张牌打好了,可以带动起许多的相关产业,甚至改变这里人的生活意识,进而让周边的百姓受益。”
  魏克勤说道:“唉,说起这个我就头疼,这两年头发都快掉没了。你说我从一参加工作,就在阳新这个地方,现在50岁了,始终就没离开过阳新县,真不做出点什么吧,还真就有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感觉,就是条件和基础太差了,还有就人的意识跟不上。不是没有琢磨过,实在是不容易啊,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