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47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22 18:36:59
  颂脸上的恐惧让帕荣感觉到极度的不安,他拿过颂的手机,仔细地看起那张照片。
  照片中的达娜头发凌乱不整,神情满是疲惫,在她的左嘴角处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血迹,那血迹细看起来隐隐约约正是一个恶魔的头像!
  “颂,你说的邪魔降临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和达娜扯上关系的?”事关自己的女儿,帕荣无法让自己的心态平和下来。
  “伯父,半个多月前的驱邪仪式您还记得吗?”颂苦笑道:“邪魔降临就和那个驱邪仪式有关。”

  帕荣眼神直愣愣地看着照片中达娜嘴角处形似恶魔头的血迹,思绪回到了半个多月前。
  每年的五月,是鲜花开得最盛的季节,包括清迈市最富盛名的玫瑰花在内,许多名贵花种的花期也都在五到六月之间。
  “玫瑰山庄”作为清迈最大的鲜花经营商之一,早在四月份就做好了采摘鲜花的准备。
  鲜花的用处可不仅仅是好看,某些鲜花的花瓣晒干泡水喝、可以美容养颜、延缓衰老,还可以从中提取物质制作各种化妆品、润肤精油等,甚至有一些鲜花是治疗某些病症必不可少的药材。
  而在泰国,鲜花还多了一个重要的作用—祭祀。
  每年的五六月份,是泰国寺庙香火最旺的时刻,许多香客除了贡品之外都会准备一束鲜花。

  正因为鲜花的用处这么多,所以帕荣一家子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这年的四月,眼看鲜花的长势良好,订单也比往年更多,帕荣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但就在他提前雇佣好一批农夫做好采摘鲜花准备的时候,却接到了妻子的通知:今年停止鲜花的交易,将所有订单全部退回!
  帕荣大惊失色,如果退回所有订单的话,光违约金就要赔付五百万泰铢!(相当于一百万人民币)

  帕荣询问妻子到底怎么回事,但妻子却没有给他任何回复,只用命令的语气告诉他:
  “不要问那么多,按照我说的做!”
  日期:2017-10-22 18:37:14
  “玫瑰山庄”的掌舵人并不是帕荣,而是他的妻子,名字叫做瓦莎(化名)。
  十余年前帕荣的岳父母去世之后,家主的位子就传给了唯一的女儿瓦莎,瓦莎性格非常强势、也非常能干,父母留下来的鲜花生意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从一个中等的富商变成了清迈市鲜花行业有数的几名巨头之一。
  瓦莎在“玫瑰山庄”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是典型的土皇帝,再加上她性格强势,又自认为“玫瑰山庄”就是靠她一人的努力才有今天,平常独断专行惯了。
  帕荣虽然是家里的男主人,实际上没有任何话语权,处境和我们国内某些地方的“上门女婿”差不多,所以瓦莎用命令的语气来指派他也完全习惯了。
  家主瓦莎发话,帕荣只能按照她说的做,内心的疑惑却一日甚过一日。
  帕荣和瓦莎当了二十多年的夫妻,可谓是知根知底,瓦莎强势并不奇怪,但突然之间下了取消所有订单的决定太过怪异。家里并没有其他赚钱的项目,几十年来就靠着鲜花的生意过活,而且大部分的订单集中在五六月份,这次一取消,远远不是损失五百万泰铢的违约金那么简单。
  不但价值数千万泰铢的鲜花都会随着花期的过去全部烂在地里,更重要的是,“玫瑰山庄”再有名气,也只是清迈众多鲜花商其中一个,这次无缘无故取消订单将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到了明年,谁还敢和“玫瑰山庄”合作?

  很有可能“玫瑰山庄”祖祖辈辈近百年累积起来的信誉,就因为瓦莎这一句话付诸东流!
  帕荣心急如焚,将这个决定的严重后果剖析给瓦莎听,苦劝她收回成命。
  但瓦莎丝毫不为所动,坚持要取消所有订单,至于缘由,依旧一个字都不说。
  在确定无法改变瓦莎的主意之后,帕荣只能忍痛向采购商们逐个道歉,在他们的埋怨声中取消了所有订单。
  有一些关系很好的采购商询问帕荣为什么今年不做鲜花生意了,帕荣只能万般无奈地说这是瓦莎的决定,具体原因自己也不知道。
  采购商们纷纷猜测,有的说可能“玫瑰山庄”赚够了钱,以后不再做鲜花生意;有的说可能是今年的鲜花品次不高达不到要求,为了避免砸牌子干脆不做生意;甚至还有的说“玫瑰山庄”那位强势的女主人瓦莎中了邪,犯了失心疯!

