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9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四在前面带路,前往他家的老宅。叶少阳和张道长一起,并肩走在他身后。张道长心中一直对叶少阳能够发现魂之羁绊耿耿于怀,终于忍不住问他。
  “我说了我说是天师,你又不信。”叶少阳还是这句话回他。
  张道长还想说什么,前面刘四已经来到一间破旧的院子前面,停下脚步,表示前面就是自己家的老宅。
  叶少阳等人跟着走了进去,随着刘四穿过几乎倒塌得只剩下四面墙的房屋,来到后院。
  叶少阳抬眼看去,后院长着两棵大槐树,枝繁叶茂,几乎盖住了半个院子。
  “那口井就在这儿了。”刘四来到两棵树的中间,脚踢着一口井的井沿说道。

  叶少阳跟张道长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倍感无奈,法术界有云,二槐交生,二鬼把门。把自家亲人的尸骨埋在这种地方,真是……想不出怪事都难。
  叶少阳走到石井跟前,往下看去,井很深,下面一片漆黑。
  “有没有手电?”
  叶少阳问完,半天没反应,抬头看去,大家都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这才明白自己又说错话了,耸了耸肩,摸出一张灵符,凌空一抖,燃烧起来,丢进了井里。
  灵符往下落了有三四米深,熄灭在了泥土上。
  “下面没水?”叶少阳问道。

  “这口井废了很多年了,早就没水,所以我才会把死掉的孩子埋在这下面。”
  叶少阳缓缓点头,说道:“砸开!把尸体挖出来!”
  刘四一听就蒙了,转头朝张道长看去。
  张道长手拈胡须,沉吟了一下说道:“砸开!”
  他跟叶少阳想的是同一件事,那三个恶鬼既然留在人间作祟,一定是跟他们的尸体有关,更不要说尸体都掩埋地这么诡异,肯定要挖出来看看的。而井口太小,当初刘四把尸体扔进井里,肯定不费什么事,但是现在想要再挖出尸体,就不那么容易了。
  张道长让刘四回家去拿杨镐和铁锹过来,自己在井口四周打下了四根铜钉,用红线在上面缠绕,布置了一个七星法结,这样做是为了将井口封印住,免得万一那三个恶鬼就在下面,趁着他们挖井的时候暴起伤人。
  实际上,叶少阳倒巴不得他们都在下面,这三个小鬼虽然都是恶鬼等级,但也不能长时间在阳光下行动,目前正接近正午,太阳正是毒的时候,那三个恶鬼如果赶来搞事,简直就是送死。
  叶少阳和张道长一起移动到树荫下呆着,望着那一群小道士挖井。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从刘四媳妇怀里抱着的孩子口中发出。
  刘四媳妇一听就慌了,急忙抱着孩子去给张道长看,问他是怎么回事。
  张道长查看了一下那男孩,说道:“没什么,就是饿了。”

  “饿了?”刘四夫妻都呆住了。刘四嗫嚅道:“以前都是半夜才饿……”
  张道长两眼一翻,说道:“饿了是好事啊,以前那几个鬼一直缠着他,今天不缠着他,他魂力恢复,暂时正常了,赶紧去喂吧。”
  刘四媳妇一听,慌忙背过身,喂孩子吃奶起来。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刘四欢喜地对着张道长作揖打躬。

  张道长瞥了叶少阳一眼,淡淡说道:“谢他就好了,跟我没关系。”
  刘四一怔,顿时就卡壳了,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主要是想起了自己之前对他的那种不信任的态度,还有在张道长面前说的那些损他的话,哪里想到张道长眼下却自己改变了对他的态度……
  叶少阳道:“也先别谢我。斗法才刚刚开始,万一打不过那三个小鬼,他们还是回来骚扰你儿子的。”
  刘四一听,陡然紧张起来,哀求叶少阳和张道长,救救自己的孩子。

  叶少阳安慰了几句,让他在一边等着就好。
  刘老汉也过去安慰他,拍了拍刘四的肩膀,说道:“我怎么跟你说的来着,我这个内侄……法力高强,我没有说错吧?”说完还得意地看了叶少阳一眼。之前的尴尬和歉意,早就一扫而光了。
  张道长的几个弟子轮流上阵,把井口挖开了一大截,好在这是一座石井,四周的井壁是用石头砌的,只要上沿打开之后,下去往外搬石头就可以了。
  搬石头是个体力活,几个小道士累的满头大汗,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总算是把大部分石头搬出去,扩大了石井的空间,让一个人在下面可以自如地行动。
  在这个过程中,叶少阳一点力气没有出,他需要节省力气。等到一切具备,他从树荫下站起来,问张道长:“你来?”

  张道长看了一眼被挖开的石井,咽了口唾沫说道:“我年纪大了,不惯爬上爬下,还是你来吧。”
  叶少阳笑了笑,找刘四要了几根准备好的蜡烛,提着一把铁锨,跳了石井下面。
  先用火折子把几根蜡烛点着,插在被挖开岩壁的泥土上,照亮了地面,是一堆混合着瓦烁的泥土。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挖。
  为了防止一铲子下去,把尸骨插成两截,叶少阳从最边上开始小心翼翼地挖起,每一铲子下去,都要检查一下。
  起初挖起来还挺容易,但是挖到后面,铲子已经难以下去,在泥土中间,到处都是盘根错节的树根,自然是属于地面上那两棵槐树的,树根蜷曲在一起,很难能够挖得动。
  另外,叶少阳注意到,当自己用铁锹铲断树根的时候,这些根须的末端都会渗出像血一样的液体,比血要淡一些。
  叶少阳见怪不怪,知道是那两棵槐树已经成精了,不过也是刚成精,还没有“入道”,也就是脱离木质的身体,暂时是不会动的。
  这样的树根,其实反而好对付。叶少阳朝上面喊话,让张道长帮忙弄点公鸡血来。张道长立刻吩咐刘四去办。然后拉叶少阳先上去,听他说了下面的情况,也是惊叹不已。
  “那三个恶鬼,不在下面?”张道长问。
  “当然不在,他们应该是在外摄魂修炼,入夜才会回归肉身。”
  张道长表情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说道:“你究竟是哪里来的?”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是茅山弟子。”
  张道长当然记得他之前的话,狐疑地说道:“茅山没有三十九代弟子。”
  叶少阳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因为无法解释清楚。
  张道长只当他是有什么苦衷,需要隐瞒自己的出身,也没有再问下去。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刘四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葫芦瓢,里面装的是热腾腾的公鸡血。
  叶少阳用鸡血画符,一口气画了十几张,张道长在一旁看着他画符的手法,简直纯熟到了极致,绝不是自己可比,当场震惊。
  叶少阳带着这些鸡血画的符,再度跳下石井,尽数贴在那些根须上,念动咒语。灵符立刻燃烧起来,倾泻而出的灵力,像是某种具有腐蚀性的液体,将这些根须尽数熔断。

  等到树根被腐蚀到足够程度之后,叶少阳铁锨将蜷曲在一起的树根扒开,中间还有一团没有被腐蚀的树根,层层叠叠地裹在一起,也看不清里面有什么,只能感受到丝丝缕缕的尸气从里面渗透出来。
  日期:2017-07-01 0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