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9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太形象了,这个话,像彭长宜说的。”江帆笑着说道。
  丁一怪嗔地说:“八字没一撇你又告诉大家了?”
  江帆摸了一下她的肚子,说道:“你都用试纸检测了,还有得了问题?”
  “那可不一定,试纸也有不准的时候。”

  “不准就不准,我也没说你必须怀上。”
  “那江燕怎么说?”
  “能怎么说,批评我这个当哥哥的了,说我违反规定,不该让你这么短时间怀孕,问了问你的情况,有没有反应?我说啥反应都没有,就是有一次想吃辣的,后来也不想吃了。”
  丁一想了想说:“你说这次也是比较奇怪,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没啥奇怪的,是宝宝心疼你,不忍心折腾你罢了。”
  说着话,他们就出了阆诸市区,驶向一条南向的公路。公路的两侧,已经显现出春天的迹象了。
  丁一说:“油菜花快抽穗了。”

  江帆看了看两侧,说:“是啊,这也是他让我来的初衷。我去年跟他说,让他保护原来的生态农业环境,可以搞个油菜花节。他就听进去了,今天找我来,就是想听听我的意见。说来这事怪我,他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我都没有来这里调研,竟顾着眼前那点事了。每次他来势力办事,都要找我,跟我聊上一会,我感觉这是个肯吃苦,但是没有多少方法的干部。所以给他提了许多建设可操作的意见,他非常感兴趣。我记得当年我也是这么跟长宜建议的,但是长宜悟性好,很快就搞起来了。这个魏克勤的悟性差了一点,但是他有一个谁都没有的优点,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

  丁一说:“那让他跟上咱们的车来吧,你们还可以交流交流。”
  “呵呵,他自己开车来的,放了司机和秘书的假,想跟我呆时间长点。”
  阳新,离阆诸市区还是很远的,要经过三个县才能进入阳新县境内。公路进入阳新县境内的时候,不用看路标,你就知道这里到阳新县了。
  尽管还是这条省道,但两边的风景明显就有了区别。起伏的沙丘,刚刚被春天披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淡淡的绿色,一条大河穿过,河两边却是裸露的大片的沙滩,然后才是大面积的田野。除去大片的农作物,就是一垄一垄的冬油菜。
  江帆看着两边的景色,说道:“别说,经济落后有经济落后的好处,只有到了阳新境内,才有了田野的一望无际,如果油菜花再一开放,这里倒是别具一格。”
  丁一也说:“是啊,我知道北京有一部分驴友,专门去这些原生态的地方摄影,那些经济发达的地方,反而吸引不了他们的目光。”
  江帆说:“的确如此,我去年就跟他说,在创建文明生态村的过程中,一定要多修路,少拆房屋,更多地保持当地的原生态。你看吧,以后这样的农业观光项目必定受欢迎,那些开发建设得很漂亮的地方,未必宜居,我以前就跟长宜说过,让他开发旅游资源的时候,一定要考虑这一点,只是直到现在,我都没去过三源,据说他那几年,把三源搞得真不错。”
  丁一说道:“我去过,的确不错,而且相当具有规模,有些新建的景点,丝毫看不出刻意开发的痕迹,给你的感觉好像大自然就是那个样子,据说从春天往后,每个节假日包括暑期,去三源避暑的人,都要提前预定酒店房间,不然根本住不上。而且,那个博物馆建的也很有特色,你方便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江帆说:“该去看看。”
  过了大桥,江帆就打开了右转向灯,等前面的魏克勤看到后也打开转向灯的时候,江帆就把车驶离了省道,拐向了一条土路。
  魏克勤一看市长下了道,就掉头回来,也跟着江帆下了道。
  江帆停住了。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土道,完全是一条牲畜走出来的道路。前面是一大片树林,树林的北面就是京州省著名的呼延河。
  江帆推开车门下了车。他望了一眼眼前的呼延河,又看了看长出鹅黄树叶的杨树,说了一声:“空气真好啊!”
  他见没人应答,这才回头看了看,就见丁一仍然坐在车里没下来。他重新走回来,刚要给丁一开车门,魏克勤就上来了。
  魏克勤老远就说道:“江市长,这里的景色怎么样,年前有家化工企业看中了这里,想在这里建厂房和污水处理厂,我记住了你的话,坚决驳回了。”
  江帆看着他说:“是啊,你现在最大的资源就是原生态,千万别小看了这原生态的环境,将来阳新的百姓终究会受益的。”
  魏克勤刚想说什么,这时就看见江帆车里副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人,难怪江帆站在副驾驶旁。
  江帆见魏克勤盯着车里的丁一看,就拉开了车门,跟丁一说道:“下来吧,你还想让魏书记请你你才下来啊?”
  丁一的脸红了,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悄声说道:“没正形。”
  魏克勤一看,从江帆车上下来的居然是电视台的记者,现在的新闻主播丁一。丁一采访过魏克勤,也算是熟人了。
  魏克勤尽管是贫困县的县委书记,但人并不呆不傻,也算是官场上的老江湖了,有着官场上应该有的一切智慧。他想到江帆一大早是从住处出来的,那么这个丁一应该跟江帆的关系不一般。领导身边的女人那是不可小视的。想到这里,魏克勤赶忙殷勤地走到丁一面前,主动向丁一伸出手,说道:“是丁记者啊,欢迎,欢迎。”
  丁一有些不好意思,跟江帆相识这么长时间以来,魏克勤是阆诸他们俩第一次公开见的人,所以她才不好意思。
  她握着魏克勤的手说:“你好魏书记。”
  江帆看着丁一的窘态,他笑在心里,跟魏克勤说道:“我们本来去北京有事的,没想到被你劫持到了这里。”
  魏克勤知道耽误了市长的好事,就说道:“嗨,您怎么不早说啊,阳新的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好的,又不是什么急事。”

  江帆说:“还不急,你一大早都堵到我门口了,我再不来太不合适了。”
  魏克勤不好意思笑了,说道:“我每次给肖秘书长打电话的时候,他总是将您未来三天的活动倒背如流,我说,我年前就排队了,就是栓绳轮,也该轮到江市长到我们这儿来了。他总是说,你就心疼心疼市长吧,休息日他都很少休息,你那里的事,又不是什么着急的事,昨天我又跟他联系着,他说周六没见市长安排什么事,也许他安排了自己的私事,我一想,既然市长一心为公,休息日来阳新转转未尝不可,所以啊,我就厚着脸皮去军区门口。”

  江帆笑了,说:“实在对不起,这段的确事多,不过我心里一直惦记着阳新。你今天就是不找去,我也准备在下周来一趟阳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