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5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什么意思?”我一时未反应过来。
  “不会是个太监吧?毕竟大清刚亡不久,宫里面那些小太监们都跑出来了…”花姐越说越发离谱了。
  “谁他娘说我是太监!信不信我现在就脱裤子?!”突然从黑暗里传来了莲澈高亢的骂声,吓得我和花姐麻溜地从床板上弹了起来。
  日期:2018-06-09 19:32:50
  022章:探囊取物

  我和花姐惊得瞪大了眼,在夜色中看见莲澈朝死牢的木柱牢门门口走了过来,他一脸的嗔怒,可见到我时,嘴角又忽地弯起笑来,笑意里透着狂狷邪魅。
  “莲澈!”我激动地叫道。
  “原来你就是南萧说的那个拿着绣花针的男人啊!”花姐扭了扭身肢,朝莲澈翻了一个白眼,挑衅道,“我刚才听见你说你要脱裤子?那你倒是脱呀!”
  莲澈邪笑着隔着牢门望着花姐说:“当着你的面我倒是能脱裤子,可是你身边站着一个孩子,我怕我会教坏小孩子啊…”
  “我,我,我,我不是孩子!”看着花姐和莲澈撩骚起来,我竟急得结巴了。

  “是啊,南萧不是孩子了,你倒是脱啊!”花姐丝毫不害臊。
  “脱就脱…”莲澈开始撩起他身上的长衫的衣角,可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还一脸的邪笑…
  “不要!不要脱!”我真怕莲澈会把裤子脱了,慌忙高声制止。
  莲澈放下长衫的衣角,笑着扫了一眼花姐,转而望着我说:“看吧,这小丫头脸都羞红了。”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忙撇过脸去,不敢直视莲澈的脸,心里慌乱着,知道莲澈听见我对花姐说的那些话了,他知道我的心意了。
  “皇宫地牢我都进得去,进这种地方,不就跟上山采花似的,轻巧。”莲澈朝着我邪笑着,眼神里全是得意,他听得我同别人讲我喜欢他,估计心里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花姐忽然从我背后拍了拍我的屁股,笑道:“可以啊你,这绣男看着白白净净的,能耐还挺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是个太监。你没听他说吗?他连皇宫的地牢都进得去,你看看,是我说的吧,他是从皇宫里跑出来的小太监…”
  突然被拍了一下屁股,我吓得打了一个激灵,身子也被花姐拍得抖了抖,仰望着莲澈眼底的星光,低声说:“花姐,莲澈他不是太监…”
  “你怎么这么肯定?难道你亲眼见过?”花姐坏笑着问我。
  “没,没有!”我忙回道,我感觉我的脸愈发滚烫了。
  莲澈从衣袖里拿出一根细长的金针,用金针穿进牢门上的大锁里,转了转金针,锁就开了。
  “跟我走吧。”莲澈打开死牢的门,将我从牢里拉了出来,我注意到他嘴角一直弯着笑。
  “花姐…”我被莲澈拽出了死牢,我回头望着牢中的花姐。
  花姐朝着我笑了笑,轻声说:“快走吧,你才是不应该死在这里。我罪有应得,不过,如果等我睡醒了,那些看管死囚的人还没来把锁换掉,我就当是他们要放我走了。”
  莲澈拉着我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出了监狱,一路上路过的牢房和警卫室,所有的人都好像被施了迷阵,全都睡着了。
  监狱在城郊,我们出了监狱后走进了茂密的树林里…
  冷月当空,莲澈紧紧握着我的手,低眼看着我问:“你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了。”我老实回道,仰面看着月光下莲澈的脸。
  “喜欢我什么?”莲澈盯着我的双眼低声问道。
  我忽然有些不自在了,感觉自己好像是在被拷问…

  我将手从莲澈的手心里抽离,背对着他,低声回道:“生而卑贱,又不幸染有恶疾,爹娘不喜,穷途末路之时,是你招呼我进屋,施舍给了我一碗热粥,那时起,就开始幻想着一辈子拥有你的垂怜。”
  莲澈走到我身旁,在我耳边轻声问:“原是因为一碗热粥而爱上我啊,那如果当日给你施粥的人是我师兄百里莲朗,那你会不会爱上他呢?”
  为了驳回自己的自尊心,为了不让莲澈再继续得意洋洋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笑话我,我毫不犹豫地转身望着他的眼睛回道:“会。”
  莲澈霎时发怒,满脸写着愤慨,咬着牙骂道:“果然是卑贱!一碗粥就能收了你的心!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那日给你熬粥的人是我师兄百里莲澈,是他在你濒死之际用他的摄魂灯召唤你上了孤山,只是在你到了孤山后,他将他自己屋子里的摄魂灯吹灭了,转而跑到我的屋中,熬好了栗子粥,再将我从睡梦中唤醒,他告诉我说你已经来了,然后他帮我扫干净了门前台阶上的积雪就回去了!”
  我怔然望着莲澈满脸的怒火,低声回忆道:“我想起来了,难怪那日我来到你屋子前时,天还未亮,门也是关着的,可你门前台阶上的积雪有被刚刚清扫过的痕迹,原来是他…”
  “所以,你爱错人了!”莲澈愤恨地瞪着我吼道,可我分明看见了他眼底的星点泪光。

  莲澈的吼声很大,我实在受不了这反复无常的暴脾气,委屈地含着泪低声说:“若真是一开始遇见的人是莲朗大叔,那就好了,他从来不像你这般凶我…”
  彼时未曾注意到莲朗大叔就站在林中的大树后,离我不到几步的距离。
  “你走!你去找他!他才是你的如意郎君!”莲澈开始怒声撵我走。
  我痛恨莲澈明知我心里的人是他,却还生生将我往别人的怀里推,我难过地望着他说:“你当我是什么?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狗小猫吗?我在死牢里待得正安生呢,你为何要去扰我的清净?”
  莲澈忍着泪痛苦地望着说:“真不识好歹,我是去救你的命。”
  我冷笑道:“可你把我救出来以后就是为了像现在这样对待我吗?你明明听见了我跟花姐说的那些话,你知道我心里一直有你,可你却像疯子一样质问我辱骂我!我还不如待在死牢里快活呢,我求你救我了吗?”
  难忍委屈,我望着莲澈的眼睛,默然落泪。
  莲澈忍着泪讥讽道:“你这种一碗粥就能收买的女人,我百里莲澈不要也罢!”
  我虽爱得卑微,可我骨子里还是有傲气,听百里莲澈这般反复羞辱我,我愤然骂道:“我才不是一碗粥就能收买的女人!百里莲澈,你混蛋!”
  说完,我大哭着跑开,刚钻进林子里就一头撞进了一个黑袍人的怀里,猛地一抬头,看见眼前人正是莲朗大叔。

  莲朗大叔的双手垂直放在身体两侧,他不敢抬手碰我,只低眼望着我的泪眼,柔声叹道:“他不知道疼惜你,是他的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