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当然不知道此时江帆的所思所想,江帆当然也不会将工作上的烦心事跟丁一诉说,所以,丁一就任由江帆沉思者,她偎在他的怀里就睡着了。
  第二天,丁一被江帆叫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江帆早已做好早点,正拿着剃须刀刮胡子。
  丁一揉了揉眼睛,就被他手里的刮胡刀吸引住了目光:“我看看。”
  江帆递给她。
  丁一看着这个比火柴盒大不了多少的剃须刀,说道:“你还在用?”
  江帆接了过来,说道:“是啊,这个还是长宜送我的呢,非常好用,我一直带在身边,不占地,携带方便。”
  丁一说:“我知道,当年去深圳,我给他买了这种,就是颜色不一样,不想被他复制了好多。”
  江帆笑了,说道:“要是你买的我就不奇怪了,我说长宜傻大黑粗的买不了这么洋气的东西。”

  江帆说完后,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给我买的什么还记得吗?”
  丁一听他这么说,故意说道:“不记得,忘了。”
  “哈哈。”江帆笑了,一下子掀开她盖的被子,说道:“快起床,我今天上班就有个会。”
  丁一说:“没关系,你走你的,我今天九点才上班。”

  她因为头天有直播,所以台里规定凡是头天上直播的工作人员,第二天九点上班。而当天上直播的,下午四点上班。
  江帆说:“那我真的不能送你了,桌上有早点,我一会吃完就走了,你可以细嚼慢咽了。”
  丁一伸出手,跟江帆挂钩,她坐了起来,说道:“谢谢夫君。你几点睡的?”
  江帆停止了刮胡子,想了想说:“一点多点。”

  “天,又那么晚?长此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
  江帆笑了,说道:“没关系,我是赶个材料,今天开会用,再说了,我年纪大了,觉少,睡五六个小时就够了。如果中午不是必须应酬,我一般回来吃,或者在食堂吃,这样也能休息一下。”
  丁一怪嗔地说:“是不是我睡着后,你又起来伏案了?”
  江帆说:“是的。你睡得跟小猪一样。”
  丁一抱住他的脖子,亲了他一下,就闻到了他脸上好闻的气息。

  江帆吃完早点后就走了,临走时丁一问他,中午回家吗?江帆说再联系。
  丁一上班后,路过传达室时,工作人员交给她一沓信。自从丁一主持阆诸新闻直播以来,接到的信件一下子多了起来,当然,都是观众写来的。
  她边走边看,差点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她抬头一看,是于笑然,才知道她故意横在自己面前的。
  于笑然说:“丁姐,是不是观众来信,看得这么投入?”
  丁一说:“笑然,你出去?”
  于笑然说:“是的,我去交电话费,不然一会就下班了。”
  丁一笑着说道:“是不是国际漫游费?”
  于笑然沮丧地说道:“可不是吗?还好我经常去表嫂的办公室偷偷打电话,不然光电话费就能弄得我破产。”

  丁一知道她是给贺鹏飞打电话,就说道:“那你快去吧。”
  于笑然走了两步又回来,说道:“丁姐,你今天是不是上直播?”
  “我一会就回来,有问题向你请教。”
  丁一想可能是关于贺鹏飞的事,她就笑了一下,说道:“好啊。”
  回到办公室,她一边脱下外面穿着的短款小风衣,一面对其中一封信发生了浓厚兴趣。这封信是一名叫袁茵的人写来的。这个袁茵是一家专门生产儿童服装的企业主,丁一早就知道阆诸有这么一家儿童服装厂,但对这个人颇有印象的不是她企业家的身份,而是年前女企业家协会换届,被提名为会长,可是她推掉了这个头衔,原因是自己工作忙,怕耽误了协会工作,尽管她推掉了会长候选人,但仍然被选为副会长。据台里采访过她的同事说,她这个人很有个性,在社交圈很难看到她的身影,一般女企业家都比较热衷于社会活动,显然这个袁茵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但据说她经营的这个儿童服装厂,尽管赚得不是盆满钵满,却既无外债也无内债,由此可见,这应该是个脚踏实地的企业家。

  丁一奇怪这个袁茵给自己写信有什么事?就先拆开了她的信看。
  袁茵在信里说道:你是我最喜欢的主持人,对你的喜欢,源自于你年前关于儿童福利院的报道,尽管每年我们都会在六一儿童节这天,去看望这些孩子们,给他们带去我们厂生产的衣服。但自从看了你的节目后,就想把对福利院孩子们的资助坚持经常,而不是每年局限于六一节这一天。可是一直没想好怎么做,加上那个时候正在赶制一批订单,年前交货,所以没有时间联系。最近,我约了几个颇有爱心的社会人士,都是女同胞,我们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他们献上自己的爱心,哪知这个消息在朋友中扩散出去后,居然又有许多人响应。这里面也有想重点资助这些孩子的姐妹,也有想领养这些孩子的人,但我们不知道怎么运作,所以想通过你,联系上这家儿童福利院。恕我冒昧。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请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在采访儿童福利院的专题片播出后,热心的观众不是给她打电话就是给她写信,表示要资助这些孩子们,那期节目的收视率居高不下,电视台也对外公布了福利院的账户信息。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有人记得这些孩子们,还在心里惦记着这些孩子们,这一点让她很感动。她立刻按照袁茵留下的电话号码,给她播了电话。
  “喂,是丁主持吗?”
  丁一听后就是一愣,心说我还没说话她怎么就断定是我呢?丁一说道:“袁总好,我是丁一。”
  “我看见显示的电话号码就猜出是你来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果然是个心细的女人。丁一笑着说道:“我刚刚读完您的信,谢谢您对我的信任,谢谢您对那些孩子们的一片心意。”
  袁茵说:“年前就有这么一个想法,但不成熟,加之赶订单,生产任务紧,前几天和几位姐妹说了这个想法后,没想到她们比我还迫切,所以又勾起我未了的心事。丁主持,我知道你们忙,没去台里找你,请你约个时间,我们见个面,谈谈关于资助的一些细节,我不是忽悠,是的确想做点善事,想长期为这些孩子们做点事。为什么没有去福利院?就是考虑到一些捐助的具体问题和捐助款项真实用处问题,这个,希望你能理解。”

  几乎所有通过丁一捐助的人,都无一例外地涉及到了这个问题,他们都希望捐助的钱物真实地用在孩子们的身上,对此,丁一以媒体监督的身份,也曾经对这些善款进行过跟踪调查。所有她对袁茵的顾虑丝毫不觉得意外,她也从袁茵的话语中,感到了她的诚意。
  明天是周六,江帆说要带她去北京检查,她想了想说道:“袁总,您看这样行不,周一上午怎么样?因为周末我安排了事,周一我没有直播的任务,这样我们可以从容些。”
  袁茵说:“正好,我周六、日也有事,北京来两个客户,我要陪他们。周一好,周一上午我有时间。”
  丁一说道:“那就这样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