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7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陆鸣看着谢筠跟进卧室也没有反对,说实话,既然你韩佳音给自己送了一份礼物,不接受还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何况谢筠又不姓陆,再说,他也没有给她下种的意思。
  可没想到,躺在床上让谢筠给他揉了一会儿太阳穴之后,竟然没有冲动起来,反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他睡了一脚醒来之后,发现谢筠就睡在自己身边,一条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顿时心里就有点痒痒。
  忍不住偷偷伸出手沿着光滑的肌肤轻轻摸了几下,又把脑袋伸到领口朝里面窥视了一眼,想再见识一下女人带着乳贴的风景。
  可等他偷偷解开女人第一颗衬衫上的纽扣的时候,楼下却传来一阵糟杂声,于是急忙坐起身来,摇摇谢筠的身子,说道:“快起来,来客人了……”
  谢筠爬起身来,看看自己的领口,红着脸说道:“想看就看,何必偷偷摸摸的……不过,我可不能跟你做那种事。”
  陆鸣知道谢筠可能一直醒着,脸上有点挂不住,不过,听了她的话,惊讶道:“为什么?你不是自愿的吗?”
  谢筠脸上更红了,忽然拉着陆鸣的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摸了一下,嗔道:“我跟韩总说了,今天不方便,可她非要让我留在这里……”
  陆鸣的手在谢筠那里一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里骂道:“韩佳音这贼婆娘,果然没安好心,她这是想用谢筠破坏自己在梅源村的艳遇呢。”
  陆鸣没想到陆万林一下请来了这么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差不多二十来个人,当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每个人都一脸好奇地盯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似的。

  不过,他还是从几个年轻姑娘甚至少丨妇丨的眼里看出了一丝熟悉的眼神,可一想起韩佳音的那个猜测,马上就收敛了风流的本性。
  心想,这里姓陆的人可不比陆家镇,镇上虽然也有不少姓陆的,可毕竟跟自己的家族没有多大关系,梅源村的情况可不一样,毕竟,大家有可能都是源于一个祖宗,这个种不借也罢。
  “大将军的传人在哪里?叫出来我看看……”忽然,只听院子里一阵脚步声,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声问道。
  陆万林连忙冲陆鸣说道:“陆满山来了……哎呀,大家都先入座,别围在暧昧身边了……”
  说这话,从外面走进来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看年纪也就是七十多岁的样子,只是黑魆魆的脸上不仅满是皱纹,脑袋上也没有一根头发了。
  “你好,老伯,我就是陆鸣……”陆鸣主动向前打招呼道。
  陆满山站在那里把陆鸣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阵,最后才点点头,说道:“像,像……”
  陆鸣还以为陆满山是说自己像爷爷呢,心里还一阵高兴,心想,这么说来,他肯定见过自己的爷爷,只是年龄上好像有点不对。
  不过,听说自己爷爷出去闹革命的时候也二十多岁了,不但结了婚,而且还有了儿子,像陆满山这种年龄的人看见过爷爷也不奇怪,问题是他那个时候应该年龄还很小,难道还记得爷爷的相貌。

  陆万林说道:“大伯,你不是说没有见过陆铁锤吗?”
  陆满山说道:“我不是说他像陆铁锤,而是说他像陆兆南……”
  陆鸣连忙递给陆满山一支烟,替他点上了,然后问道:“大伯,你今年多大了?”
  陆满山想了一下,又扳着手指头算算,说道:“再过几个月就八十六了……”
  陆鸣一脸疑惑的样子,心想,陆满山的年纪应该跟自己父亲差不多,听说父亲**岁就随着母亲改嫁了,陆满山怎么还能记得父亲的相貌,该不会是为了迎合自己瞎说的吧。
  陆满山好像猜透了陆鸣的心思,接着说道:“我记得那是一九六四年,你父亲陆兆南曾经回过一趟梅源村,当时他应该四十来岁了。
  说实话,从他跟着你奶奶离开梅源村之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要不是他和王奎一家吵架的话,我根本不知道他就是陆兆南……”
  陆鸣奇怪道:“他为什么要跟王奎吵架?”
  陆满山说道:“你奶奶带着你爸离开家的时候,留下一栋房子,因为家里没有其他人了,所以当时搬走了家里值钱的东西之后,门上只是上了一把锁,恐怕当时还想着以后要回来呢。
  说实话,虽然到你爷爷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什么钱了,但是你祖上曾经是梅源村的大地主,留下的那栋宅子虽然已经破旧了,但还是比一般人家的房子好多了。

  那时候王奎有个兄弟在陆家镇当丨警丨察,家里兄弟也多,所以村子里没人敢惹他,你奶奶带着你父亲前脚刚走,他就把你家祖上的那栋房子占了,还说是你奶奶二十个大洋卖给他的。
  陆家人心里虽然不服气,可一想到你爷爷是犯了事逃出去的,并且有传闻已经死在了外面,而你奶奶又带着儿子改嫁了,所以,也就没有人去跟他争什么。”
  陆鸣惊讶道:“你的意思我爷爷的老宅子现在还在?”
  陆满山说道:“当然在了?那房子全是用山上最好的石头砌起来的,黄泥都放在蒸笼里蒸过,就是过一百年也不会倒,王奎这老东西几十年来一直住在里面,他孙子盖了小洋楼都不愿意过来住……”
  陆鸣一阵激动,心想,可惜重来和尚不知道父亲的家是哪儿的,要是知道爷爷是梅源村人,自己早就找到这里来了,没想到爷爷的祖居竟然还在。
  “你说我父亲回来为了房子跟王奎吵架,难道当时他想会梅源村住?”陆鸣暂时放下老宅子的事情,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父亲身上。
  陆满山说道:“那倒不是……我知道他就是陆兆南之后,马上就把他拉到了我家里,因为那时候王奎当着村里面的支部书记,谁也惹不起,我担心他吃亏……
  后来我才知道,你奶奶早就死了,你父亲这些年也一直在这一带流浪,只是觉得没脸回家,这一次回来是想看看老宅子,然后就要离开陆家镇,永远都不在回来了……
  我当时就怀疑你父亲可能惹出什么事了,可他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喝酒,喝完酒之后,从我家厨房里拿了一把刀,说是要上山把王奎的脑袋砍下来。

  日期:2017-07-0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