  这些留言传来,帕荣只能苦笑,连他都不知道瓦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次采购商们胡乱猜测太正常不过。
  当时的帕荣想着可能是瓦莎遇到了什么很麻烦的事情,等过几天心态平和就会将原因告诉他,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就连他都怀疑瓦莎是不是犯失心疯了!
  因为瓦莎又下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命令!
  “玫瑰山庄”种植着许多种类的鲜花,最多的当然是玫瑰。
  玫瑰又分很多种,不是专业人士的话,区分这些玫瑰的方式很简单:看颜色。
  最常见的当然就是红玫瑰,除了红色之外,还有黄色、白色、粉色、淡绿色、橙色、紫色、蓝色、橘红色、黑色等很多种,从经济价值来核算的话,黑玫瑰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或许是因为水土的关系,“玫瑰山庄”出产的黑玫瑰则是所有黑玫瑰中最珍贵的一种。

  “玫瑰山庄”之所以远近闻名,很大程度上就得益于出产独一无二的“珍品黑玫瑰”。
  而瓦莎下的新命令是:
  开放黑玫瑰园,并在电视台和报纸上打广告,让所有的人免费参观、免费采摘“珍品黑玫瑰”!
  平常年份一到采摘的季节,这些“珍品黑玫瑰”都会被当成宝贝一样看护起来,外人不能踏足一步,这次瓦莎居然让别人来随便免费采摘,而且还要在电视台和报纸上打广告宣传,不是得了失心疯是什么?
  帕荣几乎是痛哭流涕地劝说瓦莎收回成命,但瓦莎用最强势的态度驳斥他,要他严守“夫道”,该管的事情就管,不该管的不要问,只需要老老实实去做就行。

  如果帕荣不按照她所说来办的话,就将帕荣逐出“玫瑰山庄”!
  帕荣家境寒微,蒙岳父岳母看得起教会他培育鲜花的不传之秘,而且还将女儿托付给他,既承载了恩情、又习惯了瓦莎的强势,最终只能妥协。
  于是二十多天前,帕荣在当地的电视台和报纸上打了广告,很快就有附近的居民闻风而来,就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将为数不多的“珍品黑玫瑰”全部摘了个干净,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玫瑰枝。
  帕荣陪着瓦莎来查看惨遭肆虐的黑玫瑰园,内心无比痛惜,但让他心惊肉跳的是,瓦莎的脸上居然显露出诡异的笑容。
  日期:2017-10-22 18:37:30
  帕荣和瓦莎一共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达娜是姐姐,她还有一个弟弟叫“蓬”(化名)。
  蓬出生之后,帕荣一直和瓦莎分开住,瓦莎带着蓬住在靠西的小洋楼中,而帕荣和达娜住在东边一栋。
  在“黑玫瑰园”事件发生之后,瓦莎和蓬终日躲在小楼里面,只让人将一日三餐的饭食送到小楼里,无论帕荣和达娜如何呼喊,两人始终不出门。
  蓬年纪还小,做出任何举动都属正常,但作为家主的瓦莎终日不出门就显得特别怪异了。
  苦苦等了近一个星期,瓦莎终于“召见”了帕荣。
  几天没见,瓦莎明显地苍老了许多,平常极为注重形象的她,居然任由两鬓生出了几根白发!
  瓦莎面对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的丈夫帕荣,欲言又止。
  看着面色苍白的瓦莎,帕荣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觉得这次瓦莎如果开口,极有可能又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命令。
  等了半晌,瓦莎终于开口了。
  果然最害怕什么就会来什么,瓦莎说:“找几个最信得过的人,将黑玫瑰园挖地三尺,所有黑玫瑰连同根须全部挖出来烧掉,一片叶子也不要留下!”

  玫瑰是可以扦插繁殖的,几天前帕荣看到黑玫瑰被采摘一空,虽然心痛无比却没到绝望的地步,因为到了明年黑玫瑰还是会抽枝开花,但现在瓦莎居然要对这天下独一份的“珍品黑玫瑰”斩草除根!
  自己的妻子到底发的什么疯?
  如果单纯只是挖掉黑玫瑰,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玫瑰山庄”缺少了最值钱的一批珍品,每年损失千万泰铢而已,还有其他品种的鲜花可以赚钱。
  让帕荣内心极度惶恐不安的是:到底什么事情让妻子行为突然变得如此怪异?
  日期:2017-10-22 18:37:51
  帕荣这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径直跪倒在妻子瓦莎的面前,膝行几步大声道:“瓦莎,我知道自己无能,这个家十几年来就靠你撑着,但我毕竟是你的丈夫啊,如果遇到困难,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