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7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万林认真地说道:“那有什么要紧,只要辈分在那里,叫爷爷也名正言顺……”
  陆鸣不想让陆万林失望,犹豫了一下说道:“等我抽时间找个行家,让他把你们手里的家谱好好研究一下,只要真的存在血缘关系,大家都可以上家谱……”

  陆万林顿时千恩万谢,恭恭敬敬地把陆鸣送了出来,一再叮嘱陆鸣晚上务必要在他们家里吃饭。
  最后好像生怕陆鸣不来,想了一下说道:“你不是要见王奎和陆满山吗?我干脆就把他们还有几个陆家长辈都叫来,有什么事情咱们边喝边聊……
  只是王八这老头是个老倔驴,我不敢肯定能把他叫来,陆满山要是知道你来了,肯定是要来见个面的……”
  陆鸣想想也好,这样还省的麻烦,于是笑道:“你看着安排吧,不过,没必要太客气了,今后我经常来梅源村呢。”

  陆万林笑道:“那你干脆盖一栋房子住在这里算了,这样一来,咱们梅源村可就是名副其实的陆家发源地了……”
  陆鸣刚刚到了村委会,手机又急促地响起来,拿出来一看,没想到是阿莲打来的,急忙找个僻静的地方接通了。
  “阿鸣,你这两天能不能进城一趟?”阿莲问道。
  陆鸣犹豫道:“怎么?有什么事吗?我这两天确实走不开啊,除非有非常要紧的事情……”
  阿莲说道:“倒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奶奶这两天念叨你呢。”
  陆鸣也不管阿莲是自己的侄女辈,开玩笑道:“你少骗我,早晨我还给她打过电话,怎么这么一阵功夫就念叨了,该不会是你想我了吧?”
  阿莲生气道:“狗嘴胡说八道……哎,告诉你一件事,我和孙维林闹翻了,昨天在办公室让我打的满地爬呢……”
  陆鸣一听,顿时吃了一惊,想起阿龙的下场,急忙问道:“怎么回事?你把他打伤了?”

  阿莲说道:“伤是肯定的,只是不会太重,哼,要不是有人进来,我非打得他满地找牙……”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不是要在他身边打探消息吗?”陆鸣问道。
  阿莲气愤道:“这畜生昨天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劲,竟然想在办公室**我,你说这不是找死吗?我也是没办法,只好翻脸了,不过,他也不可能搞清楚我的身份……”
  陆鸣一听,心想,阿莲虽然算上不上什么美女,可那魔鬼般健美的身材就够让男人侧目了,孙维林能熬到今天,也算是不容易了,打她的主意是早晚的事,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怪阿莲,总不能让她乖乖就范吧。
  “阿莲,我看你还是小心点,W市说大也不大,他如果想报复你的话,早晚能找到你,再说,万一他去派出所报案的话,丨警丨察也会替他出面,你最近还是少出门……”
  阿莲哼了一声道:“难道他还有脸去公丨安丨局报案?”
  陆鸣急忙道:“难道你忘了阿龙的案子了?他当然不会说**你的事情,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给你按上一个罪名。

  那天你奶奶说了,如果你们暴露了身份的话,孙维林可能让你们在这里居住的权力都没有,毕竟,你们现在可是外国人……”
  阿莲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哎呀,我知道,这种事还用得着你教?对了,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陆鸣问道:“什么事?”
  阿莲说道:“我觉得孙维林恐怕资金上出了什么问题?并且麻烦还不小呢。”

  陆鸣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财务上的……”
  阿莲打断他说道:“昨天上午公司财务总监来办公室找他,两个人在里面嘀咕了半天,我虽然没有听清楚,可还是听明白他们是在为资金发愁。
  中午的时候,财务总监又来找他,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听他说了一句‘补不上窟窿就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话,我初步估计,孙维林恐怕私自黑了公司一大笔钱。”
  陆鸣犹豫道:“孙维林的公司又不是国营企业,自己的钱装在哪个口袋还不一样?”
  阿莲骂道:“亏你还是学金融财会的,公司的钱和自己口袋里的钱能一样吗?工程上的款子、银行的贷款难道能随便挪动吗?”

  陆鸣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肄业,并没有毕业……那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阿莲犹豫了一下说道:“也许,你可以趁机出手买进他的资产了,如果他急着用钱的话,价格上就可以占便宜,最近他一直在出售望江大厦和东海市望海大厦的股份,你怎么一点动静地没有……”
  陆鸣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知道了,等我想想再说……对了,你既然不在孙维林公司了,下一步打算干什么?总不能天天想着报仇吧?”
  阿莲哼了一声道:“找一份工作还不容易?我可以去皮特罗的公司上班,也可以躺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
  陆鸣笑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也不能整天想着这些事,还是要有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我看在这样吧,你就来我的公司帮忙吧,我这里正缺人才呢。”
  阿莲问道:“那你准备给我什么职位?”

  陆鸣说道:“你可以考虑两个职位,一个是学校项目的副总经理,另一个是给我当保镖,只是待遇不一样,不过,好好干,我可以考虑给你找个男人,然后把你嫁出去,你也老大不小了……”
  阿莲嗔道:“你做梦去吧?”
  在梅源村村委会款待徐明一行的酒宴上陆鸣一直在思考阿莲刚才说的话,如果孙维林真的断了资金链,甚至都到了抛售望江大厦股份的地步,那他怎么还有心思为了一个制片人的虚名拿出一个亿呢?
  再说,凭他在本市的后台以及影响力,即便资金出现问题,也肯定能找到融资的渠道,起码银行不敢拒绝他吧,也许阿莲的判断是错误的。
  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阿莲提供的信息是不是真实的办法。
  这时,主人们已经向徐导一行敬完了第轮酒,陆鸣趁机走到徐明的身边敬了他一杯酒,然后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徐导,你等一会儿就要回去了,我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不过,制片人的事情能不能在你走之前确定下来,我还是那个条件,要不然你跟那个人联系一下,让他干脆点,行就拿钱,不行就算。”
  徐明点点头说道:“我也这么想,制片人是这部片子的统帅,我走之前必须定下来,稍等一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
  有喝了几杯酒,徐明就借故离开了饭桌,陆鸣正准备跟出去,韩佳音过来坐了他身边,一张笑脸红扑扑的,盯着小声道:“你神神秘秘的跟徐导嘀咕什么呢?”
  陆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惊讶道:“你不是滴酒不沾吗?”

  韩佳音端起几杯挑衅似的抿了一口,说道:“谁跟你说我滴酒不沾了?”
  陆鸣笑道:“我忘了,你是因为喝醉酒被人破了身,所以才戒的酒,怎么?难道现在破罐子破摔了?”
  韩佳音骂道:“狗嘴,我就是破罐子破摔也轮不到你……怎么?听说你今晚不回去了?是不是有人问你借种啊,这里可是你们陆家的老窝,崇拜你的人多着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