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68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木讷但却不傻,从市长问话中,他隐约地感到了市长此时想的是什么,就说:“这个尽管没有经过专门的统计,但要是算算也不难。先算乡镇级的。全市共有137个乡镇,每个乡镇至少有三辆车,乡镇丨党丨委书记和乡镇长各一辆,外加一辆公务车,有的乡镇计生办还都有专车,条件好的乡镇副职们也都有专车,这个暂且不算进去,乡镇这块就是411辆。县市直机关按30个算的话,四大班子一二把手们都有自己的专车,包括党政两个办公室,机关各个部门,县里各个直属部门,这样算的话,少说也要在五千多辆。一个车一年费用三万,全市就要花费将近两个亿。另外,这还只是保守数字,好多单位还有二层机构,加上这些二层机构,每年消耗的钱数应该接近三个亿……”

  白局长发挥了职业天性,他最后又一个县一个县地较为精确地估算,江帆没容他口算完,就打断了他,感慨地说道:“老白啊,别算了,让你这一算,我的后脊梁骨怎么直冒凉气啊!”
  老财政局局长也苦笑了一下,说道:“市长啊,别说您冒凉气,我都不敢往下算了,三个亿就已经吓倒我了,哪知这一细算……”
  江帆装过身,向白局长伸了一下手,示意他坐下来,亲自给老白倒了一杯水,说道:“你算账有功,来,润润嗓子。”
  白局长赶忙起身接过水杯,他喝了两口,放下,看着江帆,半天才说:“市长,您叫我来就为这事?”
  江帆笑了,说道:“老白啊,我找你来,不光是为这事,还请你算算这几栋办公楼一年的费用。”

  这个倒是没难住老白,他立刻就向江帆伸出一根手指头。
  江帆说道:“一共一千万?”
  白福生笑着摇摇头,说道:“是一栋。”
  “一栋?”
  “是啊,您看,我给您算。”老白沉了沉说道:“咱们这个行政办公区,一共三栋楼,每年每栋办公楼光电费这一项就要五百万左右,加上物业费、周边绿化费、亮化费、办公楼外部的清洁费和平时的各种的维护费,哪年不得七八百万?三栋楼每年的费用我算过,没有两千五百万拿不下来,这还是保守数字。”
  江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财政局局长继续说:“当时造规划的时候我就曾经跟佘书记私下提过,我说,也可能我没有站在领导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也可能我对城市形象和政府形象问题认识不到位,但是建这么好的办公区,费用肯定也就好上去了。不说别的,就说一年的电费没有一千万拿不下来。实际入住这段时间以来,要远远高于我当初说的一千万。”
  “哦,你当初跟佘书记私下提过?”江帆问道。
  白局长说:“是啊,佘书记只是嘬了嘬牙花子说,建行政办公区,是多数常委们同意的结果。后来我听说,佘书记也提醒过聂市长,可聂市长当时心高气盛,根本听不进去。”
  老白又说:“就是您今天不叫我来,我也打算抽时间跟您磨叨磨叨这件事……”
  江帆笑了,递给老白一支烟,说道:“白局,您这么大岁数,跟我说话别这么客气。”
  老白笑了一下,仍然很客气地说:“是您太客气了。”
  江帆感觉这可能是老白一贯的性格,就不在跟他较真这个问题,随他便了。
  接下来,江帆借这个话题,从这位老财政的嘴里了解到了全市的财政情况。这个私下闲聊,使他了解到了在会上许多无法了解到的情况,对阆诸家底做到了了如指掌。
  老白走后,江帆陷入了沉思中。他市长想象不出他这个好大喜功的前任,热衷于建这个超前的办公区,居然没有遇到阻力?既然佘文秀提醒过聂文东,作为市委书记,怎么就没坚持自己的意见?亢州一个县级市,市长想建高级办公楼,市委书记彭长宜不同意,不也没建起来吗?而且还把政府预留的那块地皮卖了出去,彻底断了市长建办公楼的念想。难道,佘文秀预测到了聂文东的后果?还是以这种方式,将利令智昏的聂文东推向深渊?

  聂文东倒台了,佘文秀也逃不开干系,毕竟也是要负领导责任的。看来,当初在阆诸政坛上演的明争暗斗,该是多么的激烈!
  此时,江帆再次感到政治的残酷,再次认识到,自己必须谨慎行事,所以,对佘文秀前几天无意提出想出去办公的想法,他当时表现的是既认真又不认真的态度。他感到佘文秀那双晶亮眼睛的背后,是那么的高深莫测。
  佘文秀想出去办公的理由是,这个办公区太招摇,而且十多个常委分别在不同的大楼办公,临时召集个会议不方便。再有,其它地市级的常委们都有独立的办公地点,原来阆诸市常委也都是集中办公的。自从搬到办公楼以来,他感到非常不方便。首先是安全保卫不方便,这从上次政府大楼门口被堵事件中就看出了这一点。
  佘文秀说他看中了一个小院,三层普通的小楼,原来是市气象局办公的地方,现在气象局搬到政府大楼里了,这个小院一直闲置。
  佘文秀说过之后,江帆特地到这个原气象局所在地看了一下。的确是个幽静的小院。四周绿树环绕,而且都是水桶粗的杨树,看来有些年头了。远处是市广播电台的发射塔,院内有一个广场上伫立着测量水位和风力的设施,可以当做停车场。但真要作为阆诸市常委们办公的地方,还是要彻底修葺一番。这又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江帆想不明白,佘文秀想出来办公,仅仅是因为他所说的这些原因吗?集中办公就方便了吗?再说,他现在也没觉得哪儿不方便,如果去前面市委的大楼开会,上下都有电梯,想坐车就坐车,不坐车就是步行也用不了几分钟。他实在想不出,佘文秀为什么不想在大楼里办公了?
  如果真的出来办公,那但这片办公楼群就失去了意义。而且,这三栋大楼本来费用就惊人了,再出去办公无疑又是一笔开支。到时老百姓会不会骂街,盖了高楼不住。
  聂文东把这个“品字楼”戳在这里了,难道,后人就该因为这个办公楼超标而遗弃吗?毕竟,那些真金白银是实实在在花出去了?
  当江帆在电话里就这个问题征求樊文良的意见时,樊文良说了一句话,他说:“对这个问题我建议你本着两方面因素考虑,第一,是不是你们的办公楼饱和到必须常委们要搬出去办公;第二,要考虑到大多数人的意见。”
  当晚,樊文良这两句话让江帆深思了很长时间。第一条,显然是搬出去的前提和理由,第二条尽管说的很含蓄,但已经明确告诉他,要考虑到大多数人的意见,这个大多数人既包括常委们,也包括普通百姓们,而不是少数人的意见。显然,这个少数人就是佘文秀。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江帆的确是慎重的,他不想做第二个聂文东,也不想眼睁睁地将财政的钱往水盆里扔,所以,他的反应是不积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